• 確認
  • .
2018/12/04 | 羊正鈺
美中貿易戰「停火90天」,中方對美做出逾36兆額外貿易承諾
經濟部次長龔明鑫表示樂見美中貿易戰休兵,不過,因為貿易逆差的結構性問題,儘管是往好的方向發展,要回到貿易戰前的局勢,「我們判斷是有點困難」。
2018/11/18 | 羊正鈺
「愛講什麼講什麼」的金馬獎:從台灣是獨立的,到中國一個都不能少
台灣導演傅榆的一段話,「希望有一天,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引發了「#中国一点都不能少」迅速成為微博上的熱搜
2018/11/13 | 李秉芳
中國「自媒體」的寒冬來了?20多天內近萬帳號被查封
一名中國湖南網友說,他認為中共政府就是通過這種對言論自由的管控手段,加強對社會的這種管控,然後製造一股恐怖風(氣氛),讓人們有自我審查的一種意識。
2018/05/29 | Abby Huang
當中國審查全球大使館微博:美國用「麥可傑克森」偷渡、英國則祭出「火星文」
澳洲智庫報告指出,中國審查微博貼文,多為隱藏評論,或是悄悄刪除,這樣的手段比較不明顯、不會引起太多反彈。
2018/04/16 | 李修慧
「封鎖同志內容」惹毛上萬網友,中國新浪微博急踩煞車
中國同志倡議者孫文麟表示,以前從來沒見過寫同性戀的微信文章閱讀量能超過10萬,但在這次事件後,卻有文章達到了,這起事件並非壞事,可能促使更多人關心同志議題。
2018/02/16 | Abby Huang
國家級的種族歧視:2018年中國春晚如何「一幕」惹怒海內外觀眾
在中國,不經意中表現出來的種族主義很常見。除了2018年央視春晚,2017年武漢一間博物館,也將非洲人民和動物的照片並陳,引發爭議。
2017/12/19 | 精選書摘
微博如何改變了中國?——微博、政治公共空間和中國的發展
在反權威和民粹思潮為主流、社會缺乏基本共識的背景下,誰訴諸民粹,誰就能通過操縱民意而坐大。當前出現不少「對抗國家」的擦邊球行為,實際上只是在消費大眾思潮。這也就是為什麼當前中國政治騙子特別多。在中國有消費國家體制的、消費自由主義的、消費民族主義的、消費左傾思潮的、消費民粹的,應有盡有,這市場實在是太大了。
2016/09/08 | 精選書摘
未來工作往哪兒找?理髮師勝過工程師,進銀行不如做麻辣燙
對付冪律,就是要對付效率,讓每一個小群體靠興趣、價值觀、心靈的追求、趣味的表達整合起來,形成一個個小而美的商業形式,這就是那些未來人不會被機器替代的工作群聚的選擇。
2016/08/21 | A
一位90後的中國初體驗:別抱怨了,你的那些苦別人都經歷過
我不想果斷的說中國絕對好或是不好,我是覺得剛畢業如果你想嘗試海外工作的話,中國是個比較近的選擇,而那些生活難題,也是你在紐約、東京、倫敦等地方工作都有可能會遇到的,你都得面對。
2016/04/30 | Sid Weng
網友問「莊周夢蝶」千古難題 霍金宇宙論妙答
霍金表示,我們必須要孜孜不倦地探索關於存在的基本命題,只有這樣,我們也許才會知道蝴蝶(或宇宙)是真實存在,還是只存在於我們的夢裡。
2016/04/12 | 周雪君
霍金開微博帳戶 7小時粉絲破110萬
霍金官方微博由霍金團隊以及社交媒體公司Stradella Road共同管理,落款SH的内容均出自霍金本人。
網劇《上癮》爆紅背後的意義:同性戀值得被消費,但依舊不被理解
耽美劇的爆紅,不但捧紅了不少小鮮肉,也讓我們看到了同志話題的巨大市場和商機,以及商機的界限和危險。那麼耽美劇究竟為什麼這麼吸引人?對於廣大同志的生存境況來說,耽美網劇又意味著什麼?
2016/01/21 | 周雪君
微博放寬140字數限制到2000字 網友輕歎微博不「微」又被五毛污染
近年微博的發展也有放緩趨勢,大陸網民對新措施的反應不算太大。BBC引述新浪最新一份年報顯示,微博用戶數目約超過2億。
2016/01/09 | A
熱拿鐵與黑咖啡:高顏值就註定會成為人生勝利組?
無論如何這都是每個人必須面對的人生,只有喝過的人才知道箇中滋味,怎麼羨慕別人杯中的飲料都沒有意義,因為那不是你的。
2015/12/23 | 關鍵77秒
【關鍵77秒】入歐難民破百萬,人蛇大賺黑心財
國際難民組織22號指出,2015年透過人蛇集團逃往歐洲的難民,突破百萬大關,是2014年的4倍。這些難民半多來自動盪的中東,人蛇集團從中獲利至少10億美金,超過300億台幣。
2015/10/20 | Shih Yuan
中國文化部官方微博甫開張即遭圍剿 網友怒:誰給你開的勇氣?
文化部自稱主要職責是擬定文藝方針;廣電總局則負責管理新聞出版、電台電視廣播媒體。2014年的淨網行動,以及2015年嚴控美國影集與日本動畫,許多網友認定背後主導的正是這兩個單位。
2015/08/18 | TNL 編輯
防民之口甚於防川? 做戲的中國官媒讓社群媒體「百花齊放」
中國言論審查與封鎖,在習近平接任中共領導人後日益趨嚴,卻也意外讓社群媒體日漸活躍。有觀察家指出,中國人民正拋棄舊式媒體,轉而投向新媒體的懷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