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7/15 | 精選轉載
從釋放劉霞到開放外資,「中國或成最大贏家」?
中國與歐洲在工業生產的競爭,就像是考第二名同學跟考100分的第一名說,我們的差距只有小小10分,第一名的同學冷冷的回說:「我只能考100分,因為考卷的題目只有這麼多,完全考不出我的程度」。
2018世界盃:重思德國「國足」的「國族」主義
前德國足球門神卡恩去沙烏地阿拉伯當守門員教練,一個囚禁三萬多名政治犯的不自由國度,完全沒有挨到任何批評。同樣地,厄齊爾在開踢前選擇不唱德國國歌,也經常被拿來質疑他的國族認同。
2018/07/11 | Abby Huang
中國為何用「人權」賣世界一個「人情」?被軟禁近8年的劉霞安抵柏林
劉霞獲准出國的時機,正逢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拜訪德國,「李克強彷彿把劉霞作為一件『禮物』送給德國」,「劉霞就是中國政府手中的一枚棋子,這時候把她拋出來,就是向德國、歐洲示好,希望能聯手對抗川普」。
2018/07/09 | 陳樂行
歐洲史知多少(七):現代德國的開端—普魯士王國
歐洲史知多少到了第七章,作者詳述近代普魯士對現代德國有何重大的歷史意義。
參與型綠能:世界各國的「公民電廠」如何運作?
公民電廠的樣態可以很多元,但最重要的概念就是要確保公民參與和在地能源發展,要讓公民電廠發展綠能成為能源轉型的驅動力,台灣不需要特別仿效哪個國家,所有的公民參與經驗都是可以學習的優點。
2018/07/06 | TNL特稿
梅克爾百日危機:難民問題會造成「大聯合政府」瓦解嗎?
德國聯合政府的「基督聯盟」,兩黨領導人來自不同世界,個性與政治理念根本不同掛。基督聯盟長期的內鬨,已使梅克爾的領導威信受到折損,而基社盟黨魁瑞佛爾,則是最主要的致命傷。
2018/07/03 | 李秉芳
靠著把德國的「二次移民」拒於門外,梅克爾逃過「聯合政府」分裂危機
梅克爾和聯合執政的社基黨主席,同時也是內政部長的賽賀佛終於達成協議,雙方同意會減少進入德國的難民數量,也容許行政單位拒絕沒機會獲得庇護的人及「二次移民」。
2018/06/29 | 精選書摘
《不曾結束的一戰》:《凡爾賽條約》對德國的要求,簡直是赤裸裸的犯罪
許多德國人在1918年用熱情歡迎民主制度的降臨,誰知道不到一年,這份熱情就轉變為深深遭到背叛的感覺,以及對和約條款的憤怒,並說和約才是威瑪共和國「真正的憲法」。
2018/06/25 | 李修慧
歐盟為難民議題緊急開會:義大利新政府拒收、梅克爾被同盟威脅
雖然德國總理梅克爾對難民政策採開放態度,但他的聯合政府夥伴基社黨來自德國面積最大的巴伐利亞邦,南部毗鄰奧地利,在2015年9月爆發的難民危機中首當其衝,從此在難民政策上與梅克爾意見分歧。
2018/06/20 | Abby Huang
總理拒絕讓629位海上難民登陸,義大利服飾品牌「班尼頓」卻拿他們打廣告
這則惹議的廣告,由具爭議的義大利攝影師托斯卡尼(Oliviero Toscani)所設計,他說這些影像具有「戲劇張力」,並補充說義大利對於移民的強硬態度,「讓我意識到我是對的」。
2018/06/11 | 史丹福
被柏林圍牆隔開的化療藥
當年的東德研究人員發現bendamustine對多種血液癌症有一定療效,但因為當年東德屬於蘇聯的共產勢力下,被「鐵幕」分隔開,所以這種藥物一直不被世界認識。
2018/06/10 | 羊正鈺
川普早退的G7峰會:一張照片各自解讀,多國領袖各說各話
在加拿大召開的本屆G7峰會被視為是一場氣氛緊張和尷尬的會面。而各國領導人發布的照片中,又透露了什麼?
2018/05/15 | 觀念座標
德國鐵路品質下滑大誤點,「官僚政治」惹的禍
最大的徵結在於「政治」,過去多年德鐵厲行撙節。層層的官僚體制,讓投資成為對耐心的考驗;老舊車箱的故障率高,維修費用也因此較高。
2018/04/16 | Abby Huang
德國版「台電」的非核家園,真的只能靠燃煤、和法國買核電?
德國預計2022年將終結核能,如何做得到?從像是德國版「台電」的能源公司身上,我們可以看見當地正在發生的能源轉型。
2018/04/09 | 張宇韶
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起源:權力的觀點
1888年德國國會通過一個決議案決定擴充海軍,明白指出:「這種大海軍的目的,是要使最偉大的海權國家,都不敢向它挑戰,否則就必須使其自己的優勢有受到破壞的危險。」
2018/04/08 | 精選書摘
一向聰明的猶太祖父,在希特勒屠殺前做出留在德國的致命判斷
她把祖父的橄欖綠小書擺在姑母的日記旁,我問她為什麼想要這本小書?「因為我連一點他的東西都沒有。我不知道會用這本書做什麼,就只是想要看看它、拿著它。這對我很重要。」
2018/04/08 | 精選書摘
用焚書掩蓋偷書,納粹思想戰是掌握書寫歷史的權利
納粹不反對教授、研究學者、作家和自由派人士;他們要的是拉攏對方來打造一支知識分子與意識形態的武士部隊,讓對方用他們的筆、學說和著作為武器,向德國與國家社會主義的敵人開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