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0/27 | 精選書摘
建構恐龍:個案的移情和治療師的反移情
就精神分析取向的實作來說,分析治療過程大都在處理個案的移情。因為個案對分析治療師的移情,常反映著個案將早年的某些情結,不自覺地實踐在治療師身上,這是臨床常見的現象,但對個案來說,是很困難辨識出來的過程,尤其那些受苦和受創的經驗。
2018/10/25 | 精選書摘
《精神分析說人話》:心理真實和歷史事實如何相互影響?
何以那些好似有早年創傷經驗的個案,他們對於父母的說詞總是有那麼大的變化?每修正一次說詞都表示個案在欺騙我們嗎?我們又是以什麼樣的標準,來決定哪一個訊息是比較正確?或者臨床上更常見的,治療者覺得某項訊息對個案可能很重要,但是個案卻選擇拒絕。
2018/10/25 | 精選書摘
《精神分析說人話》:何以個案常是不滿意心理治療?
何以我們做為治療者的價值,不是在於其它地方,而是在於個案的滿足?一種技術要存在這個社會,得要消費者滿意才能存在嗎?前述的現象是緊箍咒,緊緊地綁住治療者們,做為治療者能脫困嗎?而這會如何影響診療室裡的互動呢?
2018/09/11 | 精選書摘
《好女人受的傷最重》:我是被男友性侵之後,才跟他在一起的
我寫這一個案例的目的是,請別再教育女孩要順從、乖巧,那可能會害了她的。要給女孩自信與思辨能力,這樣才能免於被壞人洗腦與控制。
2018/07/01 | TIME
如果各大藥廠想要有效根治PTSD,MDMA就是那種藥
將迷幻藥和大麻納入主流醫療用途,並且從公共衛生的角度取代對這些藥物的禁止與非法化,以降低藥物濫用的風險,是我們早就該做的事情。
2018/05/23 | 精選書摘
「圓形監獄」作為當代權力機制:有效地鑄造人成為「柔順的身體」
傅柯認為我們已經進入「無限審查,強迫客體化的時代」。現在的社會是常規化的社會,其中評估取代刑罰,而且滲透司法,進行社會控制——控制身體、群體以及知識。
2018/05/23 | 精選書摘
敘事治療:兒童、創傷與支線故事的發展
本文的重點放在支線故事發展的主題上,因此大家可能會以為我主張敘事治療對話所呈現的另一種故事,就是「真實」或「可靠」的故事。但事實並非如此。
碰上癌症別急著嚇自己:八種「不合理」的自動化想法
我們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一些適應不良的自動化思考,心理學家稱之為思考陷阱、認知扭曲或非理性信念。這些功能不良的思考模式在身心健康的時候可能對我們影響不大;但是在癌症的身心壓力之下,很可能問題就來了!
2018/03/14 | 精選書摘
擺脫「日常慣性炎」,你的第二人生始於你明白人生只有一次
我喜歡《你的第二人生始於你明白人生只有一次》作者創造了「日常慣性炎」的說法,來統整說明我們生活中會面臨的困境,以及很自然地、順情順理地推導出突破困境的方法——捨棄不適合我們的習慣、建立好習慣。
大腦中的「羅生門」:形塑出最有利自己版本的回憶
記憶反過來可以塑造自己,我們相信自己篩選過的訊息,也成了那樣的人,如憂鬱症的影響,另外網路人生、匿名發表更是加強了「感覺真確」等於事實「正確無誤」的假連結。
2018/02/28 | 精選書摘
讀歐文・亞隆回憶錄:如何面對自己的死亡,是我們永遠的課程
對於存在心理治療所談到的死亡,都是對生命深層的肯定。改變永遠都是有可能。親密關係也可以是自由的。存在本身是珍貴的。「我討厭『離開世界』這一個念頭,離開這個美好的世界,」亞隆這麼說著……
2018/02/24 | 讀者投書
動物行為研究給我們的全新詮釋:自戕是一種過度的「自我梳理」?
自戕是一種過度梳理,這是獸醫師給我們全新的詮釋。觀察我們的社會,越來越多的梳理,也越來越多的侵入方式,例如:全身除毛、去角質、開眼頭、牙齒矯正、牙齒美白、水波拉提、私密處手術、淨膚雷射…..
2018/01/29 | 書傳媒
遇到挑戰很快就選擇放棄?你的不勇敢來自「童年情感忽視」
在《童年情感忽視》中,收錄了大量實際臨床案例,作者在與病患對談的過程中,她發現傾向用負面態度看待自己的成人,在兒時都受到父母的情感忽視,並且這股力量持續影響著他們,使這些成人傾向於以一種負面的態度來看待自己,把自己的缺點放大,並且看輕優點。
透過人工智慧做心理治療?談認知行為治療機器人Woebot
Woebot其實不是第一個非人類治療師,而Woebot算是認知行為治療機器人,那認知行為治療是什麼?跟Woebot的相處情形又是什麼樣子呢?
2017/11/16 | 精選書摘
罹患憂鬱症的精神科醫師:當症狀反覆發作時,我活在深淵的邊緣
我攀爬的是內心的障礙,當時和現在的我都覺得,我是活在深淵的邊緣,有時我甚至懷疑,我會故意扔掉繩子。我覺得我的醫生不太了解這點,但我看到他很努力想要了解。
當人工智慧遇上心理治療:心理師下海試用Woebot心得分享
前陣子,有個頗熱門的新聞報導,主題是探討未來人工智慧應用在心理治療上。身為心理治療工作者的一員,本來應該感覺備受威脅。不過看完相關報導之後,我反而非常期待人工智慧可以攜手加入心理健康照顧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