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控制

洗腦(英語:brainwashing),又稱再教育(reeducation)、心靈控制(mind control)、精神殺害(menticide)、強行說服(coercive persuasion)、思想改造(thought reform),通常指透過系統性方法,有意圖地向被操縱者灌輸思想,來符合操縱者的意願的一連串手法與過程。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03/02 | TNL 編輯

澳洲智庫報告:8萬新疆維吾爾人遭「移轉」到Nike、蘋果等代工廠工作

這份《出售維吾爾族》報告的作者表示,對中國中央政府而言,目標是讓維族人「中國化」,對中國地方政府、私人掮客、工廠而言,他們能從維族勞工的派遣中獲利。

2019/03/27 | 余杰

中國80後網紅大學教師,其實都是中共的「凌友詩」

徐川、陳果可以暫時吸引和欺騙一批年輕人,但他們不能永遠吸引和欺騙所有的年輕人。一旦中國人爭取到言論自由、思想自由和學術自由,賣身求榮者必定身敗名裂。

2020/12/31 | 德國之聲

年初地位動搖,年末固若金湯——2020是習近平的「逆襲之年」

德國之聲客座評論員鄧聿文認為,2020年可謂是習近平的「逆襲之年」,年初,他的地位眼看著開始鬆動;年末,用固若金湯來形容,可能也不為過。

2020/10/13 | 德國之聲

習近平把中共變「習共」,恰恰展現他內心的強烈不安

本月將舉行的中共五中全會一大議題是審議《中央委員會工作條例》,根據此前政治局會議的報導,條例要載入維護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的內容,一些政治分析人士認為這是習近平要搞終身制的最新表現,只要條例在,習的核心地位就永保不變。

2019/04/26 | 精選書摘

《異見的力量》:為何會發生「人民聖殿教」集體服毒自殺事件?

瓊斯不需要持續重述他的教義或去說服他人。共識已經為他代勞了。就如英國哲學家約翰・密爾所見,多數派可以成為一種專制政治的形式,但它比專權的統治者更難被發現,因為在民主國家,人們認同的是政府。多數人的意志可以比統治者更強大,部分是因為我們沒有意識到這股拉力的存在。

2020/02/06 | 精選書摘

《當「洗腦」統治了我們》:洗腦的關鍵——「均等相」與「反常相」

可預測的情況是「鎮定劑」,出乎意料的狀況會提高不安的程度。實際上,洗腦的做法是讓受洗腦方依賴鎮定劑後突然不再給予,將對方推入不安的深淵。然而,想要洗腦必須進展到下一個階段。

2019/09/24 | 新公民議會

中國「文教」統戰:滲透敵對勢力要從學校抓起、從娃娃抓起

中國教育部長陳寶生2016年曾提出,「教育系統是中共『黨的意識形態』前沿陣地,敵對勢力滲透力量首先選教育系統。」延續堅守「黨的意識型態」脈絡,各種在民主國家看似不可思議的行政作為是不斷出現。

2019/04/27 | 精選書摘

《異見的力量》:「人民聖殿教」集體服毒自殺事件為何會發生?

瓊斯了解共識的力量,也謹慎的將共識培養起來。他把互動局限在信徒之間,讓非信徒遠離他們的互動。任何可能有異見的人,都被斷絕交流。

2016/06/26 | 歷史學柑仔店(kám-á-tiàm)

我對高中歷史教科書的幾點意見:以「中國現代史」為中心的討論

在考試左右教學的現象無法有所改變的情況下,一綱多本政策下的教科書編寫,是否造成偏重年代、史事、人名而有利於記憶,比較接近傳統教科書的版本更受青睞,值得思考。

2018/04/02 | 精選書摘

控制狂父母的「十二劣招」:誰在乎你有什麼感受啊?做就對了

這十二劣招的控制手段,以單一事件來看似乎無害,但在你的童年,這些事件卻有可能發生過無數次。不斷重複之下,它們就形成一種強而有力的模式,構成了控制型家庭洗腦的第一個手法。

2018/02/19 | 新社會政策雜誌

德國《社交網路強制法》成功避免假新聞擴散,這些人卻不以為然

2017年德國司法部起草《社交網路強制法》,強制規定社群網站針對不實言論和假新聞的下架程序,然而這項政策卻遭到包括聯合國記者、黨內外人士的反對,假新聞的管制和言論自由的維護,需要非常細膩的平衡。

2018/04/08 | 精選書摘

用焚書掩蓋偷書,納粹思想戰是掌握書寫歷史的權利

納粹不反對教授、研究學者、作家和自由派人士;他們要的是拉攏對方來打造一支知識分子與意識形態的武士部隊,讓對方用他們的筆、學說和著作為武器,向德國與國家社會主義的敵人開戰。

2017/03/14 | 周雪君

中國擬限制外國童書銷售量,出版界形容是「操控意識型態的災難」

中國擬收緊外國童書在中國出版的數量,以防西方意識型態影響中國兒童,有出版商形容這是一場大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