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躁鬱症作家X臨床心理師對談:精神疾病的汙名化如何阻礙治療?
初診確診躁鬱症後。我打電話給爸爸,爸爸說:「我不會傷害人,你沒有躁鬱症。」我對他大吼,說我會傷害自己,就把手機丟了開始哭。當年我很無助,沒有家庭支持,也不敢跟同儕說。
2019/09/26 | 精選書摘
《暗夜星光》:我跟大媽、焦慮阿姨與失眠姊姊住在「杜鵑窩」的日子
我時常想起她們。想著她們現在不知道過得好不好,想著她們現在是否已經重新適應社會,想著她們現在會不會又回到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