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08 | 精選書摘
《大霧中人:思覺失調工作錄》:乘載悲傷與幸福的柑仔店
母親遺憾說著,如果當初知道發病會這麼嚴重,一定會辦休學,就讓她沒有壓力好好度過、平平安安就好。因為不知道思覺失調是什麼樣的病症,在一開始很多方式都是延誤的。
2019/08/29 | 精選書摘
《錯把自己當老虎的人》:是什麼幻覺讓你覺得自己像老虎,而不是貓或其他動物?
思覺失調症的患者對身體的幻覺更敏感。腦部掃描顯示,那可能是因為強烈依賴來自視覺和運動的感覺資訊,而不是依賴儲存的身體表徵。這可能顯示,在某些極端的情況下,爪子或動物臉部的視覺幻象可能更容易融入人的身體意象。
「酸性大腦」與恐慌症、思覺失調症等心理疾病的可能關聯
越來越多研究指出,對某些人來說,腦中酸鹼值即使發生了微小變化,也可能與恐慌症或其他心理疾病有關。最近的研究提供進一步的證據,證實恐慌症和腦中酸鹼值有關聯。
2019/08/13 | 精選書摘
《走過愛的蠻荒》:放下「不談」的羞恥,父母罹患思覺失調症是份厚重的禮物
而在我的理解裡,精神病的病友和家屬會懷疑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很多時候會有羞恥感,原因其實不是病痛,而是我們「不談病痛」。
2019/05/30 | 精選書摘
《我決定好好活到死》:當畢生研究精神疾病的神經科學家大腦突然失控
這段大腦失控的歲月,無疑給了我一個寶貴的機會,親身體悟大腦結構與「人類心智」之間令人屏息的奧祕;這一段經歷不僅讓我更了解它們之間的精巧連結,也讓我見識到「人類心智」的強大韌性。
2019/05/29 | 精選書摘
《我決定好好活到死》:當畢生研究大腦的神經科學家,被診斷出「思覺失調症」
雖然我們還是不太清楚,我的大腦當時究竟出了什麼狀況,這一切又是從何而起,但是這段大腦失控的歲月,無疑給了我一個寶貴的機會,親身體悟大腦結構與「人類心智」之間令人屏息的奧祕。
2019/05/17 | 照護線上
「思覺失調」八大迷思:得了這種病會有多重人格嗎?
精神疾病總是承受不少污名,當社會無法辨識和理解這個疾病時,思覺失調患者更難生存。今天我們就來看看幾個針對思覺失調常見的迷思,希望透過更多了解和接納,共同創造更好的社會。
2019/05/16 | 照護線上
「思覺失調症」八大迷思:得這種病會產生多重人格嗎?
精神疾病總是承受不少汙名,當社會無法辨識和理解這個疾病時,思覺失調症患者就愈難生存。今天我們就來看看幾個針對思覺失調症常見的迷思,希望透過更多的了解和接納,我們能共同創造更好的社會。
《我們與惡的距離》:應思聰的「思覺失調症」應該如何治療?
醫師對於藥物的選擇方向,不只是依照藥物的學理,更多的是依照臨床經驗,或是病患對於藥物的反應而進行調整,如同鐘國軒主任所強調的,「醫療的目的絕對不是將患者變成呆呆笨笨的,若有這樣的狀況,醫師一定會想辦法處理改善,現在有許多新的藥物、給藥方法,都可以克服這些問題」。
2019/04/29 | 讀者投書
看完《我們與惡的距離》,精神科醫師還有七個專業提醒要給你
《我們與惡的距離》做足功課,讓我們終於可以切換各種不同的視角,看到每一個人在生命夾殺處的苦衷,精彩之處不用多說,請記得收看正版。做為一個精神科醫師,這邊有幾個專業上的提醒,會牽涉到一些劇情小雷,請審慎服用。
「精神分裂」為何要正名為「思覺失調」?有辦法治療嗎?
許多民眾因為「精神分裂」這四個字受到的疾病污名,因此不敢告訴別人自己的精神狀況、拒絕求助、不敢就醫、不願意繼續治療或復健,這造成了嚴重的惡性循環,讓個案距離康復的路越來越遠。
精神分裂症為何要正名「思覺失調症」?有辦法治療嗎?
思覺失調症個案被診斷之後,通常會需要接受後續的治療。但藥物治療不是唯一的做法,通常我們會希望個案能夠配合藥物治療、心理治療的介入,並且在社會的支持,以及復健治療的協助下,完整地得到幫助,這樣對思覺失調症的個案,才會是比較好的狀況。
2019/04/10 | 讀者投書
《我們與惡的距離》:以安全為名的剝奪,誰與「惡」更為接近?
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賺人熱淚的一幕,是應家一家人來探望應思聰,而他從醫院走出來,詢問什麼時候可以回家。姊姊思悅告訴他,等你穩定下來就可以回家了。他卻只是一直重複:「我不會再打人了。對不起。我要回家。」然而,就算誠心悔改或是予以承諾,他仍已被關住了──在醫院裡,在新聞的標題裡,在人們的刻板印象中。
2019/03/31 | Shel Lin
浴火重生的《高嶺之花》:當人生受到重創,如何脫離身心崩毀的狀態?
要如何細膩描寫一位賦有極高藝術天賦,卻因情傷而身心重挫的花道女傳人,從身心崩毀到整合重建的心理狀態的遞移與轉化?若要把故事說得美而深刻,且襯托出花道作為大和民族精神的象徵意義,大量後現代、意識流語彙的堆疊乃至晦澀詭譎、後設式的氛圍營造,便成了《高嶺之花》不得不採用的鋪敘策略。
2018/07/03 | 李秉芳
小燈泡命案二審維持「免死」但多了一條,這次法官如何告誡他
審判長謝靜慧宣判後,花了30分鐘說明判決理由,王景玉處在自己妄想的「非現實國度」,與現實生活脫節,「殺人時不是完全基於自由意志,是思覺失調症的半個俘虜」。
2018/06/18 | 法操FOLLAW
幻聽犯案仍被判死,主張精神障礙能作為減刑的依據嗎?
法院於107年6月7日宣判,以殺人罪判處李國輝死刑。雖然李國輝在審判時聲稱自己有幻聽,也經醫院鑑定李國輝的確有幻聽的症狀,但最終李國輝還是被判死,究竟法院判死的依據為何?難道主張精神障礙,已經不能作為減刑或免刑的依據嗎?
2018/03/09 | 黑潮之聲
美媒報導錯重點,令大眾以為槍擊案兇手都有精神病
當年黑人團體被貼上的精神疾病標籤,導致政治上對於槍枝管控的強力要求;如今由白人男性犯下槍擊案,社會卻出現放寬擁槍權的呼聲。美國社會對槍擊案反應的流變,其實更映照出複雜難解的種族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