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覺失調症

思覺失調症(英語:Schizophrenia)是精神疾病的一種。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06/05 | 精選轉載

精神衛生在醫療端的資源不足,社會安全網的四個大洞怎麼補?

究竟「精神醫療健保給付過低」具體情形如何,在徵詢各方意見過後,我們整理出以下資料,要來和大家談談,精神衛生目前在醫療端的困境。

2020/06/03 | Giloo紀實影音

【司法院線上影展】《沒有刑責的罪犯》:思覺失調症患者和受害者,如何與創傷和解?

加拿大導演約翰卡斯納的創作就持續深耕犯罪正義的議題。2013年在加拿大國際紀錄片影展亮相的《沒有刑責的罪犯》與三年後的續篇《NCR:Wedding Secrets》,就是探討思覺失調症患者回歸社會與受害者走出創傷的雙生作品。

2020/05/25 | 心理誌 PsychoLife

臨床心理師談思覺失調症:試著與患者的雙知覺系統接軌,讓他不致成為「孤兒」

思覺失調症患者必須面對兩個知覺系統,一個是我們共同認證的世界,另一個是只有他自己感受到的幻覺系統(但對患者來說兩者一樣真實),卻苦於無法分辨。當面對患者訴說他真實而恐怖的經驗時,第一步該要做的是聽他說,而不是否定他。

2020/05/07 | 劉威良

如果思覺失調症患者殺人有罪,更該嚴厲咎責的是漠視公共安全的台北市府

犯罪者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只是如果不正視此病的實質問題、不去了解病患,不使他和社會建立信任感,社會只追究結果,喊打喊殺非常容易,甚至槍決也不過是一顆子彈的問題。

2020/05/04 | 《思想坦克》

資深精神科醫師:精神鑑定的艱難,依法裁判的艱難

畢竟,這樣的審判過程,有著為原告論告的檢察官及原告律師,被告辯護律師,受法同委託鑑定的鑑定人,以及中立聽審的審判官,是數十年來,民間社會與司法改革共同追求的目標。

2020/05/04 | 讀者投書

污名化「思覺失調症」不該成為恐懼的情緒出口

對筆者而言,真正的「去污名」恐怕是要面對目前真實的社會中就是存在風險,標籤思覺失調症為危險者進行管控甚至排除並不能完全避免危險。

2020/05/03 | 精選書摘

《我們都有病》:專訪三位年輕精神疾病患者——思覺失調症、恐慌症、憂鬱症

以前,賀琪會責怪有些人怎麼這麼沒有同理心。現在,賀琪認為,在寬容別人之前,要先學會放過自己。放過那個選擇離開家裡的自己,放過得了憂鬱症的自己。「畢竟我只是生病而已,又沒做壞事。」

2020/05/03 | 精選書摘

《我們都有病》:專訪三位照顧/陪伴者──妥瑞症、思覺失調症、失智症

評估母親與家庭的現況後,Renee和爸爸、哥哥決定求助里長,將媽媽強制送醫。「我還記當救護車來的時候,我媽大喊著『幹嘛抓著我』,連住在樓上的外公,也衝下來擋車。在媽媽的親戚眼裡,只看到我們一家人聯合出賣媽媽。」

2020/05/02 | 一起讀判決

法律小教室:火車刺警案為什麼判無罪?

一位鐵路警察被男子持刀刺死,法院經過精神鑑定後,認定男子行為時已經處於欠缺辨識行為違法與否的能力,判決無罪,但要施以監護五年。此判決結果是根據《刑法》的哪些規定所做出的?

2020/04/05 | Objection - 蕭奕辰

我跟心理疾病共存的每一天(上):罹病之後,我比一般人更加體會「隨緣」的本質

有趣的是,反而是罹病之後,能比一般人體會到什麼叫做「隨緣」的本質、「緣分」的意義、還有「一期一會」的可貴。

2019/12/28 | 劉威良

德國聖誕節有父母滿滿的愛,以及每家專屬的聖誕老人來訪故事

德國人重視聖誕,除了有宗教意義外,也有家人團聚的意思,因為這一天聖誕老公公會帶著重重的禮物來訪,麻袋中的禮物,是每家父母滿滿的愛。

2019/10/08 | 精選書摘

《大霧中人:思覺失調工作錄》:乘載悲傷與幸福的柑仔店

母親遺憾說著,如果當初知道發病會這麼嚴重,一定會辦休學,就讓她沒有壓力好好度過、平平安安就好。因為不知道思覺失調是什麼樣的病症,在一開始很多方式都是延誤的。

2019/08/29 | 精選書摘

《錯把自己當老虎的人》:是什麼幻覺讓你覺得自己像老虎,而不是貓或其他動物?

思覺失調症的患者對身體的幻覺更敏感。腦部掃描顯示,那可能是因為強烈依賴來自視覺和運動的感覺資訊,而不是依賴儲存的身體表徵。這可能顯示,在某些極端的情況下,爪子或動物臉部的視覺幻象可能更容易融入人的身體意象。

2019/08/21 | 《科學人》粉絲團

「酸性大腦」與恐慌症、思覺失調症等心理疾病的可能關聯

越來越多研究指出,對某些人來說,腦中酸鹼值即使發生了微小變化,也可能與恐慌症或其他心理疾病有關。最近的研究提供進一步的證據,證實恐慌症和腦中酸鹼值有關聯。

2019/08/13 | 精選書摘

《走過愛的蠻荒》:放下「不談」的羞恥,父母罹患思覺失調症是份厚重的禮物

而在我的理解裡,精神病的病友和家屬會懷疑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很多時候會有羞恥感,原因其實不是病痛,而是我們「不談病痛」。

2019/05/30 | 精選書摘

《我決定好好活到死》:當畢生研究精神疾病的神經科學家大腦突然失控

這段大腦失控的歲月,無疑給了我一個寶貴的機會,親身體悟大腦結構與「人類心智」之間令人屏息的奧祕;這一段經歷不僅讓我更了解它們之間的精巧連結,也讓我見識到「人類心智」的強大韌性。

2019/05/29 | 精選書摘

《我決定好好活到死》:當畢生研究大腦的神經科學家,被診斷出「思覺失調症」

雖然我們還是不太清楚,我的大腦當時究竟出了什麼狀況,這一切又是從何而起,但是這段大腦失控的歲月,無疑給了我一個寶貴的機會,親身體悟大腦結構與「人類心智」之間令人屏息的奧祕。

2019/05/17 | 照護線上

「思覺失調」八大迷思:得了這種病會有多重人格嗎?

精神疾病總是承受不少污名,當社會無法辨識和理解這個疾病時,思覺失調患者更難生存。今天我們就來看看幾個針對思覺失調常見的迷思,希望透過更多了解和接納,共同創造更好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