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跑步比賽時選手倒下,運動防護員為何不該第一時間衝出來?
在運動賽事場邊,常會看到有一群人在協助參賽的選手做伸展熱身、貼紮、冰敷......轉個頭,可能場上有個突發狀況,或者裁判的哨子召喚或手勢,這些人又一陣風似的奔跑上場。他們是「運動防護員」。
2019/10/02 | 精選轉載
【圖輯】成為抗爭者的後援:基本急救術、防禦與撤退須知
本文知識來自台灣急救士訓練課程和個人的抗爭經驗,希望傳遞自保、急救的基本常識。讓我們能在急救人員來之前,不會因為無能為力或錯誤的急救手法,而落下任何一人。
你真的需要救護車嗎?撥「119」前請先想想這三個問題
「珍惜救護資源」並不只是一句口號,而是會真正影響到一條生命、一個家庭的決定,如果你願意珍惜救護資源,也許你就能間接的拯救一條生命。
2019/08/30 | TNL特稿
關鍵醫學院S2E7:跟「全世界被吻過最多次的女人」學習急救常識
這個月的關鍵醫學院有特別來賓,是一位全世界被親吻最多次的女人──安妮。「安妮」到底是何方神聖?CPR「一定」要親下去嗎?如果這些也是深埋在你心中的疑問,可別錯過本月的關鍵醫學院。
2019/07/05 | 精選轉載
第一線緊急救護:公共場所遇到攻擊事件,救人一命謹記這六件事
當面對到類似火車上有旅客持刀行刺的事件時,我們一般民眾到底可以做什麼?「學急救」我想是更重要更值得探討的議題!接下來我就以第一線緊急救護的經驗,分享遇到攻擊事件,第一時間一般民眾可以做些什麼應變?好拯救無辜生命。
【6月12日】我沒有後悔和香港市民一起過生日
我只想說,我不是維穩傳媒鏡頭下的滋事分子,我只是個在合法時段停留在遠處的後勤,但我也成為了警務處長口中的暴徒,特首口中任性的孩子。
2019/01/27 | 周雪君
【老外版任何仁】哼著Bee Gees的Stayin' Alive,救活一條生命
未受過急救訓練的年輕人,在危急中想起了電視劇的急救一幕,依樣葫蘆照做,救了一條生命。正如香港消防處的「任何仁」教落,只要你肯試,新手都有機會救到人。
2018/11/08 | 史丹福
驚心動魄輸血史(下):戰火的洗禮
戰爭引起生靈塗炭,令無數平民流離失所,卻同時促進了輸血技術的發展。
心臟停頓時做CPR,係唔會搓死人
當一個人喺街外心跳停頓時,個人已經係臨床上死亡了,你係唔可能搓死一個已經臨床上死亡的人。
2018/11/07 | 史丹福
驚心動魄輸血史(下):戰火的洗禮
戰爭引起生靈塗炭,令無數平民流離失所,卻同時促進了輸血技術的發展。
2018/10/24 | 游文瑜
急診不是先掛號的先看,而是先掛掉的先看
急診的「急」是在病情危急,絕不是心急、時間急、或是別人不急我最急。先掛掉、快掛掉的病人,是急診最優先處理的對象,如果不知道這件事,絕對別來急診,否則你等的時間可能比門診還久。
2018/08/04 | 精選書摘
《我在一樓急診室的人生》:呼吸正在消失的聲音並不常見,但一聽難忘
這聲音不常聽見,但一聽難忘。我上一次是在衣索比亞。有個年輕人墜樓,送到我們鐵皮屋急診室。他頭裂開、滿口鮮血,呼吸聲粗啞。我問其中一個衣索比亞的住院醫生:聽見沒?那是世界正在崩潰的聲音。
2018/08/04 | 精選書摘
《我在一樓急診室的人生》:我的手機發亮,「刀傷。無生命跡象,五分鐘」
我鎖門了嗎?我爬下床檢查。有鎖。空調嘎啦嘎啦響。我檢查手機。是警笛嗎?不是,只是電梯的運轉聲。旅館牆壁很薄,我聽得見電視的聲音。這時誰還沒睡?鈴⋯⋯鈴鈴,鈴──鈴。搞死我了。
第一次使用心肺復甦術救人
沒想到人生第一次對活人進行心肺復甦術,竟然不在醫院裏面。
第一次使用心肺復甦法救人
沒想到人生第一次對活人進行心肺復甦法,竟然不在醫院裏面。
2018/07/08 | 愛長照
帶著善意決定為家人插管的你,已經做了當下最好的決定
親愛的,看見親人受苦,是世界上最難受的事,你當下做的決定沒有所謂對錯,你只是想舒緩他的痛苦罷了。你已經做了當下,能夠做的最好決定。
2018/07/03 | 精選書摘
癌症病房裡的一千零一夜:搶救,沒有終點線的耐力賽
CPR每次的按壓時,口中會跟著大口呼氣,就像衝刺完百米後,令人喘到不行,但這場競賽沒有終點線,比較像是一場耐力賽。當腎上腺素消耗殆盡時,隊友就必須無縫接軌的遞補上來。
2018/06/17 | 李秉芳
19人一年救治過500隻動物:台灣「野生動物急救站」甘苦誰人知
「積極的生命教育是有回饋的。」詹芳澤回憶一名曾參加特生中心野生動物教育課程的孩童,某天「押著父母送來一隻穿山甲」,穿山甲無大礙但可能差點被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