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診

急診醫學,也被稱為急症醫學,為醫學專科,針對有疾病或創傷,需要立即進行醫療的病患,病患多半是未分科,也沒有預約掛號。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07/20 | NOW健康

不可輕忽的「熱傷害」:除了在大太陽底下,在室內也有可能會發生

衛福部國健署分析至7月11日發現,男性熱傷害是女性2.65倍,並且往前分析4年5至10月,,男性也都高於女性3至4倍。

2020/05/31 | julia

關鍵醫學院S3E4:《我在一樓急診室的人生》帶你看見急診的日常、人生的無常

本月關鍵醫學院為各位推薦的書,是詹姆斯.馬斯卡利克醫師撰寫的《我在一樓急診室的人生》。同時也訪問到「急診鋼鐵人Dr.魏」的魏智偉醫師,和大家一起分享台灣急診第一現場的挑戰與故事。

2020/04/30 | 精選書摘

黃信恩《體膚小事》:肛門的命名從何而來?為何謂之「門」?

肛門畢竟是門哪!門給人遁隱,給人遮覆。或許那是「門」所隱喻的——一種隔絕,一種防衛,一種私有域的權伸:這是我家,謝絕參觀。

2020/03/28 | 精選書摘

《人家有傘,我有美國》:在資本主義的美國,窮人沒有生病的權利

在我們的觀念裡,生而為人本該享有健康生活在世界上的權力,天賦人權嘛,所有的孩子、長輩,身體不舒服時,都應該能得到妥善的照護才對,這也是我眼中文明社會應該要有的樣子,但地球上的現實偏偏不是如此,號稱「世界文明最前鋒」的美國更是徹底相反。

2020/02/06 | 方格子vocus

為何美國醫療系統是趁火打劫的行業?我收到天文數字帳單的急診經驗

一旦你去過一次美國的急診室,你就永遠不敢再回去,也不敢再隨便生病。當你在尖鋒時間掛急診,如果不是搭著救護車進去,又沒有優先權的症狀,很可能等個七八鐘頭都不會有人理你。為什麼?

2019/08/17 | 精選書摘

《老魔王的急診室》:普悠瑪翻覆的那天,我在急診室上夜班

直到翻到我們自己主治醫師的族群……乖乖不得了,才發現事情大條了!好多位主治醫師在這個族群中回覆:「在前往醫院途中了!」甚至有從臺北或花蓮要趕過來的。

2019/07/22 | 精選轉載

【插畫】熱中暑比其他熱傷害更危急,遇到了該怎麼處理?

要避免中暑,應該要保持環境通風涼爽,最好是在空調的室內活動,戶外活動則應該讓身體漸漸適應高溫,不要很快就在悶熱環境下進行激烈活動,活動中適量補充水份,並準備可以快速取得的降溫設備。

2019/03/12 | 游文瑜

迎接人生最後一場械鬥:急診室裡「主動脈剝離」的阿伯

「學姊,妳看!」超音波探頭下的黑白影像,intimal flap(剝離瓣)像一縷遊魂在主動脈裡飄盪,似乎排迴在幽冥地府與溫暖陽世間。「Aortic Dissection!(主動脈剝離)」這次換我被嚇醒了。「不用等抽血(腎功能)報告(註),立刻做CT。」

2018/12/22 | 游文瑜

婚禮前一天小腿被蛇吻:「醫生,明天我可以穿高跟鞋嗎?」

「醫生,我這樣明天可以穿高跟鞋嗎?」當走到被蛇咬的病人床旁,她突然叫住我。「蛤?不適合吧?!」明天妳可能都還沒辦法回家咧。「為什麼明天一定要穿高跟鞋?」我忍不住好奇的問。「嗯……因為……因為明天我要結婚。」

2018/12/05 | 游文瑜

Talk and Die:原本清醒卻突然陷入昏迷的 「硬腦膜上出血」

硬腦膜上出血的臨床症狀變化很大,可以從輕微的頭暈、頭痛、噁心嘔吐、到意識不清、昏迷、癲癇、單側肢體無力等。特點是病人有清明期(Lucid interval)──病人原本清醒,無預警立即陷入昏迷。也因此它具有另一個別名:「Talk and Die Syndrome」。

2018/12/05 | 游文瑜

Talk and Die:原本清醒卻突然陷入昏迷的 「硬腦膜上出血」

硬腦膜上出血的臨床症狀變化很大,可以從輕微的頭暈、頭痛、噁心嘔吐、到意識不清、昏迷、癲癇、單側肢體無力等。特點是病人有清明期(Lucid interval)──病人原本清醒,無預警立即陷入昏迷。也因此它具有另一個別名:「Talk and Die Syndrome」。

2018/11/11 | 游文瑜

再也聽不到他喊「醫生,可不可以借我200塊?」

當我一字一句key著死亡診斷書──「主要死因:Type A主動脈剝離」,腦中浮現阿添從急診門口旁的推床坐起(阿添常年固定床位,好讓他吹吹風快點酒醒),揮手要我過去的情景。只是,再也聽不到他喊:「醫生,可不可以借我兩百塊?」

2018/10/24 | 游文瑜

急診不是先掛號的先看,而是先掛掉的先看

急診的「急」是在病情危急,絕不是心急、時間急、或是別人不急我最急。先掛掉、快掛掉的病人,是急診最優先處理的對象,如果不知道這件事,絕對別來急診,否則你等的時間可能比門診還久。

2018/10/08 | 書傳媒

《白色危機》:如何挽救虧損的急診,讓醫師和醫院都喘口氣?

2017年,長庚急診醫師集體離職的事件引發社會大眾的關切,有位不具名的長庚急診醫師寫給急診界同儕的一封信,內容提到急診醫師離職事件的起因。

2018/09/29 | 游文瑜

夜半急診室的護理師:寧願坐在電腦前面打盹,也絕對不睡急救室的床

「我閉上眼睛想繼續睡......『起來﹗快起來』、『快離開這裡』。這次搖的更大力,連床都震動了,但我還是沒看到半個人......我嚇死了,立刻從床上爬起來,連鞋子也沒穿就拎著點滴衝出急救室。」

2018/08/04 | 精選書摘

《我在一樓急診室的人生》:呼吸正在消失的聲音並不常見,但一聽難忘

這聲音不常聽見,但一聽難忘。我上一次是在衣索比亞。有個年輕人墜樓,送到我們鐵皮屋急診室。他頭裂開、滿口鮮血,呼吸聲粗啞。我問其中一個衣索比亞的住院醫生:聽見沒?那是世界正在崩潰的聲音。

2018/08/04 | 精選書摘

《我在一樓急診室的人生》:我的手機發亮,「刀傷。無生命跡象,五分鐘」

我鎖門了嗎?我爬下床檢查。有鎖。空調嘎啦嘎啦響。我檢查手機。是警笛嗎?不是,只是電梯的運轉聲。旅館牆壁很薄,我聽得見電視的聲音。這時誰還沒睡?鈴⋯⋯鈴鈴,鈴──鈴。搞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