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20 | 精選書摘
伊藤詩織《黑箱》:成為受害者之前,我一直沒意識到性犯罪是何等暴力
當我緊閉雙腿並彎曲身體時,山口將臉湊近索吻,我絕望地別過臉,而因為這樣臉被緊緊壓在床上。在頭和身體都被壓制住的狀態,我漸漸無法呼吸,在即將窒息的瞬間,我以為自己會被殺。
2019/03/20 | 精選書摘
伊藤詩織《黑箱》:「您是處女嗎?」這種質問無疑是「二次強暴」
男性搜查員們站成一排,在柔道館用人偶還原當時被強暴的情況。「那麼,請您躺在上面。」我仰躺在藍色軟墊上,被搜查員們圍繞著。「這種感覺?」「還是像這樣?」其中一名搜查員把一個大型人偶騎在我身上,一邊問一邊移動人偶。當閃光燈亮起,快門被按下的瞬間,強撐著理智的我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2019/03/15 | 張耶斯
神職人員「未社會化」導致教會亂象,解方或許是「讓神父結婚」?
面對越來越「與社會脫節」的天主教神父們,有人建議羅馬教廷給予神父們組織家庭的權利,避免人職人員與世俗生活脫節,在了解男女的相處之道中減少性侵小孩的事件,並讓教會的作用回到「人」身上,以更加入世的角度貢獻社會。
2019/02/26 | 李秉芳
天主教史上第一場「防範性侵」高峰會,為什麼教宗讓受害者們大失所望?
在這場史無前例的高峰會中,教宗措辭嚴厲地批評性侵兒童的傳教士已成為「撒旦的工具」,然而受害者和倡議組織們認為,教宗應該採去更多具體作為而非只是說些不痛不癢的話。
2019/02/17 | 李秉芳
教宗「硬起來」:百年來首位主教因性侵被開除「聖職」
因為性侵未成年人而名譽掃地的榮譽退休樞機主教麥卡里克,是目前爆發的天主教會性醜聞當中地位最高的,他所遭到的懲罰也被視為天主教會對神職人員最嚴厲的懲戒。
2019/02/07 | 李秉芳
教宗首度承認修女遭性侵:當性奴、強迫墮胎還得「保持緘默」
天主教教會長年由男性主導,性別不平等的情況存在已久,也是導致性虐和性侵頻傳的主因。教士不僅性侵修女,還會將她們當做女傭。
從換尿布開始,為孩子建立「沒有同意,就是性侵」的概念
如果我們真心在意孩子的安全,那從孩子還小的時候,就要在這些生活的小地方做起,我相信這樣可以有效地翻轉下一個世代的社會觀念,人們都能學會尊重彼此身體自主權,並且能夠充分理解「積極同意」的核心價值。
2018/12/13 | 精選書摘
《深井效應》:妳第一次發生性行為的時候有多重?「十八公斤」
我現在很清楚地知道,灣景獵人角的「井」裡存在非常危險的東西。它不是鉛,也不是有毒廢料,其實也不是貧窮——而是童年逆境經驗。它讓人們生病了。
2018/12/12 | 精選轉載
【插畫】我無心傷害阿豬,雖然阿豬已變豬腳飯
螢光幕上常出現加害者想什麼、做什麼、感覺什麼的影像文字,反倒受害者變成配角,群眾的激憤之情也逐漸化作花邊談資,過幾個月,大家忘記了,加害者依然生龍活虎。
涉嫌性侵的導演說「我可能是個笨男人吧」,多麽瓊瑤式的卸責方式
性騷擾、性侵害並不只是性慾的問題,更是施展權力的方式之一。而決定「該不該繼續下去」的原則一直都很簡單,only yes means yes。
2018/12/07 | 李修慧
「不就是不」,西班牙「狼群案」法官二審堅持「強拉強拖」不算強暴
法院宣判,5名被告並沒有使用「致傷性的暴力」,也沒有以人身安全威脅C,因此,全案不符合刑法中對「強暴」的定義。
2018/11/23 | 精選書摘
《被隱匿的校園性犯罪》:我不是因為對方十歲而喜歡上她,而是喜歡的人剛好十歲
就算教師本人沒有徇私的念頭,同一所學校中負責考核者與接受考核的對象發展成戀愛關係,絕對不是好事。因為雙方「權力不對等」。犯下錯誤的教師當然明白這些道理。既然如此,又為何會誤入歧途呢?勉強抵抗住誘惑和踏出禁忌的一步的教師之間,究竟有何差別呢?
2018/11/23 | 精選書摘
《被隱匿的校園性犯罪》:教師猥褻學生特別容易出現「檢討被害人」的二次傷害
但現實情況是,學生遭到教師體罰或猥褻的事件層出不窮。「要抗議也需要先知道什麼是性騷擾。如果不培養面臨性騷擾時拒絕的勇氣,永遠無法杜絕事件。問題已經不是出在性騷擾本身,而是校方的態度。」
2018/11/19 | FORTUNE
Uber想成為追蹤和了解性騷擾、性侵害案件的領頭羊
在Uber之前,世界上並沒有類似的分類法。該組織表示,因為沒有專門、共同的術語來形容性侵害和性騷擾,這兩種罪行常常被誤解,新聞也很少報導,也因此國家性暴力資源中心表示Uber提出的分類法,是非常重要的突破。
在同志遊行大聲說出「不敢說不,不是妳的錯」
請讀到這篇文章的每一位朋友,不要再把「勇敢說不」變成枷鎖,沒有人生下來就必須背負「說不的義務」,我們必須翻轉現有的思維與文化,告訴孩子與成年人「沒有同意,就是性侵」,將責任還給犯下性侵的人。
2018/10/25 | TIME
歐洲足球聯盟只會保護超級球星,所以C羅接下來會怎樣?
C羅性侵案目前已經暫緩。如果是過去,像梅約加的指控可能早就被駁回而像C羅的否認可能早已成立,然而這裡的故事還在繼續。但它與美國體育界類似的指控相比面臨更多障礙。
2018/10/17 | TIME
陸文斯基曾是我的實習生:為何指控卡瓦諾的女性帶給我希望?
隨著政治對手一再利用性醜聞來打擊男性,權利流轉也一次又一次上演,而爭議焦點永遠在於男性行為如何反映為人,從來不在於涉及的女性是否受到傷害。
2018/10/13 | TIME
為什麼福特記不起「當晚怎麼回家的」,卻肯定卡瓦諾就是侵犯她的人?
派屈克・雷希參議員又問她當晚記得最清楚的事情是什麼,福特說,「海馬迴無法消除笑聲的記憶,我記得他們喧鬧的笑聲,還有他們是如何把快樂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