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在同志遊行大聲說出「不敢說不,不是妳的錯」
請讀到這篇文章的每一位朋友,不要再把「勇敢說不」變成枷鎖,沒有人生下來就必須背負「說不的義務」,我們必須翻轉現有的思維與文化,告訴孩子與成年人「沒有同意,就是性侵」,將責任還給犯下性侵的人。
2018/10/25 | TIME
歐洲足球聯盟只會保護超級球星,所以C羅接下來會怎樣?
C羅性侵案目前已經暫緩。如果是過去,像梅約加的指控可能早就被駁回而像C羅的否認可能早已成立,然而這裡的故事還在繼續。但它與美國體育界類似的指控相比面臨更多障礙。
2018/10/17 | TIME
陸文斯基曾是我的實習生:為何指控卡瓦諾的女性帶給我希望?
隨著政治對手一再利用性醜聞來打擊男性,權利流轉也一次又一次上演,而爭議焦點永遠在於男性行為如何反映為人,從來不在於涉及的女性是否受到傷害。
2018/10/13 | TIME
為什麼福特記不起「當晚怎麼回家的」,卻肯定卡瓦諾就是侵犯她的人?
派屈克・雷希參議員又問她當晚記得最清楚的事情是什麼,福特說,「海馬迴無法消除笑聲的記憶,我記得他們喧鬧的笑聲,還有他們是如何把快樂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
2018/10/12 | TIME
和平獎得主穆拉德:世界領袖就只是聽,什麼事都不做
當她覺得還需要更多行動來幫助她的族人時,她成立了「納迪婭倡議」與「辛賈爾基金」,旨在協助亞茲迪人和其他戰爭罪的受害者。也因此,她戰勝了袖手旁觀的不作為。
2018/10/05 | Han Way
【國際大風吹】當#MeToo碰上政治惡鬥:美國大法官提名之戰
左右未來數十年美國重大司法爭議的大法官人選,捲入性侵和誠信疑雲,在#MeToo運動發酵的時代,成為兩大黨惡鬥最前線。
2018/10/02 | 李秉芳
千萬「封口費」擋不住,足球金童C羅遭控性侵,美警啟動調查
雙方2010年達成和解,C羅當時支付約1400萬臺幣的「封口費」,協議女方不公開此事件,但梅約加表示,當時她因為擔心遭報復還有公開羞辱,現在決定站出來阻止再有人用一樣手段侵害女性。
2018/09/29 | 李秉芳
美參議院「有條件通過」大法官提名,FBI將調查36年前的性侵案
司法委員會有條件通過卡瓦諾的提名案後,川普一反常態地冷靜,他說指控卡瓦諾曾性侵未遂的女教授福特是「非常可信的證人」、「非常優異的女性」,但又說自己「一點都沒想過」要撤換提名。
2018/09/28 | Abby Huang
一場影響美國未來30年的聽證會:他們「36年前的高中派對」受到審判
聯邦最高法院的判決為多數決,對美國憲政與社會走向影響宏遠,這場聽證會將決定卡瓦諾的任命案,對美國未來30年的政策有重要影響。
2018/09/10 | 李修慧
有勃起,還算是性侵嗎?3個迷思讓男性成為「最弱勢的受害者」
我們都希望受害者能夠復原,但究竟什麼是復原?復原不是當這件事「沒發生過」,而是可以跟這個創傷共存,能夠自在的跟它相處。
2018/09/03 | 李華
滴滴順風車命案背後,是中國「重男輕女」的社會現實
中國的滴滴順風車再次發生女乘客性侵遇害案,我們在關注女性被性騷擾的同時,也有必要將目光投向作為施害者的男性,分析背後的社會家庭因素。
2018/08/27 | Abby Huang
小孩出櫃怎麼辦?教宗方濟各:父母不要沈默以對,應該對話和理解
羅馬天主教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上周末前往愛爾蘭訪視,在返回梵蒂岡途中,談到同志父母應盡的責任。
2018/08/20 | 李修慧
受害人也是加害者?MeToo運動先鋒、義大利女星被指控曾性侵17歲男童星
被指控性侵那天,2013年5月9日,兩人相約在加州的一家飯店,阿基多要求班奈特的家人離開,說她想要「跟演員獨處」。
2018/08/18 | 李修慧
伊拉克女孩逃到德國,卻再度遇上曾性侵她、奴役她的IS聖戰士
但今年二月,伊許瓦克在附近超市再度遇上當初奴役她的阿布胡曼,阿布胡曼對她說,我知道你是伊許瓦克,隨後對方說出她的地址,和其他在德國的生活細節。
2018/08/15 | Abby Huang
韓國「文在寅接班人」性侵女秘書一審判無罪 法院:「她事後還到美容院做頭髮」
在南韓,性侵案件往往偏向對男性有利的結果,女性受害者被批評沒有表現得「正常」、或沒有在揭露性行為時表現出「必要的羞恥」。
2018/08/15 | 法操FOLLAW
女助理在澳門被性侵,我國法律不能管嗎?
高雄一名女助理與董事長去澳門渡假,卻遭到董事長性侵。經過檢調調查後,確認有犯行,但地點發生在澳門,非我國刑法效力所及,因而不起訴。但在國外犯罪,我國法律到底可不可以管?
2018/08/08 | 人權觀察
要求被害人「重演」性侵,日本何時能擺脫粗暴的「辦案技巧」?
日本超過95%的性侵事件沒有報案,理由顯而易見,日本人普遍「不好意思」討論強暴案件,輿論則常一味責備被害人而非侵犯者。但更關鍵的是,日本性侵處理機制充滿歧視、極度落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