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害

性侵犯泛指一切種類與性相關、且違反他人意願,對他人做出與性有關的行為。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10/07 | 網氏/罔市女性電子報

從林于仙事件看權勢性侵:一句「這是私領域」,淪為加害人的共犯結構

遭遇主管、老闆的權勢性侵,受害人得同時擔心一旦揭發,會不會造成對方身敗名裂、是不是我做了什麼以致讓對方誤會、他說愛我就不是強暴了……各種複雜的自我心理詰問經常為社會大眾所忽略,也令受害者錯失保留證據的黃金時機。

2020/10/07 | 讀者投書

數位性暴力:如果全世界都看過我的裸體,我該怎麼正常的生活?

台灣目前有關數位性暴力的處罰散布在刑法的各個章節,且刑度普遍不高,當事人是否「合意拍攝」也會影響到法規適用,但同意拍攝也不等於同意被散布,如果憾事發生,有什麼社會資源能夠確保受害者能正常生活?法規又該如何修的更完善?

2020/07/25 | 法操FOLLAW

衛生局職員墜樓案:什麼是利用權勢性交?與強制性交有什麼不同?

一個人如果錢被偷了去報警,大部分的人會覺得偷錢的人可惡,但一個被性侵的女性去報警,許多人卻會反過來說該名女性自己也有問題,完全是不合理的差別對待。

2020/06/17 | 黃靖芸律師

「猥褻」的定義是什麼?「性的道德感情」與「社會風俗」該如何界定?

猥褻行為,包括客觀上足以刺激或滿足人之性慾、引起普通一般人之羞恥或厭惡感、侵害性的道德感情、傷害或有礙社會風俗等要點,但隨著社會不斷演進,「性的道德感情」和「社會風俗」又該如何明確定義呢?

2020/06/16 | GlobalVoices 全球之聲

對俄羅斯女性來說,最危險的謀殺發生地竟是自家屋簷下

一提及謀殺,對俄羅斯女性來說,犯行最危險的發生地竟是自家屋簷下。去年發生的1461起案件中,有446件發生在受害女性與其伴侶同居的住所,其他302件則發生在受害者自家。

2020/05/04 | 精選轉載

【圖輯】關於男性受害者的性侵迷思:不只有「被插入/被進入」才是受害者

性侵害不只是武力脅迫的強暴,不只是被插入,不只是陌生人在深夜街道將你拖入死巷。性侵害的圖像和性侵迷思比想像中複雜,我們大致可以各分為四類......

2020/03/30 | 精選轉載

相較於「把強姦當笑話」適合與否,博恩兩支影片的「刻意操作」才令人反感

這是真心想要促進聲量而不惜挑戰與挑釁之舉,抑或是藉由挑戰與挑釁達成某種議題反思,抑或是某種社會實驗?我不是博恩團隊,不得而知,但可以確定的是,大家都中了套,看似陷入了強姦議題,殊不知更是墜入了博恩宇宙。

2020/03/29 | 讀者投書

「N號房」事件後:除了將罪犯抓起來,該怎麼防治兒童性虐待?

一份文獻顯示,人們「願意」採取行動來防治兒童被虐待,然而,此意願並不保證人們目睹兒童被虐待時真的會立馬採取行動。美國的一份調查顯示,92%的成年人說如果他們目睹孩童們受到虐待,會立即採取行動,但實際上,真正採取行動的只有其中的34%。

2020/03/29 | 李修慧

開玩笑鼓勵「女生強姦男生」後、再分享自己曾被性侵,博恩的影片引起哪些討論?

單口喜劇演員曾博恩,日前貼出他的節目錄影,且分兩次釋出「剪輯版」跟「完整版」的影片。剪輯過的版本中,他多次開玩笑地鼓勵「女生強姦男生」,但在「完整版」的影片,他則分享了自己被同儕性侵害的經驗,兩段影片都掀起廣大討論。

2020/03/04 | 精選書摘

《為何建制民族誌如此強大?》:保護為名,性管制為實?後追社工的失語與兩難

社工Irene分享一個令她痛苦的決定。某次個案聊完她的親密關係後,面臨了必須通報的為難。她很清楚個案得辛苦地面對家防中心的調查、驗傷及司法等流程,且會讓辛苦建立的信任關係破壞殆盡。但她不得不向現實妥協,因為她們都耳聞過社工應通報而未通報慘遭調職的故事。

2020/01/14 | 精選書摘

《謊報》:強暴兩名女性數小時,卻有辦法清除一切證據,他到底是誰?

一年即將結束,貝吉斯在檔案上標記了斗大的「擱置」。他沒打算終止調查。還是有可能碰上其他線索,不過他心裡很清楚「擱置」代表的意涵。「不會有任何進展的。」

2019/12/24 | 張 郁婕(CHANG, Yu-Chieh)

加害者無罪:為何日本性侵案難從刑事訴訟獲得正義?

近日,備受日本國內外矚目的前TBS記者山口敬之性侵伊藤詩織一案,民事訴訟認定有性侵事實,要求加害者賠償受害者。然而,早在民事訴訟前,伊藤詩織先吿山口敬之「準強姦罪」,但東京地檢署以罪證不足為由,不起訴山口敬之,這一切都和日本《刑法》關於性犯罪的定義有關。

2019/11/06 | 李修慧

反送中運動中的「政治性暴力」:受害者不敢報警,連醫院也不敢去

根據「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的調查,67名受訪者中,有29人表示他們不只一次遭受性暴力。而性暴力的形式,除了「觸碰身體敏感部位」、「威嚇或企圖性侵」,最嚴重的,甚至有3件紀錄,是受害者在被脅迫的狀況下真的遭到性侵。

2019/10/18 | 精選書摘

《男人在世》:我生理是女性,這是事實,而我自認為男孩,也說得過去

作者透過影響自己人生最大的兩個男人——童年性侵他的父親和持槍恐嚇卻在最後瞬間饒他一命的搶匪——探問「到底怎樣才算男人?」站在由女轉男的人生十字路口,作者一邊拼湊自己的身分,一邊試著了解這兩個崩壞的男人樣板。

2019/10/14 | 精選書摘

《認錯》:我可以感覺到陪審團都轉身看我,想著「你這個變態的混帳東西」

坐在這裡感覺很奇怪,我從不希望這樣受人注目,但每個人都在談論我,好像他們深知我是怎樣的人。他們站在一定的安全距離之外對我指指點點,好像我是一隻動物園裡的獅子,一逮到機會就會把他們生吞活剝。但我內心感覺像一隻待宰的羔羊。

2019/10/13 | GlobalVoices 全球之聲

索馬利亞婦女被強暴後,只能選擇嫁給施暴者,或是接受駱駝當補償

在索馬利亞,超過20年的內戰以及饑荒迫使許多人逃離家園,居住於IDP難民營中。住在主要城市外難民營的婦女及女性是面對性攻擊時最脆弱的一個族群。

2019/09/25 | 辣台妹聊性別

人工生殖詐欺:理應嚴謹的醫療行為,為何會「拿錯」精液?

從近年來接連爆出的人工生殖詐欺案件的數量來看,「這反倒較像是人工生殖醫師普遍的欺瞞作為,而不是壞了整鍋粥的老鼠屎」,生物倫理學家Dov Fox表示「因為過去檢測技術不發達,且不孕症高度被污名化,才導致這些案件能夠被隱瞞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