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狼師與「權勢性交」(上):強制性交罪的重點在保護「個人意願」
現在好像不少人還停留在「啊你是男生,你也有爽到啊」的低能程度。就說了不是誰插誰,身體爽不爽的問題,重點是「我的個人意願」,我「有權利決定我要跟誰發生性關係」。
2017/05/21 | 李慧明
美國體操國手的初戀樂園
當大家以為未成年女孩被長輩性侵是因為亞洲人對性觀念保守,所以出了事都不敢去通報的問題,那我講的故事,反而是發生在美國隊的故事。
2017/05/14 | 讀者投書
房思琪式的強暴,你擔任了什麼角色?
即使法律能懲罰加害者,受害者的心靈永遠無法真正被撫平,我們應該做的,除了杜絕性侵,更要創造一個能夠友善包容所有人的社會。而能夠防範的根本,正是讓可能成為加害者的人有所顧忌,也讓可能成為受害者的人知道,不管是崇拜還是懼怕,都不是使其成為下一個受害者的原因。
2017/05/09 | 讀者投書
我們不會說YES,也不會說NO,甚至連性侵害是什麼都不曉得
社會持續教育一個一個預備受害者、性侵預備犯,不分男女。只准做,不能問,不能說。被性侵害時必須掩藏,必須說服自己,那不是性侵害。更可怕的是,我們不曉得,我們可能正在性侵害一個人。
2017/04/29 | 精選轉載
我被熟人性侵害的經驗,以及台灣性教育相關的反思
「被性侵」沒有讓我的人生因此而毀掉。單一的負面經驗並不能定義我整個人,我希望這個經驗反而能讓我更能體會別人的痛苦,讓我能夠盡力幫助別人。
2017/03/22 | 李修慧
「我們中出了背叛者」,台大學生表演宣傳照效仿A片、文案寫強暴情節
由台灣大學台大雄友會所舉辦的「雄友之夜」表演活動,昨(21)日貼出指涉強暴情節的宣傳文案,宣傳照片也仿照強暴A片的封面,引起眾人撻伐。
西非古城控告武裝團體損毀清真寺,卻忽視受性侵的婦女
國際刑事法庭認為,西非國家馬利共和國的聖戰士馬蒂因於2012年參與了損毀廷巴克圖內的歷史遺跡而有罪。然而,馬蒂所屬的武裝團體,同時也對當地各年齡層的女性犯下了強姦及其他性暴力罪刑,但司法機構卻無視這些共計171起已報案的性暴力事件。
擁有「準司法」權力的性平會調查小組,如同在保健室開刀動手術
當性別平等教育被窄化成性騷擾與性侵害的防治,讓學校逾越了教育本份,耗費大多精力在個案調查,在校園氛圍中已經引發了某種程度的性恐慌。
2016/09/23 | Yang
【專訪】諮商師:受害者最害怕的,其實就是太多人「幫她做決定」
因為被性侵害(妨礙性自主)的人,最核心就是「被違反意願」,因此要讓受害者復元最重要的就是要「找回自己的意願」。
一個少校女軍官血淚史:50年來,她都以為「秘密」絕對不能說出口
2016年軍人節的前夕,社工和諮商師再次見到她。談起加害人,她還是咬牙切齒;想到這段過去,她只說了一句話,讓人印象很深刻「人發瘋,比死了還痛苦...」
羊皮下的狼?:跨性別者使用廁所的權力
美國北卡羅萊納州 、阿拉巴馬等州紛紛通過了所謂的「反跨性別浴廁法案」,強迫跨性別族群必須依照「出生證明上的生理性別」如廁,這項法案造成極大爭議,在紛爭之中,究竟誰才是批著羊皮的狼?
2016/06/08 | 動畫看新聞
【影片】遇到性侵怎麼辦?不只報警,你還可以做這些事!
台灣平均每小時有兩件性侵害通報案。如果你今天不幸發生在你身上,你可以怎麼辦?
2016/04/29 | 讀者投書
A爛「拉肩帶事件」:政治正確侵入部落,土著驚慌失措
在反對性別歧視的同時,我們可以踐行語言文化的歧視嗎?甚至,我們可以只准自己寫傷感風懷舊小說、卻不准別人寫搞笑風懷舊小品嗎?
性解放的性騷擾與性暴力:終止「譴責受害者2.0」
這些似是而非的話語邏輯,要求受害者把責任歸咎於自己,只要他們說出自己的經驗與感受,馬上就要被迫披上保守的外衣,即使他們根本不是、也不願意。而我將這些行徑稱為為「譴責被害人2.0」。
2016/02/03 | 讀者投書
我們可能都是《驚爆焦點》裡「沈默」的共犯
身為一個前家防中心負責兒少保案件調查的社工,也在美國從事臨床社工,當同事疑惑地問「你覺得台灣也有類似的大規模性侵案件嗎?」,我毫不遲疑地便回答「那當然!」。
2015/12/08 | Zou Chi
立院三讀通過「李宗瑞條款」 嚴禁散布性侵被害人個資
此次修法被外界形容為「李宗瑞條款」,意在保護性犯罪受害者的個人隱私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