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5/22 | 精選書摘
《誰沒有內心戲?》:當我告訴媽媽當年小叔對我做的事情,她幾乎面無表情
性侵案例很多都是身邊的人所為,透過某些關係連結、地緣便利、熟知對方的生活習慣及關係不對等,使性侵者得以傷害被害人。
2019/05/16 | 精選書摘
《誰沒有內心戲?》:當我告訴我媽當年小叔對我做的事情,她幾乎面無表情
「我在國小3年級那年,小叔上來台北住在我們家,那時候奶奶經常要出門照顧弟弟,還要照顧智能障礙的大叔,小叔經常在沒人注意的時候跑來我的房間。」她拿起桌上的貓頭鷹公仔,放在手心握著繼續說:「小叔對我做了很不好的事情,而且很多次,我後來長大才知道,那叫做『性侵』。」
性侵迷思下的審判文化:你是「理想的性侵被害人」嗎?
在「檢視」被害人被害後的反應時,檢視者經常受到父權文化的影響,而對於「理想的被害人」有著諸多想像,而期待所有的被害者必須符合特定的樣貌。這樣的迷思一旦進入性犯罪的審判中,就會出現了許多審判上的「性侵害迷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