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10 | 李修慧
有勃起,還算是性侵嗎?3個迷思讓男性成為「最弱勢的受害者」
我們都希望受害者能夠復原,但究竟什麼是復原?復原不是當這件事「沒發生過」,而是可以跟這個創傷共存,能夠自在的跟它相處。
2018/07/26 | 男性解放
「男人不可能被性侵」:我們說的不是事實,而是父權社會的信念
我們的社會向來習慣個人主義式的思考方式:愛拚就會贏,因此贏不了,只能怪你自己不夠努力。在這種氛圍下,我們很難看到集體性的結構問題。於是,需要發展一套自我調適的心理策略,讓我們既不必費心地思辨結構問題,又能合理化原本的歸因邏輯——「找出代罪羔羊」,如此看來是十分合理的做法。
2018/07/20 | 精選書摘
《從噁心到同理》:訴諸於「噁心感」,是反同性戀策略中重要的一環
卡麥隆認為噁心以及他要讀者也覺得噁心的東西,就是人類自己的身體:人體的液體、排泄物、氣味和血污——我們可以說就是人類的動物天性。他的詭辯找到了一個立足點,因為大部分的人的確不太喜歡有一個動物性的身體。
2018/07/20 | 精選書摘
《從噁心到同理》:賽車和拳擊也很危險,但只有「同性戀的性」需要特別審查
讓我們想像一下:如果「穆奇勒案」中引用的警察報告被重新改寫成對「全國運動汽車競賽協會」的研究。對於性愛俱樂部中發生的危險性行為感到嫌惡的警察,很可能會頌揚(用很不安全的方式開車)這種危險行為的男子氣概。
2018/07/07 | 精選書摘
美國大學性教育講義1:生理性別、社會性別與性別角色,三者有何不同?
近期有許多人拒絕傳統男女二元分立的性別認同模式 ,這或許意味著有更多人開始認知到性別流動性的存在,有了這樣的認知,我們才有可能理解性別與性表達的複雜本質。
推翻不平等性階層:該「廢止同志教育」還是「停止異性戀教育」?
反同公投第三案看似合理,但骨子裡其實強化了異性戀與同性戀的性階層關係。我們因而不只要說,不教同志教育是違反憲法平等權保障,要認真對待平等,還得要求各中小學全面禁止以各種形式提倡異性戀,釋放性別多元,讓愛慾自由。
2018/04/04 | 潘柏翰
日劇《弟之夫》:從日本LGBT的社會處境,我們可以學到什麼?
我將從《弟之夫》三集的劇情中挑選若干情節討論同性戀在日本的社會處境,並聚焦在同性戀者在校園現場的霸凌經驗,最終邀請觀眾和讀者共同思考,我們可以從《弟之夫》裡頭,如何思考台灣的同志處境與運動。
2018/03/22 | TIME
為何這麼多人喜歡看貶低女性、鼓吹「找到白馬王子」的老掉牙節目?
我們知道這些情侶不會真的在一起,也不是長久關係的標準公式,但我覺得我們之所以這麼著迷於這個節目,跟我們內心的渴望有關,我們都想要人生奇幻又浪漫。
《性史》後來怎麼了? 除罪以前、同婚以後
如果你要問我,《性史》到底後來怎麼了?我會說,同志的性終於有了一席之地。這一兩百年發生的事,大概就是人口大餅上的那麼一點,約莫就是2%的現身,還有那2%背後的政治性。可是同性戀不再是一種醫學上的性倒錯或法律上的性犯罪,而是一種深具自我性別認同的性傾向。
2018/01/03 | queerology
《變身妮可》:性別認同從來不只是符號,而是一輩子的人生功課
《變身妮可》是一本紀實的報導文學,描述跨性別者妮可,從小到大的家族故事——性傾向與性別認同不僅是一個人的事,如同英文書名所示,這也是一個美國家庭變身並發揮社會影響力的過程。
2017/12/14 | 陳慶德
製造黑名單:韓國軍隊內禁忌的同袍「愛」
同時保護「我們」國家的軍人,軍隊內的同性戀,是否該遭到歧視的眼光,甚至以軍法制壓人身自由,「合法地」規範或是霸凌呢?一切只為了「我們」軍隊的士氣呢?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自我認同的經濟學
一個不需要為自我認同擔心的人,大概就是要恰好生在一個能發揮天分,且能因此被認同的環境裡吧。如果這樣幸運的人很少,我們也許就無法忽略自我認同在職業選擇、人力資本投入等等長遠影響人生的重要決策裡所扮演的角色。或許這個長久被忽略的因素,並不會比天分或是家庭、學校環境等因素更不重要。
2017/11/04 | Mata Taiwan
《阿莉芙》:劇情未到位,卻仍是值得一看的當代議題敲門磚
作為第一部將性少數(同性戀、跨性別等)的多元面貌,在日常生活中的微妙互動關係,躍為電影故事的重心,《阿莉芙》挖掘冷門議題的開創性,是非常令人期待的,卻可惜模糊帶過一些看似不重要的細節,導致整部片所欲緊扣的「愛」與「同理心」,實則難以撐起導演的企圖心。
2017/10/21 | 圖文不符
【圖輯】LGBTQIA這些字母指的,究竟是哪些人?
雙性戀(Bisexuals),就是LBGTQ裡面的「B」。不過,雙性戀跟同性戀/異性戀到底有什麼不一樣?這串英文字,指的都是同性戀嗎?其實,在異性戀和同性戀之外,還存在很多不同的性傾向認同,LGBTQ裡的每個字母,代表的都是一個不同認同的性少數群體。
2017/10/11 | Mata Taiwan
女生可以勇敢,男生也可以柔弱嗎?──「姐妹」在部落裡的自在空間
Remaljiz認為,反同的族人最大的焦慮是擔心群體不和諧、怕分裂,因此多半選擇私下評論,不會主動有大動作,如果在家族的Line群組裡,有一個親戚貼反同的輿論,其他人為了避免吵架就會直接換話題。他笑說,反同族人許多主張用的是宗教性言論,但可能不知道具體是《聖經》裡的哪段篇章,也幾乎沒有從引用傳統文化來談。
2017/09/23 | 馮一凡
賴清德院長,愛滋疫情統計數據不是這樣解讀的
「男同志是愛滋疫情的主因」的論點,長久下來不斷加深對於男同志的刻板印象,並且經由教育與媒體不斷的重提與灌輸,讓社會大眾十分容易地就將愛滋疫情與男同志聯想在一起。
2017/07/26 | 男性解放
別聽到男男性侵就急著喊「同性戀好可怕」,這些故事不是讓你合理化迷思用的
一位倖存者自殺了。PTT八卦板義憤填膺,咒罵同性戀男性,直呼甲甲毀人一生。可惜的是,這些義憤非常廉價。這種歸咎方式,不僅無法解決問題,有時候還製造了更多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