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6/28 | TNL 編輯
《法新社》專訪台灣首位「跨性別閣員」唐鳳:我不選邊站,我和所有人站在一起
唐鳳在她20歲出頭時,唐鳳就改掉了自己的中文和英文名字,並使用「她」作為代名詞。她也希望「跨性別」能出現在台灣的身分證性別欄上。
讓達爾文「一看到就很難受」,公然違抗天擇的華麗雄性動物
鳥類中,雌雄之間的體色及羽飾有極大分野。這雖然讓人能極易區分性別,卻讓達爾文很是困擾,他曾說:「只要一看到公孔雀尾巴上的羽毛,我就覺得難受。」
2020/05/21 | 李修慧
史上「最男內閣」呈現出的性別不平等:20年來,只有10%的部長由女性擔任
行政院底下的12個部,其中就有5個部,20年來(或從該機關升格為「部」以來)從來沒有任何一位女性首長。但部內的女性比例卻遠多於男,這或許呼應了時力立委王婉諭的發言,究竟是「『沒有適任的女性』,還是我們眼裡『看不見女性』?」
2020/05/04 | 精選書摘
《二十種語言,另眼看世界》:語言的性別隔離——歷史是怎麼造就日語特殊的「女性變體」?
儘管規範變得沒那麼死板,日語使用者卻更敏銳地察覺到有這種性別方言的存在。「一個不注意的話,就算無心,你隨時可能變得講起話來像個日本小女孩——或像個男人。」《日本時報》(The Japan Times)在二〇〇九年的文章說道。
2020/05/03 | 放映週報
【2020金穗】彩虹之後的光譜,雜談《她他》、《未命名》、《軍犬》、《偷偷》
今年金穗獎,適逢同婚專法通過後的第一年,興許是大時代下的共同傾向,有幾部入圍作品,不見得高舉性別乃至任何議題的大旗宣道,卻能感受到這些年輕世代的創作者,對於性傾向、性別氣質、性別認同、性別角色等等之於生理性別的滑動可能性。
2020/04/22 | 嘟嘟鼠漫畫
【插畫】何謂「復仇色情」?當受到以私密照威脅勒索,該怎麼辦?
「復仇色情」是影像性暴力的一種,當被人以私密照威脅的時候,可以參考以下的處理方法。
2020/04/22 | 讀者投書
「家教限女」、「數理科目限男」背後的性別刻板印象
家教市場多元需求增大,供給亦增加。然而這門正蓬勃發展且潛力無窮的行業,卻面臨一項限制:客戶在徵求家教時,通常會「限制教師性別」。
2020/04/21 | 當代評論
從馬來西亞定義的「一家之主」,談華人女姓教育的初衷
根據稅務局常見問題的答案,若夫妻兩人分別報稅,上述援助金將存入當局眼中一家之主的銀行帳戶,亦即Makcik Kiah該戶的一家之主。依據慣例,在傳統父權社會,一家之主是Makcik Kiah的丈夫。即便丈夫已經退休,她仍在工作養家,仍然不是一家之主。
2020/03/23 | 精選書摘
《地球星人》:說穿了人類工廠的這些人,目的不就是生產人類嗎?
被這樣徹底地當成工具看待,至少比扯什麼戀愛更明快多了,我反而不覺得生氣。平常隱晦含蓄到令人頭皮發麻,但說穿了人類工廠的這些人,目的不就是生產人類罷了嗎?
2020/03/23 | 精選書摘
《地球星人》:不管是勞動的工具或是生殖器官,我都是不及格的
沒有使用魔法的時候,我的確是個廢物。我從小就呆頭呆腦,長得又醜。對於「工廠」──對這個城鎮的人來說,一定非常礙眼。
2019/12/29 | 潘柏翰
【第三勢力投票指南】台灣基進 成令方:「中國白蟻」來勢洶洶,反送中和「韓流」都值得警覺
2020年總統立委選舉,除了國民兩大黨之外,還有17個「第三勢力」小黨,數量之多讓人眼花撩亂,我們採訪了17黨的不分區第一名候選人,也就是如果該黨「政黨票」超過5%門檻,保證會進入國會的立委,透過他們的關鍵問答,幫助選民投出神聖一票。
2019/12/21 | 精選書摘
《尼采忘了他的傘》:和傘相關的情慾互動,彰顯著異性戀獨大的價值觀
雨傘,與數千年人類歷史共生的貼身之物,卻常被世人所忽略。而它其實在歷史上擔綱起無數關鍵角色,更擁有撼動一個時代的力量。
2019/12/19 | Raphael
吳敦義的「衰尾查某」父權歧視,絕非失言可簡單帶過
吳敦義、韓國瑜或張善政等他們的原意係想攻擊對手以獲取政治利益,然則這樣的操作、這樣極熱化選戰氛圍更激發了這群家父長威權男人心底,一而再三的用粗魯言語詆毀女性,自顯他們心中自認能裁判女性的偏差。
2019/12/14 | 海蒂羅
開始學著更像男人,讓女人在兩性關係中更有力量
男人的出現不是要帶她進入一個別人生活的場景,去探索別人住的地方、別人做的工作、別人和別人之間的關係。
2019/12/11 | 英語島
性別間的薪資差異:如果只能擇一,你選「錢多」還是「離家近」?
英國國家統計局調查結果顯示,女性選擇「錢少離家近」的比例比男性高,男性比較容易為了領取較高的薪水而忍受通勤時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結果呢?
2019/11/25 | 精選書摘
《生為自己,我很開心》:對別人決定說三道四的人,並不會負責我們的人生
婚姻組合已經不限於一男一女,而是更趨近於一個性別模糊的中性時代。價值觀的吻合與能力的分工重組,才是成就婚姻幸福的關鍵。
2019/11/01 | 書傳媒
《食物如何改變人》:紅肉是男人的食物、沙拉是女人的菜?
《食物如何改變人》指出,比起基因,文化、環境才是影響我們對食物喜好的關鍵,而這種飲食偏見極有可能導致女性貧血,以及男性營養不均衡、輕忽體重過重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