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01 | 書傳媒
《食物如何改變人》:紅肉是男人的食物、沙拉是女人的菜?
《食物如何改變人》指出,比起基因,文化、環境才是影響我們對食物喜好的關鍵,而這種飲食偏見極有可能導致女性貧血,以及男性營養不均衡、輕忽體重過重等問題。
2019/08/07 | 潘柏翰
男生穿裙怎麼了?翻轉校園決策機制,解放「男褲女裙」的刻板印象
男性著裙將可解放社會對於兩性服裝的刻板印象,讓裙裝不再是女性限定的穿著與代名詞,並且讓對女性持有偏見者,無法繼續以裙裝來嘲諷女性的能力。
2019/06/05 | TIME
近年影視劇集的「流行病」——「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
「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與其他心理疾病不同,因為前者通常會涉及虐待他人,而受虐者通常是一個信任自身照護者的人,這種疾病的官方診斷為「強加於他人身上的人為疾患」。
2019/06/05 | TIME
最近在影視作品中意外爆紅的「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是什麼?
懷亞遜大學的英語教授伊麗莎白・波德尼克斯主修研究母親角色和流行文化。她告訴《時代雜誌》描寫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的劇情增多使得過去認為母親非好即壞的二分法變得複雜。將這些疾病套入劇情能夠讓觀眾更深入思索一個角色的「一體兩面」。
科技業失衡的性別結構與偏見:人工智慧語音助理為何都是「女聲」?
有人可能會說「研究指出,女性的聲音較男性友善、沒有敵意,大眾比較偏好語音助理是女性的聲音」。但在現實生活中,有許多報告都指出,在職場上男性的聲音,甚至是男性的名字,都更有說服力。所以大家偏好的,其實不是女性聲音本身,而是「女性聲音和助理」之間的連結性。
「女經濟學家都去哪了?」談經濟系的男女比例失衡
數學是學習經濟學的重要工具,而社會普遍製造了「女生=數學不好」的標籤,這或許成了女性不願就讀經濟系的原因之一,但是男女的數學能力真的有差異嗎?
「女經濟學家都去哪了?」談經濟系的男女比例失衡
數學是學習經濟學的重要工具,而社會普遍製造了「女生=數學不好」的標籤,這或許成了女性不願就讀經濟系的原因之一,但是男女的數學能力真的有差異嗎?
你知道精子卵子是怎麼結合嗎?大部分教科書教的並不是事實
我們總深信自然科學是中立而客觀的,因為它可以被反覆驗證。然而上面的例子卻顯示了:自然科學也是人類社會的產物,便也無可避免的被社會的偏見左右。
你知道「精子卵子是怎麼結合的嗎?」大部分教科書教你的並不是事實
我們總深信自然科學是中立而客觀的,因為它可以被反覆驗證。然而上面的例子卻顯示了:自然科學也是人類社會的產物,便也無可避免的被社會的偏見左右。
2019/03/06 | 法操FOLLAW
《法律女王》金斯伯格:美國憲法裡沒有「女人」,但也沒有「自由」
「女性為什麼要來佔據男性的名額?」這是女主角進入哈佛大學法學院時,法學院院長詢問女新生的話(當時500位新生中,僅有9位女性)。而法學院院長無理的提問,其實剛好反映了社會上對於女性的態度。
2019/01/22 | 讀者投書
刻板印象與性平教育:家暴虐童案背後的四個結構性問題
這些問題之所以稱為「結構性問題」,就表示是整體社會的制度、資源、教育等面向上出了問題,不只是檢討單一個案、或是對某些案件當事者執行唯一死刑就能夠解決的。而這些情況也顯示出,台灣在家暴受害者、懷孕女學生、小爸爸、小媽媽的相關權益與支持協助上,都仍有很大的努力空間。
2019/01/06 | julia
【性別刻板印象】傲慢與偏見與歧視:我們為什麼排斥和自己「不一樣」的人?
只要身上有可以被歸類成群體的特點,我們每一個人就都有可能成為偏見的受害者。究竟為什麼人們容易對和自己不一樣的群體──也就是所謂的「非我族類」──產生偏見,甚至出現排斥的心理呢?
女性候選人在哪裡可獲得較多選票?派系、政治世家和政黨之外的地方因素
除了個人主觀意願和投票決定,地方社會文化脈絡或者環境結構因素是否影響投票行為?和該地區是否支持女性候選人有關係?以下進一步討論哪些地區因素和女性議員候選人的得票率有關。
2018/11/06 | 周雅淳
身為性別教育工作者,我如何教孩子性教育、家內性侵和跨性別?
肯定每個孩子的性別教育,真的不是那些充滿傷害性文字的文宣那樣,請,我幾乎是要紅著眼眶說這句話,不要再用這些可怕的言詞傷害這些孩子了,看不見只是因為我們缺乏辨識出這些苦難的能力而已。
2018/10/04 | 瑞典劉先生
瑞典職場教我的性平課:八個講者裡只有兩個女性是很危險的事
我們需要刻意地去鼓勵女孩子學習編程,去追求高階職位嗎?我們當然不用,但我們應該要創造一個沒有性別差異的學習與工作環境。
2018/06/09 | 精選轉載
我是數學老師,我也教「性別平等」
可能很多人心裡O.S.:「怎麼數學老師也可以教性別平等教育(以下簡稱性平)?」的確,我是國中數學老師,也真的在公立國中教數學,但仍然可以在我的數學教學中「融入」性平的概念。
2018/06/09 | 精選轉載
我是國中數學老師,我也教「性平」
可能很多人心裡O.S.:「怎麼數學老師也可以教性別平等教育(以下簡稱性平)?」的確,我是國中數學老師,也真的在公立國中教數學,但仍然可以在我的數學教學中「融入」性平的概念。
2018/04/13 | 顏正芳
要求人們符合「刻板化社會性別角色」,既過時又殘害身心
本文所介紹的研究結果都提醒我們:社會性別原本就和生物性別沒有絕對相似性,「女性就是應該要溫柔」、「男性就是應該要陽剛」的傳統要求,根本就既過時又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