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7/23 | 羊正鈺
板中開放男生穿裙引迴響:建中8月起可穿便服入校,包括裙子
6月底板中召開校務會議討論服儀規定,確定未來男性學生也可以穿制服裙上學,成為全台第一間開放男學生穿制服裙上學的高中,而建中、成功高中、台中一中等校的制服解禁也蓄勢待發。
2019/05/10 | 羊正鈺
台灣中學學生會發起「男學生穿裙」活動 議員:家長會不讓孩子入讀
板中學生會道:「如果我們的同學能夠因此被同理、尊重,我們願意為了他們勇敢一次、兩次、好多次,這樣或許我們就不會再失去任何人。」
是誰放走了大野狼:性騷擾為何常能逃脫、不被處分?
當性騷擾事件中加害人與被害人權力不對等,像是公司中的主管騷擾員工,受害人可能會懼怕加害人的權威或地位,選擇讓步。即使受害人舉報,管理階層為了顧及組織的聲譽,有時候會採取淡化、忽視的手段。
2018/12/04 | 羊正鈺
世新大學的彩虹旗遭校方以「尊重各方意見」要求撤下,今天重新掛上
世新大學校方以「未經申請」「要尊重各方意見」因素,要求性別所學生撤下彩虹旗。但有學生質疑,學校是「尊重各方意見,但你們的意見不可以出聲」。
2018/10/27 | 羊正鈺
行政會議28比27票一票險勝,東華大學再度升起「彩虹旗」
2016年升起「彩虹旗」的東華,曾是全台第一所升起彩虹旗的大專院校,但過程也並非如此順利。
2017/12/28 | 精選轉載
當同志去看病:醫事人員如何打造一個性別友善的醫療空間?
在面對這些缺乏彈性的醫療環境時,同志朋友是絕對能感受到潛在的價值態度,也因此對於出櫃會有更多的猶豫遲疑。但要改善這些,絕非醫事人員單一個人的責任,與整體社會能否給出一個尊重多元差異的培育機制很有關係。
2017/12/11 | 潘寬
該滾的始終是恐懼和歧視,不是女權運動者,也不是同志
同樣是違反宗教教條和過去的世俗價值,受壓迫的女性拿回了應有的權益,同志也應獲得應有的平權。
2017/11/27 | 男性解放
女裝服飾店拒男性試穿 性別歧視還是商家自由?
現在的問題是:如果我們是商家,確實接到某些女性顧客反應「不喜歡穿男性顧客試穿過的衣物」,該如何處理呢?其實是有方法可以兼顧男性和女性顧客的需求。
2017/11/27 | 男性解放
女裝服飾店拒絕男性顧客試穿,是性別歧視還是商家自由?
現在的問題是:如果我們是商家,確實接到某些女性顧客反應「不喜歡穿男性顧客試穿過的衣物」,該如何處理呢?其實是有方法可以兼顧男性和女性顧客的需求。
2017/03/21 | 讀者投書
「同性伴侶能不能結婚」跟「接不接受同性戀」是兩件事,別被混淆了!
就人權的角度來看,不能因為恐同或是厭惡同志,就直接說他們不能結婚、會帶來秩序混亂等,其中要探討的是婚姻保障了什麼──財產繼承制、收養權、醫療法令簽署權等。如果將婚姻制度視為一種保障,那同性戀者也就跟異性戀一樣,為何不能享有平等的權利呢?
2017/03/08 | 陳娉婷
天水圍師奶:別再說主婦「享清福」 家務勞動應計入GDP
天水圍師奶鍾婉儀深受女性主義啟發,為主婦的無酬勞動抱打不平,她倡議政府應正視家務勞動的經濟價值,並給予家庭主婦公平的資源分配,如照顧者津貼、牛奶金、託兒服務等。
2017/01/12 | 讀者投書
一個性別友善球場,戳破多元性別的泡泡
這個球場在這時引發的爭議,正好給我們,不論哪一方,一個機會。一起來正視今天社會大眾,仍有許多人存在性別偏見,對兩性平等概念不足的問題。
2016/12/06 | 空心二胡
以為社會已經很多元的人,才會說「我們已經很包容了」
如果要我評論當前社會所謂的多元,我只能說,這個時代的多元,其實都是一場笑話,因為我們的時代一點都不多元。
2016/12/05 | 空心二胡
「我們已經很包容了,到底還要再鬧什麼!」這個時代的多元其實只是笑話
當你實際感受到這個世界投以自己的眼光,以及他們如何評論典型男女以外的群體,你就會發現,這個社會還是帶著中古世紀的眼鏡,分分鐘教你做人。
2016/11/22 | 羊正鈺
全台國中第一間性別友善廁所!國中生也不尷尬
每間廁所都有一座便器,共設計6座小便斗、4座坐式馬桶和8座小便斗,優點是女廁不足時,可調節使用間數。
2016/11/22 | 精選轉載
有了性別友善廁所就是男女不分,「以後我怎麼教小孩」?
性別友善,是希望需求「被看見」,希望在我們既定的想像之外,能有更多空間,而且我直接說:現在男/女廁所也不會就此消失。 
2016/09/01 | Kayue
今個學年,港大首設性別友善洗手間
在新一學年,香港大學學生發展及資源中心輔導及心理培育部的辦公室附近,新設了一個「性別友善洗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