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數位落差消失了嗎?質與量的不平等,以及家庭傳承的「數位文化資本」
由意識、動機、與技能所形成的一種「數位文化資本」本身具有相當的複雜性,需要經年累月才有辦法培養出一套有效使用網路的習慣或經營個人在網路上的形象的「習性」(或稱為「資訊慣習」 digital habitus)。因此對青少年而言,家庭成為學校之外最主要傳遞數位文化資本的場所。
2018/10/04 | 瑞典劉先生
瑞典職場教我的性平課:八個講者裡只有兩個女性是很危險的事
我們需要刻意地去鼓勵女孩子學習編程,去追求高階職位嗎?我們當然不用,但我們應該要創造一個沒有性別差異的學習與工作環境。
2018/02/13 | 張訓譯
高教「性別隔離」現象:跨越「男理工、女人文」的性別界限
追根朔源還是來自於台灣傳統的性別刻板印象與價值觀,女性被認為背誦能力強只能讀文科,這樣的價值觀透過學校教育的在至與社會互動的模仿,都一再的影響並再製我們每個人對於傳統性別的價值觀。
2017/08/08 | 周雪君
Google炒掉「反多元」言論工程師
有意見指,解僱James Damore只會引發更多爭議,且不見得對Google的企業形象有多大好處。
2017/08/07 | 周雪君
Google工程師:別再以為性別差距就是性別歧視 媒體紛指為「反多元」宣言
美國勞工部正調查Google的薪酬制度是否存在性別歧視,這份內部員工意見書在此時顯得非常敏感。
2016/06/09 | 讀者投書
拿粽子比喻第三性公關?嘲笑性別差異本身就是一種歧視
玫瑰少年葉永鋕為什麼會死,不就是因為同學笑他娘才欺負他嗎?我們要如何在一邊忽視訕笑性別差異的同時,又好好教導下一代多元性別尊重?
東京一角:那些被生活擊潰的貧困女性大小事
雖說社會本來就是靠各種不同階層的人組合而成,但在已開發的大都市中,要翻身真的不容易,如果不是有家裡支援,就必須靠自己,真的得很用力、很用力才行。否則就像這些人所說的:「你問我未來? 我只能說:我的人生沒有享受幸福的權利。」
東京一角:那些被生活擊潰的貧困女性大小事
雖說社會本來就是靠各種不同階層的人組合而成,但在已開發的大都市中,要翻身真的不容易,如果不是有家裡支援,就必須靠自己,真的得很用力、很用力才行。否則就像這些人所說的:「你問我未來? 我只能說:我的人生沒有享受幸福的權利。」
2015/11/02 | 洪大倫
男女「創業」風格真的有差?聽聽新創育成專家的第一手觀察
雖價值取向不同,也不意味著誰容易成功、失敗,或是誰比較容易賺錢。只是男女創業人之間,應當相互學習,了解自己的短處與長處,將彼此不同的思維帶入自己的創業項目中,應該可以補足更多沒有思及的空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