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25 | 李秉芳
曾參與香港反送中、推動中國#Metoo運動,中國獨立記者黃雪琴被公安拘留
在中國剛剛起步的#MeToo運動中,黃雪琴是最具盛名的人物之一。她曾幫助數十名女性在網上舉報性侵犯和性虐待案件,與審查人員鬥爭,導致許多大學教授被解僱。
2019/10/23 | TNL特稿
趕上社運潮的七年級女同志:同志運動已從婦運獨立,變成追求自我認同
我這一輩,同志運動已從婦女運動中獨立出來,追求自我認同,學習也實踐著自由解放的性別語言與行動,不管低調或張揚,以經濟自主的條件為基礎、勇敢地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
2019/10/22 | 潘柏翰
【專題導論】跨世代的生命經驗,開展同志遊行的多元觀點
這次的專題定調為「跨世代眼中的同志遊行」,用意正在於透過不同世代遊行參與者的生命經驗,帶領讀者感受過往台灣社會是如何看待同志族群、這些參與者又是因爲何種生命機緣,願意挺身而出揚起彩虹旗。
性別視角下的突尼西亞總統大選,有哪些未竟之路仍待努力?
根據突尼西亞獨立選舉機構(ISIE)統計,本次選舉已登記的選民中,女性為173000位,總數高於男性142000位,顯示女性的意見更為關鍵。然而,雖然她們的聲音可能有助於扭轉局面,但是最新的實地調查顯示,婦女缺乏投票的興趣,原因在於家務工作分配及交通問題考量。
2019/10/08 | 精選書摘
《我兒子需要知道的事情》:我沒辦法教你「男子氣概」是什麼,你得教我
在我的青春期間,人們總是愛用各種角度大聲提醒我們「像個真男人那樣站起來」。等到我二十幾歲的時候,花了好幾年才了解真男人也可以坐著不動,閉上嘴傾聽。
2019/09/30 | 精選書摘
梅琳達蓋茲《提升的時刻》:當父親們承擔40%育兒責任,他們憂鬱症和吸毒的風險變低
我們不應堅持花在無薪工作的時數要在數學上均等,但我們都要認知到我們的家庭需要什麼,我們擬定計畫去搞定它,情況不再是「這是我的工作,那是你的工作」,變成了「我們」的工作。
2019/08/21 | 精選書摘
《這是愛女,也是厭女》:必須「賢淑」——五種父權家庭拒斥的女性
「婆媳」、「姑嫂」、「妯娌」是父權家庭中的「特殊的女性人際關係」,除了「姑」之外,其他的婆婆、妯娌都為外姓女性,進入父權家庭都需重新學習跟維持家庭內的人際關係,也同時經營自己被父權家庭賦予的家庭地位。
2019/08/21 | 精選書摘
《這是愛女,也是厭女》:台灣厭女政治的變形——去╱超女性化、少女化╱老女人化
這種過度關注女性的裝扮外貌的現象,將女性從政過程「瑣碎化」(trivialization),用各種八卦傳聞否定其價值,用傳統性的框架將女性物化,對女性政治人物其實已構成另類的象徵性性別歧視。
2019/05/25 | 讀者投書
從「極端父權」到「轉型平權」,女性與性少數們如何掙脫陽剛男性的枷鎖?
性少數族群努力擁抱自我挺身而出,讓社會看見與傳統對話,尋求認同與理解,其中不乏許多如同陳高蓮葉、殺夫的鄧如雯、玫瑰少年葉永鋕的悲傷故事,但是一次又一次的衝突與對話,將社會漸漸推向包容、認同、平等與互相理解。
2019/05/16 | 羊正鈺
數位身分證有婚姻狀態、無配偶姓名,內政部改口「贊成放國旗」
徐國勇在今年3月時指出,過去兩蔣時代的身分證都沒有國旗,大部分國家的身分證也沒有國旗,不希望國旗問題變成政治議題。「中華民國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對內有自己的身分證,主權不會有問題。」
2019/04/14 | 麻辣咩
站在業務的角度看「女性主義」:想成功推銷理念,就別用客戶討厭的銷售模式
入世一點不是代表要放棄自己的理想,要達到自己的目的,一定要使用對方能接受,自己不會太難受的方式,不然都是徒勞無功啊!能夠幫助到需要幫助的人或是真的創造共鳴,這些耕耘才有意義。
2019/03/08 | 陳方隅
婦女節反思性別平權:以「性暴力」比喻兩岸關係有什麼後遺症?
三月八日是國際婦女節,這是為了紀念婦女權利運動而設立。本文藉著婦女節與讀者談談兩個性別相關的主題。
「雪人」的英文怎麼說?語言的男權意識型態
「雪人」的英文經常是用「snowman」來代稱,這是男性中心的性別歧視用法。用「男人」(man)來代稱「人」,依照現代的性別平權標準來說,這似乎是種偏頗的極端男權意識型態,並不適合用來教育孩子。  
「雪人」的英文怎麼說?語言的男權意識型態
「雪人」的英文經常是用「snowman」來代稱,這是男性中心的性別歧視用法。用「男人」(man)來代稱「人」,依照現代的性別平權標準來說,這似乎是種偏頗的極端男權意識型態,並不適合用來教育孩子。  
2018/11/24 | TNL特稿
專訪《親愛的卵男日記》柯奐如:先是成為人,然後才是一名演員
《親愛的卵男日記》是台灣少見處理同志、且直面生育困境的題材。柯奐如飾演身為異鄉人的Joanne,生活於英國並處在龐大的經濟壓力下,努力想要給妻子無虞的環境,然而妻子對於孩子的渴望像浪一樣拍打著她如礁岩的心⋯
2018/09/10 | 李修慧
有勃起,還算是性侵嗎?3個迷思讓男性成為「最弱勢的受害者」
我們都希望受害者能夠復原,但究竟什麼是復原?復原不是當這件事「沒發生過」,而是可以跟這個創傷共存,能夠自在的跟它相處。
按照性別平權價值,七夕的傳說應該要這樣講才對
七夕的傳說,實在是嚴重違反現代的性別平權價值,一個女孩子被男人偷窺沐浴跟偷竊衣物 ,卻還要跟對方結婚,不知道織女是患有什麼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甚至織女的天衣還被牛郎扣押回不去天庭,有夠像是現代的新住民姊妹被扣押護照回不去家鄉。  
按照性別平權價值,七夕的傳說應該要這樣講才對
七夕的傳說,實在是嚴重違反現代的性別平權價值,一個女孩子被男人偷窺沐浴跟偷竊衣物 ,卻還要跟對方結婚,不知道織女是患有什麼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甚至織女的天衣還被牛郎扣押回不去天庭,有夠像是現代的新住民姊妹被扣押護照回不去家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