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7/03 | 讀者投書
想要在婚姻和母職中「做自己」的女性們,要克服什麼?
我的時代看起來好像進步很多,女性們勇於表現自己,但是張清芳的故事,讓大家跌破眼鏡。即使看起來有經濟基礎,且事業有成就的歌唱女性,聲音還是被消失。
2020/06/16 | TNL 編輯
美國最高法院歷史性判決:法律保障LGBT不被歧視的工作權利
在美國大多地區,對同性戀和跨性別者的職場偏見原來都仍合法,有28個州缺乏防止這類職業歧視的廣泛措施。
孩子出櫃帶來家庭失控,卻也讓三位媽媽學會如何「為自己而活」
「我常說,家裡有個同志孩子,人生從黑白變彩色的。」S媽媽的一席話,似乎是三位媽媽的共同寫照。同志孩子讓他們走出身為媳婦、太太、母親的框架,學習「為自己而活」。
2020/06/07 | 精選書摘
《擱淺在森林》:「同性戀沒什麼不好,不要是我孩子就好」
同性戀,久違了這詞。上一次遇到這詞,我正在應徵家庭教師。學生媽媽熱切地說:「他叫你哥哥好嗎?叫老師太拘謹了。小男生嘛,給他做學習榜樣。」卻在我開口後反悔。
2020/06/07 | 精選書摘
《擱淺在森林》:我不是女人,但年齡使我被宣判為少女
我不是女人,但年齡使我被宣判為少女(廣義的,限制較寬的那種)。少女,純潔的臨界線,定義線外人的青春渴望與肉體想像,成為性的受器之前,成為某些人對性的無瑕與極致的投射目標。
2020/05/12 | 李心祺
印尼女性議員增加,背後是宗教保守派高舉「家庭價值」參政
若要促進性別平等,女性國會議員比例的增加已不再是重點,因為目前印尼面對的是一群以宗教立場堅守傳統性別規範的保守派女性運動者,這群女性同樣積極透過政治參與來實現他們的理念。
2020/05/01 | 張瀞仁 Jill
你注意過兒童節目中,男女角色的比例是多少嗎?
「妳為什麼喜歡艾莎?」我問,「她的衣服很漂亮,最後白色那套最漂亮」小室友說。「妳知道她為什麼可以有那麼漂亮的衣服嗎?那是她努力得來的。她很勇敢、不怕困難、就算很害怕也沒有放棄;而且她一直都在用魔法保護別人。」
2020/04/30 | 潘柏翰
【何謂融入式教學】當「多元性別」成為佛地魔,沒有制式課本的老師如何教性平?
性平教育屬於議題教育的教學主題之一,縱使沒有制式的課本,但教育現場的老師們仍用各種方式在不同學科領域與學生們談性別。有的老師甚至可以談得比規定的更多,但也有一些主題成了「佛地魔」,讓老師們在教育現場猶豫著「我到底要談多少」。
2020/04/30 | 李秉芳
【彩虹媽媽變老師】宗教團體進入校園講座、綜合課,「校外人士進班協助教學」如何規範?
許多國中小都會以「演講講座」方式來完成「1學期4小時」的性平教育要求,但當講座邀請來的講師有特定宗教信仰,或是過於強調「婚姻價值」時,教學現場的老師怎麼看待?作為主管機關的國教署,又打算如何從法規面強化把關的機制?
性剝削之下的責任歸屬:N號房事件中「只觀看沒施暴」的人有罪嗎?
「N號房」事件中,部分會員主張他們並未參與施暴,不必為影片中的性暴力負責,而類似狀況的「血汗工廠」,從成衣品牌到承包商再到消費者,大多並非蓄意傷害受害者,但都間接導致了具傷害性的後果。
2020/04/20 | 李秉芳
【性平大事記】從彭婉如、葉永鋕到同婚合法化,台灣性平教育30年艱辛路
因為婚姻平權的落實,很多人認為台灣是亞洲的「性別平等」燈塔。但事實上,在每個階段甚至到今天,校園針對性少數的性霸凌事件依然發生且震驚社會,許多性少數的青少年也還未能抬頭挺胸,以自己最真實的樣貌生活。
2020/03/31 | TNL 編輯
私人情感可用《刑法》規範嗎?大法官釋憲18年後,「通姦除罪化」重啟辯論
這不是台灣第一次對《通姦罪》進行合憲性審查。2002年時,大法官提出的釋字554號曾闡明,「性行為自由」應受婚姻與家庭制度制約。
2020/02/29 | 李心祺
在性別不友善的印度,非政府組織CREA如何積極培力女性?
就算在性別平等意識較為普及的台灣,上述議題亦仍待持續努力。也因此我們可以看見,雖然女性在印度社會中受到較多限制與壓迫,但印度的非政府組織卻不為環境所限,仍能進一步針對較敏感的議題進行倡議,針對該國最迫切的人權和性別議題爭取進步空間。
2020/02/03 | 李修慧
想追女生又怕被罵性騷擾【實戰篇】:先詢問對方意願會不會很廢、很沒情調?
在追求女生的界線上,「約對方見面看對方答不答應」是在界線內,「不顧對方的意願送消夜給對方」是跨過了線。
2020/02/03 | 李修慧
想追女生又怕被罵性騷擾【觀念篇】:我有點喜歡她,怎樣才不會被當變態?
跟女生互動的過程中,你是否也有類似的疑慮「女生要是不喜歡我,我邀她的時候幹嘛不拒絕?」「女生如果不喜歡我碰她,幹嘛不講?」這篇文章,將告訴你,女生都在想什麼。
2020/01/22 | 麻辣咩
讀《82年生的金智英》:女人就得白瘦美還要有胸?84年生的台灣女性怎麼看
現在的阻礙,需要女性也有肩膀一起努力消除。現在的母親除了想辦法育兒和工作、生活平衡外,更要把平權和尊重異性教給下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