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16 | 讀者投書
家長們對性平教育的問題可能不在課程內容,而是為什麼要這麼焦慮?
或許家長們對「性別平等教育」有許多焦慮,但問題可能不在課程內容,而是為什麼要這麼焦慮?其實是我們對「成長」、「學習」的想法都出了問題,還有整個福利政策、經濟體制對家庭的箝制,性別不平等的秩序,使得教養成為一種左右為難的災難。
2018/08/12 | 羊正鈺
新課綱審議:「中國史」變「中國與東亞」,並納入「轉型正義」
國教署的研究員楊秀菁說明,新課綱納入的轉型正義會以人權與民主秩序概念的建立為主,讓學生能掌握歷史脈絡,除了會談到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外,也會有原住民族相關內容。
2018/08/08 | 讀者投書
極度缺乏常識的地方議會,嚴重傷害台灣的性平教育與校園安全
我們必須在此鄭重提醒大家:這類傷害學生、教師與性平教育的提案,並不是只有在台中市議會出現,從雲林、新竹縣、到台北,這些反同團體到處提出類似提案,試圖一步步侵蝕性平教育,剝奪所有學生應有的受教權利,讓學生不能好好認識自己與尊重他人,並試圖讓所有教師不再被校園、家長及社會所信任!
2018/06/14 | 顏正芳
國中小是性平戰場,大學西線無戰事?
「抗拒面對錯誤和改進」、「將學術自由當成是違法的遮羞布」、「缺乏能力和機制來發現教育內容違反法治」、「缺乏有效機制來協助老師提升性平觀念」、和「缺乏自我檢討的動機和能力」等五大疏失,如果未發生這些大學教育現場的違反性平事件,上述這些長年根植、存在的疏失,還真無法被看見。
2018/05/17 | 顏正芳
國際不再恐同日:台灣近六成同志學生曾遭性霸凌,有自殺危險者高達31%
每年的5月17日是「國際不再恐同日」。選定這天是因為世界衛生組織(WHO)在1990年5月17日將同性戀從「國際疾病與相關健康問題統計分類」中刪除。會有這樣特別的一天,目的是要喚醒世人關注對同性戀、跨性別與雙性戀的恐懼,因性傾向及性別認同,而產生一切加在肉體上及精神上的暴力及不公平對待。
推翻不平等性階層:該「廢止同志教育」還是「停止異性戀教育」?
反同公投第三案看似合理,但骨子裡其實強化了異性戀與同性戀的性階層關係。我們因而不只要說,不教同志教育是違反憲法平等權保障,要認真對待平等,還得要求各中小學全面禁止以各種形式提倡異性戀,釋放性別多元,讓愛慾自由。
2018/01/28 | 馮一凡
反同之火可以燎原,蔡政府的「台灣價值」中有婚姻平權嗎?
蔡英文選前以「我支持婚姻平權」拿到一張好牌,選後卻儘量不主動談論與主導修法,想靠大法官釋字748號解釋提供兩年修法期限過後得分,避免保守派的反彈。如今婚姻定義公投的推動更顯其進退失據的窘境。
2017/12/09 | 讀者投書
面對罷免案,黃國昌委員如何「化敵為友」的另類思考
台灣是民主國家,是人民當頭家。 台灣選民從不反對「進步」,但是「進步的方向」是由選民決定。
2017/11/01 | 拉裘立蓓爾
【插畫】許多霸凌悲劇,透過「性別教育」就可以避免
如果性別教育、性平教育自小就以被正確教導,社會花費在溝通認知差異不需要耗費如此大的成本,也不用讓性別霸凌、性侵害等問題一再發生,畢竟即使我們性向不同,都一樣是人,希望能愛人與被愛,不是嗎?
在勝利的喧囂中請別遺忘我們
倖存者一直都是性別平權運動的一份子,尤其是多元性別族群的倖存者,我們有許多訴求,包含友善的庇護安置及申訴救濟管道、強化性暴力防治教育及工作中的多元性別意識等等,這些都需要大家的關注與支持。在同志遊行中喧囂的勝利氣氛中,還請別遺忘我們。
2017/10/29 | 張訓譯
汙名喚醒性別意識,從美國經驗看台灣性別教育
代教育的主要功能是傳達正確的知識與概念給學生,而不再是傳統的黨國教育。因此唯有性別平等,才能讓孩子在沒有歧視的教育環境中成長。
2017/10/26 | Nelly Wu
【一圖看懂】教孩子成為同性戀?關於「性別平等教育」的真正內涵
2017同志年度大遊行將議題聚焦在「性平教育」上,究竟性平教育之意涵的與課程內容為何、反同團體之論述是否為真?以下將透過圖文簡述性平教育之沿革、定義、以及相關議題。
2017/08/22 | 男性解放
社會不停複誦的戀愛腳本如果錯了,我們該怎麼辦?
性別暴力層出不窮,實在不讓人意外。社會早已佈下各種指南、腳本、攻略,一直以來教導著我們,人生只能是遵循一個又一個標準答案的單選題。
當萌萌家長來撞門,基層教師該如何回應反同勢力?
如果性別平等教育在這波社會議題中遭受反同壓力而犧牲,將會有更多學生受到排除甚至受到傷害,相信這是教育工作者及家長不願意遇見的。
2017/07/20 | 羊正鈺
擔心進度太快?反同團體要求加入性平會,政院點頭
據了解,因政院每週開會,反同團體擔心政府進展速度太快,希望放慢速度,政院也加強與反同和挺同團體的溝通。
2017/06/15 | queerology
後婚權時代的大哉問:婚姻平權和平等之間的距離有多遠?
在後婚權時代,或許是時候讓我們再次思考,所謂「婚姻」代表的到底是什麼?我們所期待想像的婚姻,究竟是一種情感承諾、生活方式,還是一種國家治理的手段與工具?如果我們的終極目標是能夠彼此陪伴照顧,讓更多人可以更安穩的生活,那麼眼前這樣的婚姻形態,究竟是不是最好、最有效的出路?
2017/04/05 | 江河清
從反同婚到反性平教材,不只是反智更是反民主
面對性平教育受到的攻擊,政府應該積極站出來回應,堅持性別平等教育法,並向社會大眾釋疑。關於婚姻平權,執政黨與蔡英文總統既然在選舉中不斷打造同志友善的進步形象,明確支持婚姻平權,當選後就應該履行競選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