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3/31 | 讀者投書

韓國「N號房」事件連署群情激憤,是為了「拯救」還是「報復」?

大家連署真的是為了拯救被害人嗎?抑或是抱持著想讓加害人受到懲罰的報復心態?若大眾只是以「報復」作為目的,那悲劇仍會不斷發生。

2020/03/30 | 精選轉載

我們不需要超譯博恩,但這樣談性侵可能會把「非典型受害者」推得更遠

博恩在節目中說的「你要感謝我」、「反正你也有爽到」,在大多數的情況下,除了都是悲劇之外,不只女性受害者會陷入困境,也都只會把男性受害經驗推得更遠,反而更看不見「非典型的受害經驗」。

2018/02/28 | 男性解放

他私訊傳來陰莖自拍照,附上一句「嘿,妳的眼睛很漂亮!」

我們也必須釐清,為何相對而言集體男性更可以/可能利用裸露自我的方式,來展演性別權力。有時候,人們的不舒適不只來自於對「性」的賤斥,還有自己被迫成為客體、只能任憑他人對自己施展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隱晦權力。

2015/09/30 | 巷仔口社會學

什麼時候,男人也會怕女人?當台商深怕他們的越南女朋友「背叛」時

台商的想法是,我提供金錢包養妳(越南女性),交換妳的服從;即將經濟資本轉化為性別權力來再累積經濟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