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10/29 | 讀者投書
汙名喚醒性別意識,從美國經驗看台灣性別教育
代教育的主要功能是傳達正確的知識與概念給學生,而不再是傳統的黨國教育。因此唯有性別平等,才能讓孩子在沒有歧視的教育環境中成長。
2017/10/24 | TIME
敗訴後,我心都碎了——為了參與男童軍而提告的女孩
在女孩子及其家長多年的要求後,美國男童軍終於在周三宣布允許女生加入他們的幼童軍組織並爭取成為鷹級童軍。
2017/09/15 | 精選轉載
承認性別差異並不是性別歧視,薪資不平等其實反映了社會現實
承認性別差異並不是性別歧視,差異並不是「優秀與平凡的不同」,中性教養的確是還不錯的選擇,尊重個人意願而不刻意引導。但是對於女孩的中性教養,如果變成男性教養,我想那會是災難。
2017/09/13 | 男性解放
進入一男一女的關係不構成性別歧視,排除邊緣群體的仇恨言論才會
台大機械系甄試考題此次受罰,分明不是因為「使用一夫一妻或類似詞彙」,而是「在不對等的權力關係中,出題者錯誤地利用自身權力,強化了對於非異性戀者的敵意環境」。
2017/09/04 | 楊子琪
從《他們的美好時光》看「女性視角」
社會要求女性成為一個規定的角色,做「賢妻」,做「良母」,然後恥笑她們從這角色出發所看見的視角。好好想想這充滿惡意的path design,你就會發現你對女性視角的輕蔑,可能正說明你是既得利益者。
2017/09/04 | Abby Huang
禁「老肥醜」空服員飛國際線,俄航:乘客花錢是為了看空服員
除了外型的歧視,俄國女性也被禁止從事450多種被視為危險、不利女性生產的工作,包括開貨運火車與駕駛推土機。
2017/08/29 | Harper's BAZAAR
Viva La Feminism:細數演藝圈與時尚圈的「女力當家」
很難相信我們在2017年還在談女權主義!然而生在一個男性主導的世界裡,其實女權就像其他的人權議題一樣,需要不斷的爭取,才能得到完全平等的一天。
2017/08/22 | Abby Huang
傳3次「塔拉格」訊息即可休妻?印度最高法院廢止千年伊斯蘭習俗
印度有一項流傳千年的習俗,只要男方唸(或者寫)三次「塔拉格(talaq)」,就可以立即把妻子休掉,被批評侵害婦女權利,不過擁護派認為,最高法院無權介入宗教行為。
2017/08/20 | Lo
教育部課審會擬調降文言文比例,網路票選推薦文章涉歧視
課審會高中分組討論時,為收集民眾意見,列出54 篇推薦選文開放網路投票,其中有許多篇是台灣文學作品,內容選材也引發網路討論。
2017/08/13 | 精選轉載
再多數據也無法說服「男女同工不同酬」的任一方,千萬別亂捅馬蜂窩
如果僱主真的在乎公司經營,根本就沒有誘因歧視女性。而如果真的有僱主,不顧生產力,只想男尊女卑,那為什麼我們要阻擋他們走上自我毀滅的道路呢?
【微觀美國】從Google解僱風波看美國男女問題(上)
最近,Google 工程師因性別歧視言論而被解僱一事鬧得沸沸噹噹。到底有什麼社會因素,令美國創科界陽盛陰衰呢?
2017/08/10 | Kayue
被炒Google員工錯了嗎?關於男女差異的一些迷思
從Google外洩的一份備忘錄引起爭議,被開除的員工指兩性在公司內的差距,有部份源自男女的生理差異,這說法有根據嗎?
2017/07/09 | TIME
在殘酷的川普時代,進步主義者是時候為非白人女性挺身而出
截至2013年,黑人和拉丁婦女的淨收入中位數分別為200美元和100美元,而白人婦女的淨收入中位數為15,640美元,白人男性則為28,900美元。
為什麼我們不喜歡矛盾?案例探討:NCC同婚廣告和政大「土皇帝」
大部分人都不喜歡矛盾。你不需要是個念哲學的,甚至也不需要修過基礎邏輯,只要心智正常且對中華白海豚有基本的了解,就足以讓你發覺矛盾這種東西有點怪怪的。
2017/06/18 | TIME
《神力女超人》:對於「期待擁有一切」的這一代的完美悖論
也許這些似是而非又自相矛論的言論正是為什麼我們現在需要新版神力女超人的原因。她做了不可能的事。我不是指特技,而是她的領導風範是不會讓人不喜歡的,而且她的性感也不會令人覺得她好欺負。
2017/05/19 | TIME
我是一名男性,我曾經被女主管性騷擾
騷擾一點都不令人舒服、愉悅,而是會讓人非常不安、甚至感到害怕恐懼。我們需要工作,也渴望職涯可以順遂發展,而當你的身體和性慾被視為一種商品時,你馬上就會感到不舒服。
韓國女性的「火病」:我們所受到的壓迫,身體都知道
女性被期待結婚、生子、進入家庭,中斷自己的事業、放棄自己原來的理想,負擔起所有家事與育兒的重擔,還必須要控制自己的情緒與不滿。但事實上,無止盡又不平等的家事重擔,很難不點起女性胸中的那把熊熊怒火。
2017/03/22 | TIME
我是一個異性戀白人男性基督徒,我承認我的特權
「當撕裂你的心,不是你的衣服!」對我還有基督教團體來說,是時候拒絕膚淺的懺悔。要真的打開我們破碎又困惑的內心,真誠地去改變並檢視內在,到底是什麼讓我們可以不斷地貶低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