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1/05/14 | 金色烤布蕾

誰利用了污名傷人?關於網路歌曲〈喂妓女回來〉、語言與政治正確的討論

我們應該以「同理心」、「情境性」、「歷史性」與「政治性」來思考如何使用語言,批判反思我們既有的意識型態,不是到處去當糾察隊、道德魔人跟網路海巡署,這也是唯一能讓我們共同進步的方式。

2021/05/07 | 方格子vocus

夫妻因為選舉失和?被邊緣化卻很重要的議題——政治態度與婚姻關係

如同多數夫妻因為彼此間的相互影響,而有著共同的信仰或相同的生活習性,夫妻間也因頻繁的互動而影響了彼此的政治態度與行為,進而導致了在政治傾向的一致性。

2021/04/30 | 辣台妹聊性別

女同志文化中的獨立音樂(上):女巫店的創立,具有性別包容性的展演空間

相對於風格較為陽剛硬蕊的地下社會,女巫店的長期以來不插電(unplugged)的音樂演出風格,加上對於女性與陰柔氣質友善包容的獨立音樂環境,恰到好處的象徵了當時社會運動、婦女運動與同志運動共生與協商的情境。

2021/04/23 | 網氏/罔市女性電子報

出櫃同志職場面試時,如何區分「敏感玻璃心」還是「性別歧視」?

我認為關於群體間不平等的概念很容易被忽略,有類似被歧視的感受時,可以先從群體的概念檢視起,不同群體間從來都不是平等的,正因為這些不平等,面試人員並未理解同志出櫃歷程有什麼樣的難度,也忘記了自己可能屬於不用出櫃的群體,不適合用輕視的口氣來傷害對方。

2021/04/16 | 辣台妹聊性別

過去的服儀禁令建立在威權體制,當代的「自我物化糾察隊」根基於父權體制

在錯誤的性別想像裡,女性主義者跟性感無關,穿得很辣就是迎合父權,於是當你符合主流穿著,你就失去針貶性別的資格。這樣的身體糾察機制,其實跟威權政府的邏輯相去不遠:對自主人格的抹滅。

2021/04/09 | 辣台妹聊性別

女人說了話之後變成為「壞女人」:「證詞不正義」背後的權力不均等

若只有雙方當事人能夠替當時的情境作證,女性的敘述也在證詞不正義的作用下更容易受到質疑,事實更可能在權力的角力之下被扳倒。男性,卻有可能因為信用過剩,陳述更容易被採信。

2021/01/26 | 辣台妹聊性別

微貸/危殆的女人:立意良善的鄉村銀行,為何反而剝削了貧窮女性?

微型金融的理論認為,窮人之所以窮,是因為他們沒有工具可以脫貧。只要有了資本,這些窮人就可以發揮他們的「企業才能」,進而脫貧。然而,這種對窮人的「企業家」想像,無非只是將西方新自由主義市場經濟的理想主體,套用到多元多樣的文化與社群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