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學校教育強化的月經污名,如何轉型為給所有人的月經教育?
從教導女學生如何處理月經的角度來看,這樣的教學模式是直觀而效率的。然而,劃分群體進行的健康與性教育課程,使得男學生缺乏學習月經知識的機會,更會「強化既有的月經污名」。
女人專用的創作符碼:為什麼「女書」被稱為傷心的文字?
江永婦女把生命中各種苦情,透過女歌、女書來抒發,包括自己的悲苦、其他女子的遭遇,女書記錄了她們生命的悲傷與苦難。可以說,女書是珍貴的「文化遺產」,在它凋零的最後一刻終於被發現。
2019/09/25 | TIME
《防止婦女受暴法案》25週年:改變美國社會看待性別暴力的重要立法
時至今日,許多專家認為,美國家暴事件發生比率之所以大幅下滑,都是《防止婦女受暴法案》的功勞。 美國司法部數據指出,親密伴侶暴力事件在1993年和2010年之間,下降了64%。
少年娘則國娘:在中國,有一所專門「打造男子漢」的學校
在他心中,男子漢的定義就是:愛好運動、能戰能勝,不怕風不怕雨。對於自己學校的教育方針,他非常有自信的說:「在我們這裡,絕對不會培育出娘娘腔。」
2019/09/11 | TIME
一個領袖的誕生:缺席表揚大會的黑人女性民權鬥士
黛安・貝弗涉入這場運動很深,但事前卻未接獲通知,這顯示了她與最終活動之間,有著多大的隔閡。時至今日,五十年過去,她希望眾人能夠記住女性在該次運動所扮演的角色。
2019/09/04 | 精選書摘
《職人新經濟》:新經濟區隔化的產業、男子氣概與技藝
「享受工作、從中獲得意義」的想法,是後工業時代勞動的基礎。勞動變成通往快樂的途徑,不再是一種責任,也不單純僅是謀生方式。可以說,勞動應該要有樂趣,有意義。
我曾經參與「蕩婦羞辱」,也當過大家口中的蕩婦
這些都指出,能羞辱一個女性最好的方式就是暗示她性氾濫,因為一個女性的價值跟她的貞操緊緊綁在一起,一旦成為了「蕩婦」,你的價值便蕩然無存,在戀愛婚姻市場上貶值。
2019/08/21 | 精選書摘
《這是愛女,也是厭女》:台灣厭女政治的變形——去╱超女性化、少女化╱老女人化
這種過度關注女性的裝扮外貌的現象,將女性從政過程「瑣碎化」(trivialization),用各種八卦傳聞否定其價值,用傳統性的框架將女性物化,對女性政治人物其實已構成另類的象徵性性別歧視。
2019/08/14 | 平雨晨
國際慰安婦紀念日:在殖民與族群的交織脈絡中,看見台籍慰安婦的生命差異
我們進而可知,「慰安婦」受害者原住民女性的處境,於看似平面的「慰安婦」受害議題討論當中,切出更艱難的差異困境;而在這雙重殖民脈絡中,也再次映現殖民統治如何幽微地持續剝削、阻擾受害者女性往後的行動力。
2019/08/07 | 潘柏翰
男生穿裙怎麼了?翻轉校園決策機制,解放「男褲女裙」的刻板印象
男性著裙將可解放社會對於兩性服裝的刻板印象,讓裙裝不再是女性限定的穿著與代名詞,並且讓對女性持有偏見者,無法繼續以裙裝來嘲諷女性的能力。
我很愛女人/我就是女人,怎麼可能厭女呢?
「女生理科天生就是比較不好」、「女生就是比較情緒化」、「女兒是要捧在手心上疼愛的」這些都是與刻板印象連結的厭女說法。
我是女人怎麼可能厭女?因為「厭女」不僅僅是「厭惡」而已
「女生理科天生就是比較不好」、「女生就是比較情緒化」、「女兒是要捧在手心上疼愛的」這些都是與刻板印象連結的厭女說法。
由「約會學」衍生出的種種戀愛套路,對所有人都是種折磨
當我們努力偽裝成另一個樣子,那終究不是「生活」會有的姿態。展演不是自己的自己,難免吸引到不適合「真實的自己」的人。
2019/07/17 | TIME
美國FDA核准「女性威而鋼」,再次引起藥物與女性慾望的討論
對於FDA核准一種新型「女性威而鋼」的藥物,有醫師認為女性慾望不能用量測男性欲望的方法來衡量。威而鋼對男性的效果就是用藥者的勃起與否,但女性藥物的效果可能更加微妙,未必能臨床試驗中測得。
2019/07/17 | TIME
美國FDA核准「女性威而鋼」,再次引燃藥物與女性慾望的爭論
米爾海瑟醫師指出,女性的慾望不能用量測男性欲望的方法來衡量。威而鋼對男性的效果就是用藥者的勃起與否,但女性藥物的效果可能更加微妙,因此未必能臨床試驗中測得。
母女關係充滿愛恨情仇,源自於「性別相同」
母子、父女的關係就不像母女關係,充滿著愛恨情仇的情緒糾葛。正是因為母女同性別,兩個人之間不免會有比較、以及身份繼承的關係。在許多電影中,常常會用一個行為來描繪母女關係:母親為女兒梳頭。
2019/07/03 | 江河清
以「公主、金釵」等厭女用詞,側面打擊這場女性罷工
在罷工抗爭中,空服員最重要的身份就是勞工。然而,「公主」、「金釵」這些用詞就是以性別化的標籤,抹除空服員的勞工身份,進而忽略她們身為勞動者的抗議。
2019/06/26 | 潘柏翰
「為偏見服務」的生命倫理學期末考:男同志性行為恐影響社會治安?
在輔大生命倫理學與台大機械系考題中,出題者都錯誤地利用自身權力,塑造了一個對非異性戀者的敵意環境。程度有別的地方在於,前者更是從教學講義開始就已充滿偏見與錯誤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