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認同

性別認同(英語:Gender identity)是一個人對自己性別的個人感覺。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1/08/20 | 平雨晨

保障跨性別選手參賽就是「性別友善」,質疑其資格就是「性別歧視」嗎?

跨性別選手參賽是複雜議題,亦顯現跨性別選手僅因做自己,卻仍可能受生理結構牽制,或承受心理影響與社會眼光壓力,抑或專業與「生理優/弱勢」難以脫鉤討論等現象,皆再再呈現跨性別者的多重困境與不平等之處。

2021/07/30 | TNL 編輯

「這不該出現在現今的紐西蘭」,紐國政府推出禁止「性傾向扭轉治療」法案

紐西蘭今天宣布提出禁止「性傾向扭轉治療」的法案。根據聯合國性傾向和性別認同問題獨立專家的研究,性傾向扭轉治療違反《國際人權法》,美國心理學會也指出,目前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性傾向扭轉治療可以成功改變性別認同與性傾向。不過,全世界仍有許多國家尚未禁止性傾向扭轉治療。

2021/06/19 | VoiceTube看影片學英語

「同志驕傲月」相關英文:LGBTQIA各是什麼意思?

LGBTQIA代表著多個同志族群名稱的集合體,結合起來就出現了這個總稱,這裡替大家解讀每個字母的意義,以及五組同志議題中常見又實用的詞彙。

2021/03/31 | 傅紀鋼

【專訪】「第三性」康小姐:我想要被人喜歡,我有我的政治理念,所以推出「意識形態打火機」

「我後來都穿女裝,然後在台北動了聲帶手術,把名字改成女性化的名字。父母都沒講什麼。我隆乳時在家休養,他們也都不聞不問,當作沒這回事。對他們來說,整件事就像『看不見的大象』。大家都不戳破。過年時我問我媽說,我這樣真的要回外婆家嗎?......」

2021/03/30 | 潘柏翰

跨性別、生理性別、性別認同、LGBTQ+,一張圖瞭解它們的意思與差異

綜合既有的定義與看法,普遍的共識是將這詞視為一個雨傘術語(unbrella term),也就是總稱,涵蓋了從衣著到行為舉止上跨越性別界線的多個族群,也因此扮裝以及變性者也都是廣義的跨性別者。

2021/02/06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瑞典學校性平教育將強化認知「合意文化」,不把性騷擾「正常化」

原名「性與共處」的性教育課程將改名為「性別、合意與關係」。新的課程中除了加強學生對合意概念的認識之外,也將培養學生批判思考的能力,討論性在各種媒體與脈絡中的呈現方式,包括色情片。

2020/10/31 | 精選轉載

王小棣:(同婚合法後)能照顧自己的伴侶,真的是件好事情

在1990年第一個同志組織成立前,同志是禁忌的話題,大多數的他們不知從何求援,只能自我掙扎,淚水從沒少流過,但透過戲劇能夠明白彼此並不孤單,找到自我認同。

2020/10/24 | 讀者投書

後現代女性主義治療學派看《霸王別姬》:程蝶衣的性別認同障礙與受壓迫經驗從何而來?

電影中的戲班師傅向當時還小的小豆子說:「人得自個兒成全自個兒。」這究竟是成全虞姬還是成全自己?從這樣的理論觀點來看待角色程蝶衣所處情況,治療者不會將焦點放在個案應該如何活出自己,而是有哪些可能方式來活出自己。

2020/10/22 | 精選書摘

《生而為GAY,我很抱歉》:很好,你及格了,下個星期我也會指定你的

逃離不斷情緒勒索又施暴的媽媽、為了在東京生存開始賣屁股、好不容易考上大學找到工作卻因為同志身分被開除、遍體鱗傷地落腳在同志酒吧。每一個角色都是莫奇吉的人生。被「性」決定的人生。

2020/08/22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專訪又仁談《我娘》:父母就是喜歡用迂迴的方式告訴你,他們很愛你

又仁的人生中,那些「涂寶」和「媽咪」的回憶,在時間裡增色,當時理所當然的荒唐、忐忑、衝突,回頭看來是如此珍貴可愛,也讓又仁蛻變為今日模樣。

2020/06/28 | TNL 編輯

《法新社》專訪台灣首位「跨性別閣員」唐鳳:我不選邊站,我和所有人站在一起

唐鳳在她20歲出頭時,唐鳳就改掉了自己的中文和英文名字,並使用「她」作為代名詞。她也希望「跨性別」能出現在台灣的身分證性別欄上。

2020/05/28 | 讀者投書

為什麼「性別認同的代名詞」運動比妳/你想像的更重要?

我相信這場「性別認同的代名詞」運動,涵蓋的議題是更廣的,如同上面連帶的刻板印象、其餘性別層面的影響,會一起被討論,進而進步,所以才要從最基礎的文字開始做起。

2020/04/20 | 李秉芳

【性平大事記】從彭婉如、葉永鋕到同婚合法化,台灣性平教育30年艱辛路

因為婚姻平權的落實,很多人認為台灣是亞洲的「性別平等」燈塔。但事實上,在每個階段甚至到今天,校園針對性少數的性霸凌事件依然發生且震驚社會,許多性少數的青少年也還未能抬頭挺胸,以自己最真實的樣貌生活。

2019/11/30 | BabyHome

最美爸爸織田紀香:女兒沒有性別混淆,卻有更多共通話題

織田紀香說,他一向都是態度大方地面對,除非是攸關多方利益的商業考量,否則無論是性傾向、外表等,「你願意講,別人就沒有什麼好好奇的。」面對女兒的教養也是如此。

2019/06/19 | 精選轉載

小英與我根除父權的「婚禮」:愛不是恆久忍耐,不爽就要說

我知道小英愛的就是我這個人,不是因為我的性別,更不是因為我有胸部或陰道,只是我剛好是個生理女罷了。

2019/04/13 | TIME

跨性別者的社運之路:夢想擁有一個酷兒的未來,與性工作以外的職業選擇

對我來說最困難的是獲得社會的接納。人們因為我穿得像女人而叫我「娘炮」。很多跨性別者逼不得已只能成為性工作者,唯有如此他們才能養活自己,正式機構沒有我們工作的機會。

2019/03/17 | 精選書摘

騷夏〈內衣記〉:我努力打扮我的女體,裝飾胸前的兩球

對當時的我來說,性別認同最難的一個部分,並不是確認究竟自己的性向為何,而是某些暫時無法得知解答的問題:「如果我是同性戀,未來應該怎樣……」這些不可知,令我變成恐懼的人質。如果身體是禮物,我恐懼它是炸彈,恐懼到不敢解開外包裝,我把這個禮物放到很大才拆開,而對於自己身體審美、價值觀,及該給她的正義,也就很晚很晚才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