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兩性大師的文章,通常是「不民主親密關係」的毒雞湯
愛情雞湯卻重複了有毒的男子氣概,以及陽剛/陰柔的二分法。更甚者,它否定了讀者原本的模樣與社交模式,而以一種上對下,以有知識者對無知識者的權力關係將性別刻板印象帶給了讀者,成為一種行為的社會規範。
2019/03/20 | 平雨晨
從「受壓迫者教育學」看性別教育:如何促成彼此對話的自由空間
性別教育課程設置固然重要,但如何讓性別教育教學擁有對話性更是共同目標。教育的目的是讓人們在過程中自由對話,建立自己的權能(方永泉,2009),倘若教育缺少了自由對話的空間,不允許學生提問或質疑既,這樣的知識難以擁有促進社會的可能。
2019/01/15 | 讀者投書
我們不教男孩性教育卻說他性侵害,如何避免下一個鈕承澤?
鈕承澤說他已經被判了死刑,我不知道他偏差的性別互動的觀念能不能再改變,但我相信我們可以減少創造下一個鈕承澤,性(別)教育就是從孩子建構他的「原來」開始。
2018/02/17 | 平雨晨
翻轉性別意識形態:你能中性地描述卵子或月經嗎?
我們不會說精子是「集體剝落」的現象,但卻會將月經以脫落描述呈現。但如果要以中性詞彙來描寫月經,該怎麼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