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工作者

性工作者,有兩種意思:狹義的性工作者是指為他人提供性服務以獲得報酬的人,例如妓男與妓女;廣義的性工作者則包含在色情產業中表演性行為的人,例如男性色情演員與女性色情演員。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9/14 | TNL 編輯

中國男星李易峰多次嫖娼被拘留,分析:栽在大數據掃黃,和行動支付有關

前有李雲迪,後有李易峰,先後都因為嫖娼被抓。人們好奇究竟警方是如何發現的?報導引述北京一名律師分析,這和支付方式從現金變成行動支付相關。

2022/04/15 | 台灣勞動者協會

【2022五一勞動影展】《海與岸》:一個關於小姐和經紀的故事,下海與上岸,其實是同一件事情

我們衷心希望,無論是最狹義的性產業,或是廣義的(包含陪侍產業的)性產業從業者,都可以洗刷這些世俗所加諸的污名,以自己的名義為自己發聲,說出自己的故事,促進這個產業的資訊透明化,也讓社會大眾能夠摘下有色眼鏡正向地看待我們。

2021/10/10 | 讀者投書

為什麼不可以色色:從女性主義凝視污名化的性產業,「審議式民主」是解方

而當今採行罰嫖不罰娼的主要是北歐國家,其中以瑞典最具有標誌性,該政策的基本邏輯乃是認為任何形式的性交易皆是對女性的剝削,女性在此被視為被害者,因此性工作並不能夠被視為一個正常的工作,理所當然的不具有工作權。而政府透過立法禁止從需求面減少數量,進而減少整個性產業市場的大小。

2021/07/31 | 精選書摘

《手槍女王》:你要十八歲的那種手技一流、輕功強,她可能十三歲就要開始打

這本書寫的故事正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她自認為自己是手工業者,踏實認分地打著一隻一隻的雞雞,賺取她的「手工費」,有需求才有存在,她解決男人們的需求後,誠實地告訴你這是她的選擇,她有這樣一段的人生,她打著一隻一隻的手槍來養活自己。

2021/07/31 | 精選書摘

《手槍女王》:我不覺得有性癖的客人就是變態,但我還是覺得戀童很母湯

這是一本笑淚交織――手槍女王「涼圓」的自白書,為我們揭開平常那些道貌岸然男子,可說是猥褻與低俗的一面,如果你也想要一窺八大行業,這本絕對是首選,讓人瞠目結舌!

2021/06/30 | 讀者投書

社會安全網的破洞:八大行業為何難以獲得紓困補貼?

雖然有商業服務紓困金,但是由社會安全網以外的人所組成的特種/八大行業,在這波疫情補助下可能又成了「漏網之魚」。為什麼?

2021/05/21 | 平雨晨

「壞女人又是壞公民」的指責,加劇了茶室小姐等邊緣女性的噤聲與困境

處在邊緣位置的萬華茶館小姐們,她們或許因耗費大量時間、心力長期進行情/慾勞動,既難以拒絕親密互動,也很難從工作中隨時獲得疫情資訊;而即使有所擔憂,也可能因自身工作性質對追求健康有所質疑。

2021/05/19 | 金色烤布蕾

為底層女性發聲的女性主義者,譴責男性特權時,也要好好檢視自己的特權

當女性主義者企圖為底層女性發聲時,必須記得的是,如果我們沒有好好檢視自己的特權,相比起她身邊的底層男性,我們更可能才是那個完全陌生——從未提供情感及物質支持——不知道哪裡來的道德魔人。

2020/12/25 | 精選書摘

《我拿青春換明天》:賺快錢還窮到脫褲?八大世界的借貸邏輯

當小記者意外遇見手槍店女孩,開啟情慾的田野調查,小姐、幹部、酒吧媽媽桑與男師,被追捧的地下偶像及性愛工作坊講師一一登入,一場八大行業的奇幻之旅,就此上路。

2020/08/07 | 謝宇棻

以色列罰嫖新法:性工作是女權的抬頭,抑或對女性的壓迫?

主張廢娼者質疑,性工作者與所謂「客戶」之間,其實存在著與一般職業迥異的不對等關係,當一個人必須出賣自己的肉體以換取金錢等報酬時,不平等已經產生了。

2020/05/22 | 吳馨恩(壞情感)

只看到「靠北蘇睏」的性汙名,卻忽略了女人的性屈從,是相當可惜的事情

我同意李修慧「肯定性工作的美學勞動及情緒勞動」與「尊重性工作者」的主張,但更根本的問題是,我們也應該終結千百年來,所有女人的性屈從地位問題,讓「性」不再是男人用來宰制女人的手段。

2020/05/13 | 李修慧

國民黨「靠北蘇睏」完全不尊重女性,但民進黨的批評也涉及「蕩婦羞辱」

無論是國民黨的簡勤佑,還是民進黨婦女部,都並未真正從性工作者的角度出發,正視這張圖對「性工作者」的羞辱。

2020/04/30 | 彭振宣

【關鍵真彭派】所有非自願的性對女性都是傷害,「性產業除罪化」能成為某種培力管道嗎?

保護從事性產業的女性,最立即性的作法就是先讓他們合法化。台灣早就萬事俱備,卻欠缺有道德勇氣的地方首長補上臨門一腳,實在可惜。

2020/04/09 | 逸佚居

古代色情業者為什麼叫「龜公」、「鴇母」?

依著《本草綱目》的說法,鴇鳥其實與烏龜一樣,都是吃了「純雌無雄」的虧,不得不異種交配。只是烏龜比較倒了楣,被後人抓出了與蛇公有一腿的龜母之外,還有戴綠殼的龜公,妓院於是有烏龜一職。

2020/02/19 | 方格子vocus

戴口罩換不戴套?從社會偏見談八大圈的流行病

站在性工作者的角度,無套性交基本上沒有任何好處。換到客人這一方,已知風險從患病到帶前科身敗名裂,還是有人主張「戴保險套做不舒服」,規則擺在那邊,就是要越界。

2019/12/08 | 公務門小三

「與偶像零距離」的SWAG成人影音平台,正在將台灣的性產業「去中心化」

以「一對一私訊」為名的情色聊天平台SWAG雖然屬於合法邊緣,但部分成人偶像在自營之餘,甚至還有助理幫忙掌鏡、剪片或經營社群,撇開社會觀感不談,其實反而形成了新型態的產業,將性工作從少數控制者的手中解放,讓「被控者」化為「偶像」般的存在。

2019/09/04 | 精選書摘

《為什麼最便宜的機票不要買?》:妓女為何選擇「留在妓院被抽成」也不自立門戶?

當我得知絲妲交出一半收入給妓院,簡直是嚇呆了。為什麼?主要理由就是要降低性工作所涉及的風險......這些女人同時是獨立承包人,所以從事性工作的收入都要納稅,大概占剩餘收入的30%到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