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8/07 | 謝宇棻

以色列罰嫖新法:性工作是女權的抬頭,抑或對女性的壓迫?

主張廢娼者質疑,性工作者與所謂「客戶」之間,其實存在著與一般職業迥異的不對等關係,當一個人必須出賣自己的肉體以換取金錢等報酬時,不平等已經產生了。

2020/05/22 | 吳馨恩(壞情感)

只看到「靠北蘇睏」的性汙名,卻忽略了女人的性屈從,是相當可惜的事情

我同意李修慧「肯定性工作的美學勞動及情緒勞動」與「尊重性工作者」的主張,但更根本的問題是,我們也應該終結千百年來,所有女人的性屈從地位問題,讓「性」不再是男人用來宰制女人的手段。

2020/05/13 | 李修慧

國民黨「靠北蘇睏」完全不尊重女性,但民進黨的批評也涉及「蕩婦羞辱」

無論是國民黨的簡勤佑,還是民進黨婦女部,都並未真正從性工作者的角度出發,正視這張圖對「性工作者」的羞辱。

2020/04/30 | 彭振宣

【關鍵真彭派】所有非自願的性對女性都是傷害,「性產業除罪化」能成為某種培力管道嗎?

保護從事性產業的女性,最立即性的作法就是先讓他們合法化。台灣早就萬事俱備,卻欠缺有道德勇氣的地方首長補上臨門一腳,實在可惜。

2020/04/09 | 逸佚居

古代色情業者為什麼叫「龜公」、「鴇母」?

依著《本草綱目》的說法,鴇鳥其實與烏龜一樣,都是吃了「純雌無雄」的虧,不得不異種交配。只是烏龜比較倒了楣,被後人抓出了與蛇公有一腿的龜母之外,還有戴綠殼的龜公,妓院於是有烏龜一職。

2020/02/19 | 方格子vocus

戴口罩換不戴套?從社會偏見談八大圈的流行病

站在性工作者的角度,無套性交基本上沒有任何好處。換到客人這一方,已知風險從患病到帶前科身敗名裂,還是有人主張「戴保險套做不舒服」,規則擺在那邊,就是要越界。

2019/12/08 | 公務門小三

「與偶像零距離」的SWAG成人影音平台,正在將台灣的性產業「去中心化」

以「一對一私訊」為名的情色聊天平台SWAG雖然屬於合法邊緣,但部分成人偶像在自營之餘,甚至還有助理幫忙掌鏡、剪片或經營社群,撇開社會觀感不談,其實反而形成了新型態的產業,將性工作從少數控制者的手中解放,讓「被控者」化為「偶像」般的存在。

2019/09/04 | 精選書摘

《為什麼最便宜的機票不要買?》:妓女為何選擇「留在妓院被抽成」也不自立門戶?

當我得知絲妲交出一半收入給妓院,簡直是嚇呆了。為什麼?主要理由就是要降低性工作所涉及的風險......這些女人同時是獨立承包人,所以從事性工作的收入都要納稅,大概占剩餘收入的30%到40%。

2019/08/27 | 李修慧

一個時代的終結:宜蘭最後一家公娼館「松月屋」結束營業

宜蘭縣的「康樂巷」過去公娼館林立,被稱為「男人天堂」。但1990年代開始,台灣各地公娼館逐漸沒落。去年,宜蘭最後一家公娼館負責人過世,根據法規必須撤銷執業許可,宜蘭公娼走入歷史。

2019/07/19 | TIME

性工作者當年促成石牆暴動,如今同志運動份子對他們虧欠許多

事實上,爭取LGBTQ權益的鬥爭與性工作者權益的鬥爭是密不可分的。這兩項運動都堅定地認為警方沒有權力干涉法定成年人如何使用自己的身體;這兩項運動都要求國家不應該干涉被邊緣化族群的自由。

2019/03/11 | 李國樑

【封面故事】關於那群下南洋後終身為女奴,沒工錢也沒人身自由的「妹仔」

下南洋的中國婦女中,有一群身份跟奴隸一樣的妹仔、阿姑及琵琶仔,賺錢供養私會黨和龜婆。這於來自中國的封建觀念和她們低賤的社會地位,結果成為新加坡這樣,一個開放社會中的女奴。

2019/02/08 | 游家權

2018編輯推薦書單【紀實篇】:說故事,讓低端小人物重回公眾視野

本文將推薦五本易讀且精彩的紀實性書籍:《低端人口》、《絕望工廠 日本》、《82年生的金智英》、《性感槍手》、《全員在逃》,其中涵蓋了貧窮、移工、性別、性產業和種族等議題。

2018/11/14 | 全世界的記憶

《野放動物》的同志身體:Camille Vidal-Naquet導演訪談

身體的概念,是《野放動物》這部影片的核心。身體,包含了皮膚、手都是性工作者的賴以維生的工具。導演企圖讓他們的身體看起來自然且尋常(ordinary),因這些透過身體完成的辛苦工作,是生活中再尋常不過的事。

2018/11/08 | 關鍵評論網 ASEAN:Philippines

長灘島開放:部署400名警察加強治安,但扒竊事件依然頻傳

菲律賓著名觀光景點長灘島(Boracay)重新開放後,警方已部署多達400名警察遏阻不法分子犯罪,但扒竊事件依然頻傳。

2018/11/08 | 吳馨恩(壞情感)

危險蜘蛛網:從性販運中倖存的南非跨性別女人

我的許多朋友都在從娼中喪生,但我在很多方面都是倖存者。我在娼妓制度、愛滋病毒、被槍殺、癌症和中風中倖存下來。我希望成為那些曾經忍受-或者仍然正在忍受-那個連倖存的我也同樣無法忍受的環境-這群無聲受害者的希望。

2018/11/08 | 吳馨恩(壞情感)

危險蜘蛛網:從性販運倖存下來的南非跨性別女人

我的許多朋友都在從娼中喪生,但我在很多方面都是倖存者。我在娼妓制度、愛滋病毒、被槍殺、癌症和中風中倖存下來。我希望成為那些曾經忍受-或者仍然正在忍受-那個連倖存的我也同樣無法忍受的環境-這群無聲受害者的希望。

2018/11/05 | 《思想坦克》

面對性工作者議題,地方政府該做的不會只是「成立性專區」

地方政府該做的,應是建立完善的社會安全網及福利政策,提供從娼者足夠的健康保障服務,並有效地做好嫖客施暴、淫媒剝削及人口販運防治工作,還有可行且非強制性的「退場機制」,絕不是「成立性專區」就沒事了。

2018/05/30 | 吳馨恩(壞情感)

陳克華不只是厭女,更是針對「被娼妓化的女人」的仇恨言論

即使有著「終止性暴力」與「終止對女性施暴」的號召與社會風氣,對妓女的暴力依舊普遍被忽視與縱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