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教育孩子「什麼是肛交」不是為了鼓勵,是避免加害或受害而不自知
教育孩子什麼是肛交,不是要鼓勵孩子此時此刻馬上就去肛交,是遇到時知道那是什麼,避免加害或受害而不自知,如果青少年在合意性探索想嘗試肛交,也可以避免受傷或感染。
2018/11/10 | TNL特稿
《弟之夫》:貼近生活的同志教育讀本,寫給異性戀的自省之書
《弟之夫》是一本寫給異性戀者的書,你的立場是什麼,不是關鍵,重要的是有沒有直面自己的動機與勇氣。
朱家安:反同辯論會講成這樣,因為他們真的相信自己那套
護家盟反對同性婚姻,也反對讓國中小學童認識同志,因為護家盟認為生命的標準答案只有一個,就是一夫一妻的婚姻。護家盟的執著,讓他們沒辦法給出好說法辯護自己,也難以理解別人。
2018/11/10 | 馮一凡
面對反同陣營典型的「愛滋悲劇論」,我們能用什麼方式改寫?
這次愛家公投共有三個題目,目的在於限制同性婚姻為隔離式專法,並取消國中小階段的同志教育。這樣的公投一旦通過,就會跟前面提及的落實性平教育、使用愛滋防治工具以及建立同性婚姻制度背道而馳,如此也不用多說,不僅無法扭轉悲劇主人公的命運,反而將會有更多與影片相似的悲劇產生。
2018/11/08 | 潘寬
性別光譜混淆孩子的性別認同?揭穿反同公投的5點抹黑辯術
近日,中選會舉辦多場公投的意見說明會,無奈影片中特定宗教背景的組織代表持續攻擊並抹黑性平教育;本文邀請教育部課審委員一同撰文,協助闢謠並釐清性平教育問題。
2018/11/07 | 讀者投書
幫你節省納稅錢:10個支持同婚、性平教育公投的好處
這篇文章我想嘗試用不同於其它文章訴諸平等、自由的角度,向你提供10個投公投票支持同婚、性平教育所帶來的好處。
2018/11/06 | 周雅淳
身為性別教育工作者,我如何教孩子性教育、家內性侵和跨性別?
肯定每個孩子的性別教育,真的不是那些充滿傷害性文字的文宣那樣,請,我幾乎是要紅著眼眶說這句話,不要再用這些可怕的言詞傷害這些孩子了,看不見只是因為我們缺乏辨識出這些苦難的能力而已。
抹黑性平教育之前,先來看看課本到底寫了什麼
「認同性解放的老師會強調性活動的實作,讓腦部與意志力尚未發展成熟的學生對性上癮」?如果去翻國中小學的課本就會知道,國小課本的重點都在「性別平等」,只有六年級才談到一些第一性徵(性器官)的不同。
2018/10/26 | 精選書摘
當一個害怕感染HIV的異性戀妻子,來到同志諮詢門診
許許多多的同志,在成長過程裡,都曾以為自己是世界上唯一的差錯、不可說的隱疾。同學的羞辱讓自己噤聲,師長的否定讓自己絕望,反同團體大力運作的「學校教育不可以提到同志」,讓自己灰飛煙滅。
2018/10/25 | 江河清
「愛家公投」所定義的家,正好就是許多同志悲歌的起點
反同團體曾要求媒體稱他們為「愛家團體」,當他們宣傳反同公投時,也都稱他們的公投是「愛家公投」。這篇文章認為,把「反同」的公投主張說成「愛家」,不但不合實情,也是一種刻意誤導的語言。
面對即將到來的愛家公投,給(沒)出櫃的你一份教戰守則
這段日子裡,我們將常常聽到關於公投的各種討論,而社群裡有些朋友已經出櫃、有些則還沒有,但不論目前你的出櫃狀態是什麼,我們都有一些方式可以因應這些情境。
2018/10/17 | 李修慧
【圖輯】11張圖告訴你,看起來像天書的公投在「公啥毀」?
《公投法》去年修法後,降低了公投的年齡門檻,18~20歲的年輕人,就算不能投里長、鄉鎮市長等首長選舉,也可以參加公投。但至少要有494萬7802人出來投才有用!
2018/10/09 | 潘柏翰
如果挺同、反同公投同時通過誰算數?5個Q&A釐清你的疑惑
「公投結果會影響立法嗎?」、「若兩方的公投結果雙雙通過,交由誰來決定?」本文整理了目前對挺同、反同兩方公投常見的疑惑與好奇,為讀者解答依據現行法律或法理上的規定,未來的情形將可能如何發展。
2018/10/07 | 羊正鈺
「死人公投連署」正夯:不只國民黨提3案破萬,愛家3案也破千
幸福盟理事長曾獻瑩6日受訪表示,死亡連署書的比例相當低,僅萬分之9,比內政部公布的國人一年死亡率千分之7.3還要低,這樣的比例是合理的,也沒有造假的疑慮。
2018/09/13 | 精選轉載
童書,有責任與義務破除「無塵教養」這種平庸之惡
讓我感到悲哀的還有,事實上這些父母閱聽許多優秀同志創作者的作品時,可能還一無所知卻洋洋得意他們的潔癖為社會公衛貢獻良多。這種「自以為是、順其自然」的排他心態,就是讓《野獸國》的作者莫里斯.桑達克或《姆米谷》作者朵貝.楊笙,在他們第一生命「現實」與第二生命「創作」裡,都要持續壓抑、躲藏、隱藏自己的身份認同。
2018/09/04 | Abby Huang
37天內奇蹟式達標!「平權公投」百萬連署送中選會,年底大選搭公投至少9案
針對連署名冊出現疑似偽造情事,中選會昨(3)日開會決議,將由各戶政事務所組成「大量抄寫判定小組」,審查並刪除死亡連署、多張字跡類似等聯署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