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讓達爾文「一看到就很難受」,公然違抗天擇的華麗雄性動物
鳥類中,雌雄之間的體色及羽飾有極大分野。這雖然讓人能極易區分性別,卻讓達爾文很是困擾,他曾說:「只要一看到公孔雀尾巴上的羽毛,我就覺得難受。」
2020/04/03 | 精選書摘
《動物的武器》:沒有足夠雄性可交配,母水雉演化出銳利翼角來戰鬥
在水雉中,沒有足夠雄性可供交配,雌性便會為繁殖機會而戰鬥。在牠們的世界裡,是性擇驅動母水雉演化出銳利的黃色翼角,而不是來自於掠食者或獵物造成的選汰壓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