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犯罪

性犯罪是指未經雙方同意違反自由意願的性行為及有關的犯罪行為,通常性犯罪會伴隨暴力行為發生,常見的性犯罪有強迫性行為、性騷擾、猥褻及拐賣人口。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8/01 | 傅紀鋼

Netflix影集《德里罪案》:從警察視角切入德里公車輪姦案,廉價正義下撲朔迷離的犯罪成因

《德里罪案》導演避開了長篇大論的分析,將影集聚焦在警方從發現被害人到破案為止,短短6天的事件內外反應,讓觀影者直接感受印度警政系統的腐敗與僵化,以及犯罪者的生活背景。

2021/07/25 | 網氏/罔市女性電子報

立院三讀「性私密影像加害人加重刑期」,但無「法」要求加害人第一時間交出裸照

杜瑛秋表示,針對被害人性自主權、保護被害人隱私權,以及專業社工和社福資源協助,還有取回性私密影像等相關法律,在在都需要另立專法統整對受害人完備的保障與協助。

2021/02/13 | 精選書摘

《被埋沒的足跡:中國性別史研究入門》:婚姻與「貞節」的結構和變化

在本章中,著重從和婚姻相關的、以及在家庭中的女性角度,來探討貞節觀念的變遷。其中闡明了男性對於自己的妻妾是否忠誠,在道德上、在公共領域上,都完全不成為問題,相對來說,女性是否具有貞操卻可以成為婚姻的基礎,不論是在法律規定還是王朝旌表制度中都被相當的重視。

2021/02/04 | TNL 編輯

以人臉辨識系統偵測女性「苦惱」表情,「性侵大國」印度能藉此打擊性犯罪嗎?

為了打擊層出不窮的性犯罪,印度政府將在勒克瑙(Lucknow)200個易受騷擾的犯罪熱點,安裝人臉辨識系統。具人工智慧的鏡頭會辨識女性「苦惱」的表情變化,並通報至最近的警局。但反對者認為,此舉將侵害女性的隱私權,也忽視了性暴力問題的成因。

2021/01/02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朱家安:「譴責受害者」不僅無用,甚至鼓勵犯罪

當性犯罪發生,若社會花費越多注意力討論受害女性的衣著言行,女性在社會上表現自我的自由就越縮減,性犯罪受害人出面指認犯罪的動機就越低,而潛在的犯罪者,就更有理由「放手一搏」。

2021/01/01 | 精選書摘

《親密的性犯罪者》:會主動對小狗表露出關心的人,就是這類犯罪者的頭號對象

事實上,利用小狗進行性犯罪是一種典型手法。這是許多誘拐犯引誘孩子時所使用的方法,至今依然行得通,在當今這個有許多人養寵物的社會裡更是如此。

2020/11/12 | 法操FOLLAW

「性侵犯強制治療」釋憲言詞辯論:以治療之名,行監禁之實?

我國《刑法》及《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皆有針對性犯罪加害人得施以強制治療的規定,雖說強制治療是為維護社會秩序並對加害人給予醫療照護,屬於保安處分的一種,但是在實務上有不少問題產生。

2020/11/03 | OCF Lab

【數位公民週報】當科技遇上性犯罪:助長「騷擾遊戲化」的Deepfake技術

隨著深偽技術漸趨成熟,加害者在社群中提供各種變造裸照的服務,照片越受歡迎、則猶如獲得遊戲成就,更受激勵。其中受害者多為女性,更不乏幼齡女童。

2020/10/27 | 金色烤布蕾

性暴力確實跟「動物性」有關,但更不能忽略犯罪背後的社會結構因素

在這一次「動物性與性暴力」的網路討論中,有一些論點實在讓筆者難以苟同。除了否認人類擁有「動物性」以外,還有一些進步論者美化或神格化「動物性」,這些論點讓筆者感到有些疲倦。

2020/10/27 | 林艾德

她被性侵的原因,是因為社會產生了一個性侵她的人

不可諱言,人都有著「動物性」,但文明發展的方向是順應著理性而非動物性,研究受害者樣貌進而降低犯罪者出現的機率,這是理性,但檢討受害人只是我們的動物性本能。

2020/10/25 | 精選轉載

【關鍵時事】譴責受害者的言論層出不窮,表明現行性平教育的不足

粉專「註冊組長」藉著一位被下藥性侵後向他求助的女學生故事,說兇手選擇性侵這位女性而非同桌另一位同學,是因為她穿的比較少,也說男性會性犯罪是因為「動物性」。這些事件顯示性平教育的不足。

2020/05/12 | 李秉芳

杜絕台灣「N號房」,立委要立專法「限時下架」性私密影像

目前台灣針對「未經同意、拍攝和傳播性私密影像」的主要規定都在《刑法》中,不過立委們認為,罰則不夠重外對被害者的保護也不足,光是影像沒有及時下架就會繼續造成傷害。

2020/04/13 | TNL 編輯

震驚全球的韓國「N號房」事件,主嫌遭檢方以14項罪名起訴

N號房事件不只主嫌引起群眾憤怒,觀看性剝削影片的會員也遭譴責,青瓦台超過300萬人連署希望公布會員的資料。如果此案適用「犯罪團體組織罪」,付費觀看不法色情影片的會員都可能被視為犯罪團體的一員,處以較重刑罰。

2020/04/03 | TJ

【關鍵眼中盯】Telegram群組之外,還有很多「看似自願」的N號房正在發生

從受害者被強迫的「n號房」到自行上傳情色影片販售的平台,許多人會以「是否為主動」判斷這些事件中的女性是否受到剝削、是否應受苛責,但你可曾想過,相關的行為其實都不脫離男高女低的階級架構,目的也都是滿足男性?

2020/03/29 | 讀者投書

「N號房」事件後:除了將罪犯抓起來,該怎麼防治兒童性虐待?

一份文獻顯示,人們「願意」採取行動來防治兒童被虐待,然而,此意願並不保證人們目睹兒童被虐待時真的會立馬採取行動。美國的一份調查顯示,92%的成年人說如果他們目睹孩童們受到虐待,會立即採取行動,但實際上,真正採取行動的只有其中的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