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1/12/01 | 李秉芳

高嘉瑜記者會談家暴事件:自己識人不明很蠢,希望我是最後一個受害者

檢察官了解案情後,認定林男還涉嫌私行拘禁、強制罪,犯罪嫌疑重大,加上住在飯店,有「居無定所」有逃亡及串滅證之虞,已被拘提到案。

2021/11/18 | 李秉芳

Deepfake換臉犯罪修正草案出爐,婦團質疑:虛擬合成影片最重可判7年,為何散布真實影像只處2年以下?

Deepfake技術其實是有合法用途的,例如電影玩命關頭7,因保羅沃克突然去世,劇組後來找家人完成戲分,透過合成技術完成電影。必須足以損害公眾或他人才會構成犯罪而面臨刑責。

2021/10/25 | TJ

【關鍵眼中盯】目前針對「Deepfake換臉事件」的修法方向,恐怕仍解決不了「國安問題」

「Deepfake專法」比一般人想像得茲事體大與難解複雜,因為針對性犯罪的法律管不到國安問題,要解決國安問題的法律,可能會變成大家什麼事情都不能做,台灣的立委諸公若想純粹靠自己的想像力訂出一本專法,後面可能會產生更大更多的爭議。

2021/09/17 | 平雨晨

重新思考N號房:如果女性自願參與、男性付費自由觀看,就是「你情我願、皆大歡喜」嗎?

簡而言之,在看似數位色情為自由的前提下,女性其實仍面臨至少三項束縛:(一)性私密影像成為籌碼(二)自由退出困難度高(三)參與色情的動機或過程被重新詮釋或簡化。

2020/06/23 | 李修慧

重點不是罰多重而是下架私密照,「侵犯性隱私專法」如何保障受害者最在乎的事

面對性私密影像外流,多數受害者最在乎的不是加害者被罰多重,而是已經在對方手中的性私密資料,必須拿回來;已經上傳到公開平台的必須下架。但目前,台灣沒有任何一條法律,能「無害的」完成被害者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