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26 | 潘寬
為同志平權而走:從美國「石牆騷動」,到台灣「女權火照夜路」
同志遊行對大部分異性戀者可能覺得事不關己,然而這卻不僅只是同志的事。本文除了要邀請讀者們一同上街為平權而走,也要由遊行的歷史和意義出發,說明為何「不論是不是同志,也都應該參與同志遊行。」
講清楚一個議題要花三小時,但打造錯誤印象只需五分鐘
不管是什麼議題,性平也好,能源議題,環保議題也好,如果我們希望大家能夠理性討論,有一個很大的前提,就是資訊要盡量充分流通,這樣才有討論的基礎,如果對於基本概念的定義都各自解讀,各自用各自的想像去定義,那是討論不下去的。
2018/02/18 | queerology
2017 性別新聞回顧(下):當我們拒絕檢討性道德標準,性獵奇就愈具正當性
和許多國家相比,台灣的女性的處境確實不差,而性別平等似乎也已成為一個政治正確不容反對的話題。然而,這就代表性別已經平等了嗎?
2018/02/03 | Abby Huang
不只是情色,美國女藝術家用陰道「拍下」性與脆弱
行為藝術家總是用藝術挑戰觀者與藝術家的界線,而來自美國紐約的一名女性藝術家,用藏在陰道裡的相機,呈現性行為中的女性視角。
2018/01/13 | 男性解放
訴諸性道德以打壓同志,說穿了就是反對「性解放」
「同志遊行參與者能否裸露?」已是近年同志遊行每走必吵的經典話題了。如果非得順服主流意見地做個聽話的乖寶寶,才能夠獲得主流的認可,那麼這種認可,說到底會不會只是讓我們也能擠上那張特權的椅子,卻放任不公平的大風吹遊戲繼續進行的施恩綏撫?
2017/11/22 | 讀者投書
當反同媽媽們高喊「反對性解放教育」時,她們也正在實踐性解放
當這些反同團體的媽媽們在各種場合高喊:「反對性解放教育!」之時,她們也正在實踐著性解放,因為就古代而言,女性是無權參與公共事務的。
2017/11/11 | 破土 New Bloom
極左翼還是新保守主義?苦勞網的悖論政治
無論苦勞網如何主張他們的報導是並呈雙方說法,他們過去以基進姿態宣稱新聞本身必定有政治價值並無中立的事實卻吐露了真情──他們從一開始對於自己要成為什麼樣的「平台」就有強烈的選擇性,迴避刊登左翼立場的台獨觀點,並略過與其世界觀不合的議題。而在統左觀點的同道成為眾矢之的時,苦勞網也同樣保持沉默。
2017/10/30 | FashionSex
同志遊行的「奇裝異服」,正是「不因性別特質而受到差別對待」的具體呈現
不是只有乖乖牌才能被你所想像的「大家」看到,不是只有陽光向上、認真求學工作、穿著體面不脫序的人站出來遊行才有正當性。否則你只是在把傳統的「乖寶寶」位置往外畫一點,變成「(同志)乖寶寶」。
2017/10/12 | 王陽翎
為了保護日本女人,日政府曾召愛國「潘潘女」慰藉大兵
經歷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戰敗國男人懷憂喪志,女人則從紊亂的性解放之中,面臨不同的命運,怎樣的命運自然講究生於那個國家。過往筆者看到的回顧,不少聚焦在各國戰後安排、解放集中營及經濟復甦,較少觸及男女關係,是故認為伊恩.布魯瑪(Ian Buruma)對各地性解放現象的探討,有其重要歷史視野。
2017/07/19 | 拉裘立蓓爾
【插畫】譴責受害者文化,到底誰比較丟臉
情侶或伴侶感情好的時候,將彼此視為最親密的另一半,做什麼都好。但是一旦面臨分手或離婚,不只是關係破裂,過去那些屬於彼此的最私密部分都可能成為最不堪入目的報復。
2017/06/02 | 破土 New Bloom
文明民法的蒙昧:釋字748號是婚姻平權的里程碑,卻也是性自由的一大退步
婚姻平權的一大進步,卻是性自由的一大退步,更是民法啟蒙精神與世俗價值的一大挫敗。
2017/04/19 | 李修慧
台大創業挑戰賽十強出爐,專為女性設計的「情趣珠寶」也入圍
目前「微思維斯」團隊有三位女性,其他都是男性,包含多位工程師。參與模型修正的男同學表示一點也都不覺得尷尬,情慾是一個很正常、健康的事情,不需要帶有色眼鏡去看待。
2017/03/09 | queerology
2016年性/別,新聞「關鍵字」回顧(下)
當我們探索、了解自己的喜好、厭惡、界線,我們也更能夠理解這個世界帶給我們的各種挑戰,並且更有能力在面對困難與傷害時,找到自己的力量給予回應。道阻且長,希望新的一年我們可以繼續一起努力。
「性解放」就是多P外遇很可怕?其實你想的是「性開放」
「性解放」所指涉的範圍其實很廣。但我當時聽到會感到害怕不安的原因,是因為我把「性解放」這個詞認為它只有指「性開放」。但這樣的認知本身其實並不正確。
2016/12/04 | 精選轉載
為什麼校園需要性解放教育?它在拉一把的,可能就是你的孩子
同志教育和性解放教育不會讓人不知道怎麼教小孩,因為他會教你如何教小孩,其實就是四個字而已:尊重選擇。這麼簡單的四個字,卻很難做到。
2016/09/30 | 半本 Semi-
看香港討論性別議題的空間——從中大性別文化節說起
在香港討論「性」的空間就跟樓面面積一樣,細小而狹窄,每當討論到「性」的時候,人們往往牽扯到性行為的畫面之上,甚至恐怕造成性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