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1/10 | 洪曉嫻
情人一定要是性伴侶嗎?
我想我們要把性和愛情分開來看,又或者是這樣說,我們日常有著不同伴兒,如果我深愛的人的性需要和我有落差,我們能不能接受他/她們可以有其他的性事伴兒?
2018/01/10 | 洪曉嫻
情人一定要是性伴侶嗎?
我想我們要把性和愛情分開來看,又或者是這樣說,我們日常有著不同伴兒,如果我深愛的人的性需要和我有落差,我們能不能接受他/她們可以有其他的性事伴兒?
2017/02/13 | 空心二胡
月亮杯不是問題,問題是女性無法決定如何使用自己的身體
如果連一個女人使用侵入性的用具,都還要時時刻刻擔心自己的行為會不會引起某些人的不悅,或者是造成自己名聲的損害,你覺得女人在這裡究竟是被視為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