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騷擾


  • 確認
  • .
2017/07/23 | 精選書摘
女人,你被侵犯跟你穿什麼無關,但是跟你在關係裡的排序完全有關
要根治性侵和家暴,不是要把女人包得緊緊或關得死死的,不要忘了中東國家女人都包緊緊的,但那卻是性侵和家暴發生頻率最高的區域。要根治性侵和家暴,始於每當女人有情緒、要發聲時,她的情緒不容許被任何人打壓。要根治性侵和家暴,始於每個女人能夠分辨誰是狼、誰是人。要根治性侵和家暴,始於每個女人懂得如何調整自己在關係中的排序。
2017/06/27 | KaChun
中國深圳「女士優先車廂」啟用首日,男性乘客比較多
為培養社會尊重女性的風氣,中國深圳地鐵27日在4條路線正式啟用「女士優先車廂」,成為中國地鐵首創。但媒體觀察,首日女士優先的車廂內,男乘客反而比較多。
2017/06/26 | 精選書摘
《不良女性主義的告白》:夠了!強暴一點都不好笑
我們知道性暴力已經深入我們文化的骨髓,情況非常駭人,不管你是否察覺。而且強暴幽默不只是「開玩笑」或「單口相聲」那麼簡單。拿性暴力開玩笑代表著放縱——對不會做出這種行為的人可能沒差,但一些脆弱、管不了自己的人卻可能受到鼓勵。
2017/06/13 | 法操FOLLAW
尚未滅絕的恐龍:我國不適任的法官是否受到應有的懲處?
「不要收賄」是法官份內之事,社會大眾對於法官應有更高期待,以下幾則法官被懲處的案例中,各位也可以瞭解看看,這些不適任的法官,造成了民眾對司法更不信任。
2017/06/06 | 精選轉載
【圖輯】學校不教誰來教:為何孩子們需要性教育?
年幼的孩子最容易成為被傷害的對象。當社會避而不談「性」,家長也過於保守,孩子就會在這方面永遠處於一知半解的狀態。我不希望有孩子人生第一次的性觀念,就是悲劇所帶來的傷痛。我想保護我們的下一代,因此我支持性教育。
2017/06/06 | 周雅淳
「妳為什麼不反抗?」無論是否熟人所為,都會責怪受害者的性騷擾事件
筆者八歲時遭逢的性騷擾,媽媽罵我的話被印證了「就是因為我穿得太暴露,才會發生這種事(性騷擾)。」至於大人口中「一定會保護你」的承諾,常常是有但書的。
2017/05/31 | 李修慧
杜絕國外「買春旅遊」,澳洲擬制定新法不准兒童性侵犯出國
去年澳洲有近800名有兒童性侵案底的澳洲人到海外旅行,其中約半數前往東南亞。澳洲的戀童癖者一向有花少少錢去鄰近東南亞和太平洋島國渡假,侵犯在地兒童的惡名。
2017/05/21 | 李慧明
美國體操國手的初戀樂園
當大家以為未成年女孩被長輩性侵是因為亞洲人對性觀念保守,所以出了事都不敢去通報的問題,那我講的故事,反而是發生在美國隊的故事。
2017/05/19 | TIME
我是一名男性,我曾經被女主管性騷擾
騷擾一點都不令人舒服、愉悅,而是會讓人非常不安、甚至感到害怕恐懼。我們需要工作,也渴望職涯可以順遂發展,而當你的身體和性慾被視為一種商品時,你馬上就會感到不舒服。
2017/05/12 | 林立青
當移工女孩碰到職場性騷擾,但我們的法律似乎只為台灣人服務
法律對於人的定義不同,給予的待遇也不同,依據國籍和身分、職業、出身各有不同。對於掌握司法理解者,任何相關從業人員均給予機會並且寬容及救濟。對於遲疑不定,不知如何應對者,我們的司法為了結案,為了銷案,績效永遠朝著最底層無助者做出取捨,或者自然淘汰。
2017/05/09 | 精選轉載
為什麼我覺得《性別平等教育法》是一部救人的法律
生命或多或少都會遇到磨難,但我們總期待這些磨難不要再出現下一個人。我不是第一個校園性平案件被害人,也不可能是最後一個,但真心希望校園的性平教育能被重視,能減輕更多人的傷痛。性別平等教育法重不重要,她/他非常重要。
2017/04/20 | Abby Huang
福斯王牌主播涉性騷擾被開除 川普:他沒做錯什麼
美國資深新聞主播歐萊利因性騷擾醜聞遭到開除,BBC指出,如果不是之前福斯CEO艾爾斯因輿論請辭的先例,很難動搖像是歐萊利這樣有影響力的人。
2017/04/12 | TNL香港編輯
地鐵座位上有陽具?一場墨西哥「反對性暴力」的社會實驗
附有有胸部和陽具的座椅出現在墨西哥的火車裡,原來是墨西哥市為了提高公眾對公共交通性騷擾的關注。
2017/02/15 | queerology
2016年性/別,新聞「關鍵字」回顧(上)
由於2016年實在太多性別相關議題,族繁不及備載,因此本文難以窮盡,所列出的內容,可能是在社會上激起比較多迴響的議題,也有可能是我個人覺得比較有意思的。排列順序與重要性無關,而若有遺漏,也歡迎各位於留言中補充。
2017/01/04 | Yang
印度跨年晚會爆發大規模性騷擾,官員竟批女性穿太西化
人們批評政界人士和警察沒有認真對待這個問題,並把暴力問題歸咎於受害者。
「中性稱呼」未必是對跨性別者的尊重
「性別認同」經常被誤認為與「性傾向」一樣屬於隱私,因而不敢過問,或覺得這太過「政治正確」嫌麻煩,但若只是簡單一問就能避免傷害他人,為何不這麼做呢?
2016/12/15 | 法操FOLLAW
「摸臉」性騷擾無罪爭議:是法官輕判還是真有道理?
2015年10月底,宜蘭羅東發生了「摸臉」性騷擾案件,最終法官卻以臉頰不算隱私處,判摸人的一方無罪。法官真的認為被人摸臉不算性騷擾嗎?如果被人摸了臉,感到不舒服,法律能在什麼地方幫上忙呢?而在目前的法律規範下,「摸臉」又算是哪種性騷擾呢?
擁有「準司法」權力的性平會調查小組,如同在保健室開刀動手術
當性別平等教育被窄化成性騷擾與性侵害的防治,讓學校逾越了教育本份,耗費大多精力在個案調查,在校園氛圍中已經引發了某種程度的性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