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2/08 | 精選書摘
《82年生的金智英》:女孩子太聰明,公司也會覺得有壓力
學姊明明成績優秀,也具有書處理等求職必備的執照,就讀的科系更是受業界青睞的管理學系,她卻認為自己可能連個不確定發不發得出薪水的小公司都進不去。「妳看那些回來做求職說明會的前輩幾乎都是學長,有看到幾個學姊?」
是誰放走了大野狼:性騷擾為何常能逃脫、不被處分?
當性騷擾事件中加害人與被害人權力不對等,像是公司中的主管騷擾員工,受害人可能會懼怕加害人的權威或地位,選擇讓步。即使受害人舉報,管理階層為了顧及組織的聲譽,有時候會採取淡化、忽視的手段。
2019/01/23 | 精選轉載
「男人最好的模樣」公關災難:吉列刮鬍刀新廣告為何滿滿負評?
吉列刮鬍刀新廣告,收到慘烈負評。支持者批評其背離品牌精神,認為是對男性的歧視。對於涉及的議題,其結論又過於簡單粗暴,是場公關災難。
錄下校長性騷擾言語的印尼女教師,為何被判6個月徒刑?
校長常常在她面前炫耀他與學校內另一名教師的性關係,她還說校長曾在數個不同場合中,邀請她到旅館「幽會」。因為害怕失去工作,所以她並未通報校長對她的騷擾行為。
2019/01/15 | 讀者投書
我們不教男孩性教育卻說他性侵害,如何避免下一個鈕承澤?
鈕承澤說他已經被判了死刑,我不知道他偏差的性別互動的觀念能不能再改變,但我相信我們可以減少創造下一個鈕承澤,性(別)教育就是從孩子建構他的「原來」開始。
2018/12/29 | Madeleine
對方問我要不要上去「休息」:如何在職場潛規則中保護好自己?
亞洲職場重視「關係」文化,然而要如何才能拿捏好分寸?我認為性騷擾是無法避免的,但它就像癌症一樣,預防比治療更重要。有幾種方法,不論女性或男性都可以保護自己,巧妙地避開職場性騷擾。
涉嫌性侵的導演說「我可能是個笨男人吧」,多麽瓊瑤式的卸責方式
性騷擾、性侵害並不只是性慾的問題,更是施展權力的方式之一。而決定「該不該繼續下去」的原則一直都很簡單,only yes means yes。
2018/11/23 | 精選書摘
《被隱匿的校園性犯罪》:我不是因為對方十歲而喜歡上她,而是喜歡的人剛好十歲
就算教師本人沒有徇私的念頭,同一所學校中負責考核者與接受考核的對象發展成戀愛關係,絕對不是好事。因為雙方「權力不對等」。犯下錯誤的教師當然明白這些道理。既然如此,又為何會誤入歧途呢?勉強抵抗住誘惑和踏出禁忌的一步的教師之間,究竟有何差別呢?
2018/11/23 | 精選書摘
《被隱匿的校園性犯罪》:教師猥褻學生特別容易出現「檢討被害人」的二次傷害
但現實情況是,學生遭到教師體罰或猥褻的事件層出不窮。「要抗議也需要先知道什麼是性騷擾。如果不培養面臨性騷擾時拒絕的勇氣,永遠無法杜絕事件。問題已經不是出在性騷擾本身,而是校方的態度。」
2018/11/23 | TIME
美國Z世代心理健康最糟,槍枝暴力是嚴重壓力源
對於學生來說,槍支暴力似乎是一項嚴重的壓力來源,有75%的Z世代表示大規模槍擊造成他們極大的壓力。整體有72%學生認同此說法,而21%Z世代的學生表示校園槍擊事件一直、或是常常讓他們感到壓力大,他們的家長也表示贊同:74%受訪者的家長認為校園槍擊事件是主要的壓力源。
2018/11/19 | FORTUNE
Uber想成為追蹤和了解性騷擾、性侵害案件的領頭羊
在Uber之前,世界上並沒有類似的分類法。該組織表示,因為沒有專門、共同的術語來形容性侵害和性騷擾,這兩種罪行常常被誤解,新聞也很少報導,也因此國家性暴力資源中心表示Uber提出的分類法,是非常重要的突破。
2018/10/13 | TIME
為什麼福特記不起「當晚怎麼回家的」,卻肯定卡瓦諾就是侵犯她的人?
派屈克・雷希參議員又問她當晚記得最清楚的事情是什麼,福特說,「海馬迴無法消除笑聲的記憶,我記得他們喧鬧的笑聲,還有他們是如何把快樂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
2018/10/09 | Abby Huang
新聞業被男性把持,寶萊塢女演員、女記者用「Twitter」開啟印度版「#metoo」
在全球反性騷擾運動「#metoo」之後,印度女性現在正透過手機和筆電,用她們自己的話,說出真相。
2018/09/28 | Abby Huang
一場影響美國未來30年的聽證會:他們「36年前的高中派對」受到審判
聯邦最高法院的判決為多數決,對美國憲政與社會走向影響宏遠,這場聽證會將決定卡瓦諾的任命案,對美國未來30年的政策有重要影響。
2018/09/11 | 李修慧
被爆性侵、性騷擾女性超過10年,曾開發《六人行》的CBS執行長被火速解僱
事發時,被害人極力反抗,事後,她接到孟維斯的電話,他在電話那頭明確的威脅:「我警告你,我會摧毀你的職業生涯,你永遠無法爭取到寫作的工作,沒人會雇用你。你聽清楚沒。」
是「優待」還是「厭女」?職場性別現況調查大公開
「性別已經很平等了嗎?」、「女力已經在市場中崛起了嗎?」在我們的調查中發現,職場中其實還是有著滿滿的性別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