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10/13 | 圖話國際
【影片】安潔莉娜裘莉、葛妮絲派特羅出面指控:好萊塢金牌製作人長期性騷擾女演員
好萊塢金牌製作人哈維溫斯坦被控長期性騷擾女星,過去三十年有多人受害,包括安潔莉娜裘莉、葛妮絲派特羅等都出面控訴。但受害者如此眾多,為何隔了這麼久才爆出?醜聞曝光後各界反應如何?
2018/09/11 | 李修慧
被爆性侵、性騷擾女性超過10年,曾開發《六人行》的CBS執行長被火速解僱
事發時,被害人極力反抗,事後,她接到孟維斯的電話,他在電話那頭明確的威脅:「我警告你,我會摧毀你的職業生涯,你永遠無法爭取到寫作的工作,沒人會雇用你。你聽清楚沒。」
2018/03/04 | Abby Huang
奧斯卡頒獎前夕,溫斯坦律師:女性為事業上床「不算強暴」
哈維溫斯坦的律師認為,他客戶的行為反映了整個產業的文化—女性為了發展演藝事業,決定要跟製片人發生性行為,而這「不算是強暴」。而這一股從好萊塢醞釀而出的「#MeToo」運動,正延燒到亞洲各國。
2017/11/05 | Lo
受害者愈爆愈多,Netflix不再與凱文史貝西合作
凱文史貝西選擇在這個時候公佈自己的同志身分,錯誤地暗示了性騷擾就是同志會做的行為。而愈來愈多的受害者出面說明,也讓Netflix快刀斬亂麻地宣布不再合作,只是這也讓正在拍攝第六季紙牌屋的幕後工作者,生計蒙上陰影。
性侵迷思下的審判文化:你是「理想的性侵被害人」嗎?
在「檢視」被害人被害後的反應時,檢視者經常受到父權文化的影響,而對於「理想的被害人」有著諸多想像,而期待所有的被害者必須符合特定的樣貌。這樣的迷思一旦進入性犯罪的審判中,就會出現了許多審判上的「性侵害迷思」。
2018/04/20 | 李修慧
為了「提振學生精神」?台中補習班老師被控「性騷擾」不只開黃腔
也曾有學生和輔導老師穿著短裙洋裝,在課堂上跳舞,只為了幫陳姓老師慶生,而陳姓老師則表示,這些只是「團康活動」,也是補習班「互動化的教學特色」。
「保護兒少」反對多元性別教育,只會讓更多孩子步上我的後塵
如果校園對多元性別孩子多一點善意、多一點理解、多一點幫助、多一點保護,也許再也不會有孩子步上我的後塵,拜託支持多元性別教育,保護多元性別的孩子免於性暴力好嗎?
2018/03/06 | Abby Huang
「他道了歉,當晚他又再犯」文在寅「接班人」4次性侵女秘書下台
「#MeToo」運動在南韓的發展緩慢,但卻越來越烈。南韓總理文在寅在今年2月公開表態,支持南韓反性騷的運動,沒想到他將調查的第一個政治對象,卻是同黨的政治新秀。
2018/02/18 | FashionSex
公共場合的性與裸體,是「公然猥褻」還是「公共性實踐」?
當一個社會不再「把性視為不好」的同時,才能夠真正持平的去看不同的性、性別、性傾向、性慾展現,而大人就不會對兒少「碰到哪種性」斤斤計較、小題大作。
2017/12/07 | TIME
別再譴責受害者!美國應採取這四招來終結性暴力
目前是預防性暴力的關鍵時刻,時代很明顯地正在改變,愈來愈多勇敢的倖存者有勇氣挺身而出,講出他們的故事,而雇主們也不太願意再原諒這些不可原諒的行為。這是進步,但我們的工作還沒結束。
2017/12/21 | 男性解放
男男性騷擾最常見?這已經不是標題殺人了,連內文都令人吐血
風向新聞在一則報導機構性侵的新聞中提及「最常見的性騷擾發生在男性對男性之間」,讓我們非常好奇。於是我們找了一下研究全文,讀完後對照新聞內容差點吐血。
2017/05/19 | TIME
我是一名男性,我曾經被女主管性騷擾
騷擾一點都不令人舒服、愉悅,而是會讓人非常不安、甚至感到害怕恐懼。我們需要工作,也渴望職涯可以順遂發展,而當你的身體和性慾被視為一種商品時,你馬上就會感到不舒服。
2018/03/12 | 羊正鈺
前法官騒擾女助理僅「輕判」一年俸祿,受命法官:只是「未成功的婚外情」
謝靜慧向司法院請辭職務法庭法官,她說:「不是憤怒請辭,是覺得自己能力不夠,無法說服其他法官,就讓賢吧!」
2018/02/23 | queerology
但願我們不要再妥協於「只要不是強暴就好」
以下我想討論三個面對性騷擾最常見的反制言論:「你自己不離開的」、「不要把女生變成玻璃心、不要把女生幼稚化」、還有「你這樣才不叫被強暴」。
2016/12/15 | 法操FOLLAW
「摸臉」性騷擾無罪爭議:是法官輕判還是真有道理?
2015年10月底,宜蘭羅東發生了「摸臉」性騷擾案件,最終法官卻以臉頰不算隱私處,判摸人的一方無罪。法官真的認為被人摸臉不算性騷擾嗎?如果被人摸了臉,感到不舒服,法律能在什麼地方幫上忙呢?而在目前的法律規範下,「摸臉」又算是哪種性騷擾呢?
2017/08/08 | 精選書摘
從川普經典語錄學美國文化:川普不想讓你知道的「October Surprise」
而「You're disgusting!」很簡單的一句話,它的輕重可能要看你在跟誰說話,川普這一次的「You're disgusting!」是對一個新手媽咪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