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1/15 | 讀者投書
我們不教男孩性教育卻說他性侵害,如何避免下一個鈕承澤?
鈕承澤說他已經被判了死刑,我不知道他偏差的性別互動的觀念能不能再改變,但我相信我們可以減少創造下一個鈕承澤,性(別)教育就是從孩子建構他的「原來」開始。
2019/02/08 | 精選書摘
《82年生的金智英》:女孩子太聰明,公司也會覺得有壓力
學姊明明成績優秀,也具有書處理等求職必備的執照,就讀的科系更是受業界青睞的管理學系,她卻認為自己可能連個不確定發不發得出薪水的小公司都進不去。「妳看那些回來做求職說明會的前輩幾乎都是學長,有看到幾個學姊?」
2019/01/23 | 精選轉載
「男人最好的模樣」公關災難:吉列刮鬍刀新廣告為何滿滿負評?
吉列刮鬍刀新廣告,收到慘烈負評。支持者批評其背離品牌精神,認為是對男性的歧視。對於涉及的議題,其結論又過於簡單粗暴,是場公關災難。
錄下校長性騷擾言語的印尼女教師,為何被判6個月徒刑?
校長常常在她面前炫耀他與學校內另一名教師的性關係,她還說校長曾在數個不同場合中,邀請她到旅館「幽會」。因為害怕失去工作,所以她並未通報校長對她的騷擾行為。
是誰放走了大野狼:性騷擾為何常能逃脫、不被處分?
當性騷擾事件中加害人與被害人權力不對等,像是公司中的主管騷擾員工,受害人可能會懼怕加害人的權威或地位,選擇讓步。即使受害人舉報,管理階層為了顧及組織的聲譽,有時候會採取淡化、忽視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