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1/15 | 讀者投書
我們不教男孩性教育卻說他性侵害,如何避免下一個鈕承澤?
鈕承澤說他已經被判了死刑,我不知道他偏差的性別互動的觀念能不能再改變,但我相信我們可以減少創造下一個鈕承澤,性(別)教育就是從孩子建構他的「原來」開始。
錄下校長性騷擾言語的印尼女教師,為何被判6個月徒刑?
校長常常在她面前炫耀他與學校內另一名教師的性關係,她還說校長曾在數個不同場合中,邀請她到旅館「幽會」。因為害怕失去工作,所以她並未通報校長對她的騷擾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