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3/07 | Abby Huang
來自白色巨塔的性平報告:八成女醫師、六成男醫師受性騷擾,為什麼幾乎無人敢說?
除了醫院內不對等的權力關係,加深了性騷擾的「不可說」,值得注意的是,男性受害者全數沒有使用過申訴管道。
2018/03/06 | Abby Huang
「他道了歉,當晚他又再犯」文在寅「接班人」4次性侵女秘書下台
「#MeToo」運動在南韓的發展緩慢,但卻越來越烈。南韓總理文在寅在今年2月公開表態,支持南韓反性騷的運動,沒想到他將調查的第一個政治對象,卻是同黨的政治新秀。
2018/03/05 | TIME
與#MeFirst的伊凡卡與凱莉安娜不同,#MeToo的女性正支持著他們的姊妹
在女權主義鬥爭中取得的勝利,看起來並不像2016年底時那樣勝負已分。我們一跛跛地向前走,還不清楚哪些人是盟友或對手,但現在還不是我們的最後一刻。
2018/03/04 | Abby Huang
奧斯卡頒獎前夕,溫斯坦律師:女性為事業上床「不算強暴」
哈維溫斯坦的律師認為,他客戶的行為反映了整個產業的文化—女性為了發展演藝事業,決定要跟製片人發生性行為,而這「不算是強暴」。而這一股從好萊塢醞釀而出的「#MeToo」運動,正延燒到亞洲各國。
你會考慮印度男人嗎?——當古老父權文化擋在我的抉擇之前
他以印度人的角度錯解我的友好,我則以台灣人的方式回應他的訊息連彈;初來印度時耳聞的南北印之別,更成為了刻板印象的牆,橫亙在我與真實的印度人之間。
2018/02/28 | 男性解放
他私訊傳來陰莖自拍照,附上一句「嘿,妳的眼睛很漂亮!」
我們也必須釐清,為何相對而言集體男性更可以/可能利用裸露自我的方式,來展演性別權力。有時候,人們的不舒適不只來自於對「性」的賤斥,還有自己被迫成為客體、只能任憑他人對自己施展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隱晦權力。
2018/02/23 | queerology
但願我們不要再妥協於「只要不是強暴就好」
以下我想討論三個面對性騷擾最常見的反制言論:「你自己不離開的」、「不要把女生變成玻璃心、不要把女生幼稚化」、還有「你這樣才不叫被強暴」。
2018/02/20 | Abby Huang
員工召妓、證人受威脅,樂施會卻允許涉案主管「有尊嚴」的離職
英國慈善團體樂施會19日發布調查報告,證實前海地分部主管於2011年救援期間在當地召妓。而報告公布之後,海地也威脅要取消樂施會在該國的工作許可。
2018/02/18 | FashionSex
公共場合的性與裸體,是「公然猥褻」還是「公共性實踐」?
當一個社會不再「把性視為不好」的同時,才能夠真正持平的去看不同的性、性別、性傾向、性慾展現,而大人就不會對兒少「碰到哪種性」斤斤計較、小題大作。
2018/02/18 | queerology
2017 性別新聞回顧(中):直視性別暴力,建造一個更為平等的性文化
性別暴力是一個看似直觀卻也複雜的議題。討論性別暴力的目的並非讓「性」-包括各種與性相關的討論和互動-從我們的生活中消失,相反的,直面性別暴力,正是因為我們需要性,而且應該要享受性。
2018/02/13 | 男性解放
當「性別諧擬」後傷害了另一個性別,我們還笑得出來嗎?
「又不是被強姦只是摸摸」、「被摸又不會少塊肉」、「喜歡才摸你,大驚小怪」等言論,固然是女性在遭到性騷擾後,必須不斷聽到的父權語句,但它們有沒有可能同時也被父權社會用來對付男性(或其他性別的)受害者呢?
2018/01/29 | 男性解放
面對性侵受害者,我們能不能不要急著說「可是」?
面對性侵害,我們從來都沒有得到過一次承認。好,沒有關係。可是,可不可以至少,不要再給我們更多的否認了?
「壁咚」是浪漫還是性騷擾?
偶像劇中的壁咚場景看似浪漫,但若在真實生活中發生,究竟能達到抱得美人歸的結果,還是會落到挨告的下場呢?
2018/01/28 | TIME
#MeToo為何不說「不」?從她們青春期收到的色情簡訊說起
紐約布魯克林一位16歲的女孩說:「最恐怖的是,女孩的一張裸照就變成了她特質的定義,根本不公平。為什麼一個年僅12歲的女孩為了應付男生用生殖器照片轟炸而回傳照片,只有她被說無恥?」
2018/01/28 | 讀者投書
當#MeToo偏離性騷擾的定義,重新思考人際互動成為一種必要
對於那些確實經歷了「不舒服」的人們來說,重新思考人際互動及想像的方式更是一種必要,去消化並重整自身的經驗,並不是要譴責或課予「受害者」額外的責任。
2018/01/25 | TNL 編輯
他性侵上百名體育選手被判刑175年,美國家隊「狼醫」堅稱自己是好醫師
被指控侵犯上百名體育選手的前體操隊醫納沙,今天被法官判刑高達175年刑期。有受害者稱:「你該坐牢到死,那是你應待的地方。」
2018/01/18 | 特別企劃
【影片】2017時代雜誌風雲人物:遭性侵或性騷的他/她們,為什麼勇於挺身而出?
2017年時代雜誌風雲人物,是一群曾經被性騷擾或性侵害的受害者。他們害怕舉報真相,會斷送自己的工作或發展機會。但為什麼最後卻站出來揭露這一切,參與全球性的#MeToo 運動?一起看看他們怎麼說。
2018/01/16 | TIME
水門案律師:讓川普去告吧,每個人都有權利批評總統
批評政府的權利對創始者們來說至關重要,他們批准憲法草案的前提是第一修正案在隔年就會通過,批評政府的權利正是第一修正案的核心,而總統正是政府的重要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