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12/25 | TIME
服役中的女性為何在這次「#MeToo」浪潮中噤聲?
女性軍人為美國獻出了自己的生命,但她們所面臨的更大威脅,反而是來自於同袍和一次又一次令他們失望的軍法系統,這兩者深刻地背叛了她們對於國家的付出和努力。
2017/12/21 | 男性解放
男男性騷擾最常見?這已經不是標題殺人了,連內文都令人吐血
風向新聞在一則報導機構性侵的新聞中提及「最常見的性騷擾發生在男性對男性之間」,讓我們非常好奇。於是我們找了一下研究全文,讀完後對照新聞內容差點吐血。
2017/12/18 | TIME
演化學家:男孩終究會成為男人,不能構成性騷擾的理由
正如達爾文在著作《人的後裔與性選擇》中所說的:「懂文明的人,已經捨棄了擁有女性的行為,戰爭已結束。」換句話說,文明人不會剝奪婦女的權利。
2017/12/18 | TIME
我們的總統一直貶低女人——而我們竟如此放縱他
他不適合當總統(即使現在是了),不只是因為他粗俗和性別歧視的態度,而是因為他成了一面醜陋的鏡子,反映出我們一直以來都在推動厭女社會行為,允許這一切的存在,只是範圍愈擴愈大了。
2017/12/17 | Abby Huang
《魔戒》導演出面證實,好萊塢性醜聞製片的「抹黑名單」
美國影視圈接二連三爆出性醜聞,連帶影響女演員們的工作機會,好萊塢高層也特別成立特別委員會,將制定一項全面性的策略來應對。
2017/12/15 | 黎蝸藤
#MeToo的三個論述:是人權,是對法治的補充,是改變社會範式的運動
#MeToo作爲社會運動,雖然有追究個別責任的成分,但根本上是前瞻的而不是後顧的。其根本目的是改變社會範式,移風易俗,讓社會不再把對婦女人權的侵害默認為理所當然。
2017/12/14 | TIME
任職的中小企業沒有人資部門 ,遇到性騷擾時該怎麼辦?
最近ABC新聞台和華盛頓郵報的聯合調查顯示,每十名女性中就有三人「曾經需要忍受男同事的騷擾意圖」,而「超過一半的美國女性都曾遭遇非自願或不恰當的性騷擾」。
2017/12/11 | 男性解放
我們非得用這種歧視語言,才能反擊另一種歧視語言嗎?
我們似乎不習慣就事論事,非得引述歧視語言,才有辦法表達憤懣。而所謂的性別歧視語言,說穿了就是「貶抑陰柔」——於是,我們批判男性政治人物時,沒有辦法聚焦在他的失職或不適任,非得暗諷他是同志、或者不是男人。
2017/12/11 | TIME
男人們終於察覺到「性騷擾」的存在,但他們還有很多要學
我們不在夜晚慢跑,走向汽車時把鑰匙緊握在手上;這就是我們一直以來的生活方式。男性族群中興起的這股覺醒風潮能改變現況嗎?我不這麼認為。但是,如果我們能從現在開始討論這些事,我們後代的生長環境就會有所不同。
2017/12/09 | 精選書摘
完全合法縱慾指南:如何不因為幾分鐘的愉悅燕好,而面臨牢獄之災?
人類對於性的慾望會以千百種方式展現,但是在法律上卻沒有管那麼多,大抵上就分成「性交」、「猥褻」、「性騷擾」,三種類型。
2017/12/07 | TIME
別再譴責受害者!美國應採取這四招來終結性暴力
目前是預防性暴力的關鍵時刻,時代很明顯地正在改變,愈來愈多勇敢的倖存者有勇氣挺身而出,講出他們的故事,而雇主們也不太願意再原諒這些不可原諒的行為。這是進步,但我們的工作還沒結束。
性騷擾在希臘,基本上是女人的悲歌
「如果妳穿得很撩人,不要告發別人性騷擾,那是妳自找的。如果妳穿得保守,不要告發別人性騷擾,若妳真的那樣穿,沒人會被挑起性慾。」
2017/12/04 | TIME
梅琳達蓋茨:歧視、騷擾、強姦從來不是「可被接受的」,它們只是「被接受了」
2017年,我們現在可以期待狀況比過去好了,我們發起了一場傾力打破所有女性玻璃天花板的運動:非白人女性、殘疾女性、移民女性、貧窮女性、年長女性。
2017/12/01 | 黎蝸藤
「不當性侵擾」連爆引發#metoo大潮,摧毀美國道德形象
「不當性侵擾」控訴風暴揭開了美國社會的醜態,也摧毀了美國的道德形象。確實,如果連婦女的權益也無法保護,又談何人權的進步呢?
職場裡的潛規則:從好萊塢爆發,卻未見結束的性騷擾事件
當過去被騷擾者發現挺身而出有機會減少其他受害者被影響,或者社會氛圍足以撐起他們受的傷,那麼他們就越有可能挺身而出。
2017/11/30 | 羊正鈺
又一位知名主播因性騷擾被開除,美國國會強制議員們「培訓」
美國國會和多數美國職場與公司一樣有內部規定,要求員工遭遇性騷擾或性侵時,須先透過內部調解程序,才能走法院民事訴訟程序。
2017/11/24 | 男性解放
譴責男性受害者的性別平等,我寧可不要
在這波獨立建國與性別平等究竟是否互斥的議題辯證中,我們看到了一個提問:「你會說『如果性平運動充滿種族歧視,這樣的性平我寧可不要』嗎?」老實說,會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