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移開壓在女性身上的貞節牌坊:我害怕大家知道我被傷害了,卻沒有受傷
大多數的女性是透過偶像劇和言情小說去想像兩性關係,不幸的是,大多數的男性卻是透過A片和A漫去想像兩性關係。
2017/04/20 | Abby Huang
福斯王牌主播涉性騷擾被開除 川普:他沒做錯什麼
美國資深新聞主播歐萊利因性騷擾醜聞遭到開除,BBC指出,如果不是之前福斯CEO艾爾斯因輿論請辭的先例,很難動搖像是歐萊利這樣有影響力的人。
2017/04/12 | TNL香港編輯
地鐵座位上有陽具?一場墨西哥「反對性暴力」的社會實驗
附有有胸部和陽具的座椅出現在墨西哥的火車裡,原來是墨西哥市為了提高公眾對公共交通性騷擾的關注。
2017/02/15 | queerology
2016年性/別,新聞「關鍵字」回顧(上)
由於2016年實在太多性別相關議題,族繁不及備載,因此本文難以窮盡,所列出的內容,可能是在社會上激起比較多迴響的議題,也有可能是我個人覺得比較有意思的。排列順序與重要性無關,而若有遺漏,也歡迎各位於留言中補充。
2017/01/04 | 羊正鈺
印度跨年晚會爆發大規模性騷擾,官員竟批女性穿太西化
人們批評政界人士和警察沒有認真對待這個問題,並把暴力問題歸咎於受害者。
「中性稱呼」未必是對跨性別者的尊重
「性別認同」經常被誤認為與「性傾向」一樣屬於隱私,因而不敢過問,或覺得這太過「政治正確」嫌麻煩,但若只是簡單一問就能避免傷害他人,為何不這麼做呢?
2016/12/15 | 法操FOLLAW
「摸臉」性騷擾無罪爭議:是法官輕判還是真有道理?
2015年10月底,宜蘭羅東發生了「摸臉」性騷擾案件,最終法官卻以臉頰不算隱私處,判摸人的一方無罪。法官真的認為被人摸臉不算性騷擾嗎?如果被人摸了臉,感到不舒服,法律能在什麼地方幫上忙呢?而在目前的法律規範下,「摸臉」又算是哪種性騷擾呢?
擁有「準司法」權力的性平會調查小組,如同在保健室開刀動手術
當性別平等教育被窄化成性騷擾與性侵害的防治,讓學校逾越了教育本份,耗費大多精力在個案調查,在校園氛圍中已經引發了某種程度的性恐慌。
風向新聞「腥羶色」之外,同志大遊行中的反暴力訴求
「風向新聞」僅呈現同志遊行的「腥羶色畫面」,卻不見其他遊行現場的多元訴求,我想透過這篇文章將同志遊行中的反暴力訴求說出來。
衣服是身體界線:談法國布基尼禁令、Vieso跨性別試穿禁令與女性權益
這兩個事件有許多相似之處,除了涉及性別、女權議題,也都關乎一個共同主題:衣服。在我們的社會中,「衣服」究竟是什麼呢?它不單純是的保暖工具,還象徵著我們的性別、宗教、種族與政治立場。
法庭用甚麼理由給予性暴力侵犯者「最寬鬆刑罰」?
近日有至少兩宗性罪行案件並沒有獲得如香港院舍案般受到關注,兩案的共同之處,都是被告被控強姦罪,經審訊後未能定罪,而較輕的罪名成立。
2016/10/25 | Kayue
當虛擬實境變得越來越真實,她在遊戲中被「非禮」了怎麼辦?
在虛擬實境中被非禮似乎不可能發生,卻是作家Belamire的擔憂——害怕VR遊戲成為女性止步的空間。
2016/10/14 | TNL香港編輯
蜜雪兒斥川普性騷擾言論:可恥及令人震驚
川普性騷擾女性錄音流出,儘管他多番辯指言論屬私下談話,美國「第一夫人」蜜雪兒公開反駁此說法,並指這些對話可恥。
2016/10/09 | Sid Weng
淫穢辱女影片遭起底 共和黨喊「換普」切割已太遲
川普2005年的錄音曝光之後,共和黨亂成一片,許多人都盼「換普」止血,但礙於黨內所謂「第九條規定」,若不想讓川普上陣,現在或許只有他自行退選一途。
2016/10/04 | 讀者投書
為何要強調我們的愛都一樣?打破「假友善」從尊重差異開始
當這社會不再需要「友善」這個詞去標榜任何特定人事地物時,也就是說,處處皆友善,沒有地方不友善,這才是真正友善的社會。
2016/08/28 | 精選書摘
沒有比婚姻壓力更大的事:「為了孩子而不離婚」是正確的嗎?
在瑞典,女性開始大量投身職場時生育率確實一時降低了,但現在已經回復正常。那是因為瑞典的社會制度與環境能讓女性安心生產,並且還能讓女性順利回歸職場,讓女性力量能充分發揮出來造福社會。
移工專訪:門的缺乏她還能忍受,只要僱主不把手伸進房內
在等待筆者採訪另一名移工的同時,來自菲律賓的C在和家鄉的老公視訊。講著講著就哭了,那種溫柔地無聲地拭淚,分散了我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