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8/19 | 李修慧
川普正與塔利班談著「和平協議」,阿富汗自殺炸彈攻擊63死182傷
美國正與阿富汗極端組織「塔利班」和談,卻引起各界擔憂。阿富汗明明每年都有上萬平民因戰爭死傷,如今美國與「塔利班」要和談了,阿富汗人民為何不願100%支持「和平協議」?
2019/06/09 | 精選書摘
《暴政》:恐懼管理——國會縱火案是希特勒政府的關鍵時刻
對獨裁暴君而言,從德國國會縱火案學到的一課是,只要一場令人震驚的事件,就能帶來永遠的臣服。而縱火案給我們的教訓則是,絕對不能讓當下的恐懼與悲痛情緒摧毀我們的體制。
印尼總統大選結果出爐:佐科威連任成功,大勝對手10.8個百分點
支持普拉伯沃的強硬派伊斯蘭團體伊斯蘭防衛者陣線(Islamic Defenders Front)打算動員群眾在21及22日到中選會抗議;此外,印尼警方近日也表示,他們逮補多名意圖利用22日宣布時機製造動亂的恐怖份子。
2019/05/03 | 李秉芳
斯里蘭卡爆炸案9嫌犯身份確認,不只底層窮人,還有3名富二代
斯里蘭卡4月21日發生連環爆炸恐攻,造成超過250人罹難,斯國當局確認這此恐攻與一個名為「伊布拉欣真信會」的組織有關,這個組織鎖定都會區的富裕男性為吸收對象。
2019/04/29 | 李修慧
連環爆炸案後,斯里蘭卡因「國家安全」禁穆斯林女性戴面紗
連環爆炸案後,在斯里蘭卡平常就會被歧視的穆斯林更為弱勢,不只店面櫥窗被砸,甚至被暴民追打,只能躲在清真寺。一名穆斯林就說,「現在每個人都在看著我們,好像我們是那些炸教堂的人。」
2019/04/29 | 李修慧
連環爆炸案後,斯里蘭卡為了「國家安全」,禁止穆斯林女性戴面紗
連環爆炸案後,在斯里蘭卡平常就會被歧視的穆斯林更為弱勢,不只店面櫥窗被砸,甚至被暴民追打,只能躲在清真寺。一名穆斯林就說,「現在每個人都在看著我們,好像我們是那些炸教堂的人。」
新疆──中國精心建立的「東亞巴勒斯坦」
新疆恐襲真的是由極端主義份子一手造成的嗎?真正的原因是維吾爾在中共加諸新疆的經濟發展模式中,被徹底長期邊緣化累積出悲憤,伊斯蘭教義或是分離主義頂多扮演了催化角色。
新疆:中國精心打造的「東亞巴勒斯坦」
新疆恐怖攻擊真的是由極端主義份子一手造成的嗎?真正的原因在於維吾爾在中共加諸新疆的社會經濟發展模式中,被徹底長期邊緣化累積出來的憤怒與不平,伊斯蘭的教義或是分離主義的思想頂多扮演了催化的角色。
2019/03/23 | TIME
我是2011年挪威大屠殺的倖存者,但發生紐西蘭恐攻我並不驚訝
這些人士正試圖塑造一種「文明的衝突與戰爭正在進行」的假象,他們希望人們將他們視為戰爭中的戰士,並激勵其他激進份子做出一樣的事情。
2019/03/17 | Abby Huang
從4歲到71歲:紐西蘭恐襲下的受害者,與保護他們的人
死者中包括了來自巴基斯坦、約旦、埃及、沙地阿拉伯等外國公民,最小的受害者只有4歲,是來自東非的一名男孩。
2019/03/17 | Abby Huang
從4歲到71歲:紐西蘭恐攻下的受害者,與那些保護他們的人
死者中包括了來自巴基斯坦、約旦、埃及、沙烏地阿拉伯等外國公民,最小的受害者只有4歲,是來自東非的一名男孩。
2019/03/16 | 羊正鈺
紐西蘭恐襲的「直播槍手」出庭 沉默擺「白人力量」手勢
紐西蘭總理阿德恩表示:「此人取得擁槍執照,也獲得那些武器,很顯然我覺得人們會要求做出改變,我也承諾了⋯⋯我現在就能告訴你們一件事,我們將修改槍枝法規。」
2019/03/16 | 羊正鈺
紐西蘭恐攻的「直播槍手」出庭,不發一言比出「白人力量」手勢
紐西蘭總理阿爾登表示,「此人取得擁槍執照,也獲得那些武器,很顯然我覺得人們會要求做出改變,我也承諾了⋯⋯我現在就能告訴你們一件事,我們將修改槍枝法規。」
2019/02/27 | 蔡又晴
喀什米爾不僅是印巴角力戰場,還有一旁虎視眈眈的中國
喀什米爾一向被視為南亞火藥桶的導火線,一旦點燃引爆,對周邊地區影響甚大,包括了北方的阿富汗,東邊的中國。中國有可能會有藉口,增加對中亞跟喀什米爾的軍力,進而擴張影響力。
2019/02/26 | 李秉芳
印度戰機越「控制線」空襲報復 巴基斯坦邊境「全面戒備」
是次「手術刀攻擊2.0」是繼1971年第三次的印巴戰爭後,印度戰機48年來首度越境攻擊巴基斯坦,雖然戰果不明,其象徵意義也達到「羞辱巴基斯坦」的目的。
2019/02/26 | 李秉芳
喀什米爾戰火未停:巴基斯坦將飛行官俘虜送回印度,砲擊仍造成7人死亡
雖然巴基斯坦返還飛行官俘虜,試圖對印度釋出善意,也替緊張局勢降溫,但邊境控制現仍傳出砲擊造成平民死亡,現在全球都在努力避免這兩個擁核國家落入戰爭。
2019/02/19 | 李秉芳
運動歸運動、政治歸政治?喀什米爾44死恐攻襲,連重量級板球比賽都取消
揚言要發動報復懲罰的印度總理莫迪領導的政府從2014年掌政以來,就希望與巴基斯坦和解,然而多年來的多起武裝組織恐怖攻擊事件使得和解遙遙無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