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斯

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德語:Friedrich Engels;1820年11月28日-1895年8月5日),德國哲學家,馬克思主義的創始人之一。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1/06 | 精選書摘

《主權在民論:理念和挑戰》:黃色經濟圈、勞資與馬克思

同樣反對中共對香港的粗暴干涉,爭取香港民主化,但同時在經濟關係上,彼此的利益仍可能會互相衝突。這不是純粹個別僱主的良知問題,而是涉及一些更加根本的權力和利益問題。

2020/09/22 | 精選書摘

《沙灘上的馬克思,生活中的資本論》:俄國革命的巨大衝擊,馬克思背叛了馬克思主義?

即使是不了解馬克思思想的人,也知道馬克思和史達林主義政權有極大差異,這點應該是毋庸置疑的。我們不可能用簡單的推理,從馬克思的著作中推導出蘇聯的政權形式。然而,我們也不能否認,馬克思主義得以傳播至全世界,長久以來都和蘇聯政權緊密相關。

2018/10/03 | 精選書摘

《資本論完全使用手冊》:馬克思的「危機理論」與恩格斯的編輯工作

一個多世紀以來,馬克思的「危機理論」已經成為最具爭議、但也最具生命力與政治意涵的課題之一,亦有許多(馬克思主義)研究者不斷試圖將危機理論與經驗現實對話。在政治危機與經濟危機四伏的21世紀,相信會有更多人對馬克思的危機論述感興趣,也更願意公正地評價或開展馬克思的危機理論。

2018/09/27 | 精選書摘

《剃掉鬍子的馬克思》:他的思想核心是政治實踐的結果,不是永恆的真理

馬克思不把自己視為哲學家,而是革命者。他的思想核心是政治實踐的結果,不是永恆的真理。他深信自己的歷史與社會理論的科學正確性,換言之是可靠且不容爭議的。但這並不妨礙他基於當前政治因素而暫時脫離這套基本綱領,倘若這麼做能讓他獲得一些戰術上的優勢。

2018/09/27 | 精選書摘

《剃掉鬍子的馬克思》:在人生最後幾個月,他寧可當一個家長而非政治領袖

或許,對當時的馬克思來說,家庭的「微觀世界」確實變得比政治的「宏觀世界」更有趣。當然,當他的女兒燕妮在1882年8月25日的一封信裡說他的父親,「〔......〕還不是他自己」,她所指的是他受損了的健康狀況;但也許,她所感受到的變化,並非只是生病的結果。

2018/07/23 | 精選書摘

西蒙韋伊《壓迫與自由》:論馬克思主義的矛盾

在馬克思的分析方法和他的結論之間,存在著某種顯見而刺眼的矛盾。這並不令人意外:他在找出方法前,就先得出了結論。馬克思主義作為一種科學的要求因而顯得相當可笑。

2017/09/24 | 土逗公社

如何學習馬克思的《資本論》?

今年是《資本論》第一捲發表150週年,在1867年出版以後,尤其是十月革命(1917)後這一百年來,世界各國的進步學者針對《資本論》已經發表了大量的著述,它對社會產生著巨大的影響,下面就和大家分享一下學習《資本論》的心得。

2017/09/17 | 精選書摘

《資本論》導讀:馬克思的政治經濟學研究到《資本論》之路

本文希望盡可能全面地闡述《資本論》的寫作歷程、版本、結構與方法、戰後知識系譜、核心議題等問題,一方面紀念《資本論》第一卷出版一百五十週年,一方面也為其定位,從中挖掘其當代價值。

2016/05/02 | 當今大馬

走出冷戰思維:為什麼我們都應該認識馬克思主義?

人們慣常印象中對馬克思主義思想的誤解及指控,不是沒有真正了解馬克思及馬克思主義者們所主張的理論,就是人云亦云地複製冷戰時期污名化馬克思主義的政治宣傳。最常見的就是拿共產黨執政的國家來做例子。

2016/05/02 | 當今大馬

走出冷戰思維:為什麼我們都應該認識馬克思主義?

人們慣常印象中對馬克思主義思想的誤解及指控,不是沒有真正了解馬克思及馬克思主義者們所主張的理論,就是人云亦云地複製冷戰時期污名化馬克思主義的政治宣傳。最常見的就是拿共產黨執政的國家來做例子。

2015/08/24 | 呂昆霖

在資本主義引發各種危機的現代,馬克思主義者如何讓人相信「計劃經濟」是條可行的路?

如果馬克思主義者相信計劃經濟是「科學」的,那麼他們可能可以從現在的社會獲得什麼啟示,足以令人相信計劃經濟是個合乎歷史趨勢的未來?

2015/08/24 | 呂昆霖

在資本主義引發各種危機的現代,馬克思主義者如何讓人相信「計劃經濟」是條可行的路?

如果馬克思主義者相信計劃經濟是「科學」的,那麼他們可能可以從現在的社會獲得什麼啟示,足以令人相信計劃經濟是個合乎歷史趨勢的未來?

2015/05/31 | 破土

社會主義在世界政壇蔚為潮流,但你真的認識社會主義嗎?

馬克思和恩格斯後來結論:真正持有生產力的社會多數(勞動階級)必須要沒收、充公和控制資本階級所壟斷的生產資料,才有辦法建立一個無私產、無剝削、無迫害的社會。勞動階級必須先奪下已經被資本家控制的國家機構,進而運用以勞動階級主導的國家機構的政治力量來沒收被壟斷的生產資料。對於馬克思來說,一個勞動階級主導政府下的社會才是真正有意義的「社會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