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城市

《悲情城市》是一部1989年發行,由侯孝賢執導的反映台灣歷史爭議「二二八事件」的電影。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9/11 | 讀者投書

細說猴硐:除了貓咪烏托邦,煤礦、賭注與魔神仔,皆是這座礦業山鎮的回憶

近年,由一群退休礦工的努力下,他們成立「猴硐礦工文史協會」,重新喚起一段1920年開始,連結著世界與國家,那座熱鬧的礦業山鎮的記憶。

2022/03/10 | 方格子vocus

【影評】《悲情城市》:侯孝賢面對歷史傷痕最溫柔敦厚的姿態,在動盪中失語的人重新被「賦權」

侯孝賢對歷史的凝視與滌洗、風乾顯影後是一張存有流動光陰的巨大相片,他一如走入自己觀景窗中的林文清,走入了自己的悲情城市,再透過電影,讓觀眾也走入《悲情城市》之中,而正是因為如此的時空交涉,使得這座城,不再那麼悲傷了。

2021/12/17 | TNL 編輯

《悲情城市》金馬影帝陳松勇病逝享壽80歲,演藝圈弔念深感不捨

陳松勇1941年出生,1970年出道,先從電視小螢幕起家,而後跨足電影大銀幕,最知名的電影作品當屬1989年由侯孝賢執導的《悲情城市》,如今因病逝世後,也引起演藝圈的不捨。

2021/10/09 | every little d

在萬物熟睡的悲情城市,展開一場被時間遺忘的「山中夢遊」

回想過去到訪九份的經驗,我們總是從便利商店旁的老街口長驅直入,穿過兩側林立的店家攤商,一路爬到位在最高處的阿柑姨芋圓,點碗冰品慢慢地吃,接著,又要趕在夕陽落山前離開此地,急忙返回山下的台北。但是,今天不一樣,我們想在無人的山城,好好地待上一個晚上。

2021/08/10 | 王祖鵬

威尼斯影展將鍾孟宏、蔡明亮等作品國籍降級,「中華台北」名稱再度引發爭議

2021年威尼斯影展爆出「降級」爭議,將台灣影視作品的國籍全數標註為「中華台北」,引發相關劇組的去信正名。國籍爭議從剛落幕的奧運戰場,延燒到即將登場的國際影展。

2021/03/05 | 精選書摘

《侯孝賢的凝視》:第三條路?從《新電影之死》到《戲戀人生》之後的典範轉移

是否有第三條路切入侯孝賢電影的研究,可以延續《戲戀人生》中聚焦電影風格、作者電影與歷史經驗的路徑,又能夠融入《新電影之死》的政治性與批判性的視角?

2020/12/12 | 方格子vocus

舒國治:從侯孝賢說起,也及楊德昌與台灣新電影

金馬獎的「終身成就獎」頒給了導演侯孝賢,真可謂實至名歸。過世已13年的楊德昌,如果還健在,也應該在他七十多歲左右(他與侯導同年,皆生於1947)會獲頒終身成就獎。本文就來談談他們二人,也說一點台灣新電影。

2020/04/14 | 鍾喬

走過被壓殺的血腥道途,重新「歷史化」白色恐怖歷史

對於轉型正義文化創作的反思,我常說,縱或觀點有異,卻因革命者曾以實體的存在,走過被壓殺的血腥道途;因此,記憶所堆起的千層骨骸,得以在我們面前重新現身。面對記憶前來叩門,唯有在劇場作為一種文化生產的前提下,檢視左翼革命在「去帝國」的特殊性下,從民眾的、民族的內涵與脈絡,重申以第三世界視野出發的人權價值。

2019/05/21 | 黑潮之聲

跨國的二二八文化生產

近十年,我們觀察到一個新的、而且是跨國的文化現象:有一群海外、尤其在美國的年輕人,以英語為媒介,試圖重新書寫與再現二二八的歷史與記憶,筆者暫且稱這一批新的二二八文化生產為「台美二二八文化生產」。

2018/04/20 | 無左路

凌晨四點的安魂曲:參觀台灣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

2016年台灣行政院宣布,紀念1989年4月7日鄭南榕先生自焚的事件,將每年4月7日定為言論自由日。今年我參訪了「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園區前身為台灣警備總司令部(警總)軍法處,同時也是戒嚴時期其中一個的看守所與軍法法庭所在之處。

2018/04/20 | 無左路

凌晨四點的安魂曲:參訪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

2016年行政院宣布,紀念1989年4月7日鄭南榕先生自焚的事件,將每年4月7日定為言論自由日。今年我參訪了「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園區前身為台灣警備總司令部(警總)軍法處,同時也是戒嚴時期其中一個的看守所與軍法法庭所在之處。

2017/12/13 | 書傳媒

《青島東路三號》:「促轉條例」背後的荒謬年代

1950年的青島東路三號,約是現在的台北喜來登飯店之地,當年是軍法處看守所,許多的台灣精英知識分子,都在這裡等待判決。侯孝賢電影《悲情城市》中,作家鍾理和之弟鍾浩東,即是從這裡走向馬場町的槍決之路,獄友在此傳唱「幌馬車之歌」紀念他。在荒謬年代,愛國本身是值得死的罪愆⋯⋯他們是台灣最後一代理想主義者。

2017/09/26 | 讀者投書

如果手握方向盤的是您,「您會怎麼做?」

通常在一片靜默及我親身追問後,有時這群對台灣歷史逐漸陌生的8年級生會發問:「老師,這些跟我們有什麼關係?」我說,因為是這些歷史將您們帶到這邊來。

2017/06/23 | 林澤民

身份認同的語言遊戲:「維根斯坦盒子」裡的台灣人

當一個人說出「我是台灣人」時,我們如何知道他心中是不是「台灣人」?林文清說不出話來,難道他就不是台灣人?而信誓旦旦說自己是台灣人別人不是的人,難道就一定是台灣人?

2017/04/30 | 精選書摘

專訪剪接師廖慶松:我們那一票不快樂的人,成長在一個極度匱乏的年代裡

台灣很可惜,電影菁英都去從事電影藝術工作,我們的教育,包括那些電影科系,就是看侯導、楊德昌的電影,他們要模仿,要去做這件事情。我覺得這只讓整個思考都太同質了,應該鼓勵異質性的東西。 

2017/02/28 | 精選書摘

沉默之聲提供了二二八最終見證:《悲情城市》與《天馬茶房》

在侯孝賢的現代經典《悲情城市》以及林正盛的《天馬茶房》中再探二二八事件,他們使用兩種非常不同的表述。從外緣到中心、從寂靜到言說、從歷史折射到歷史反思,侯孝賢和林正盛為悲痛的歷史記憶提供了兩個種強烈的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