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4/14 | 鍾喬

走過被壓殺的血腥道途,重新「歷史化」白色恐怖歷史

對於轉型正義文化創作的反思,我常說,縱或觀點有異,卻因革命者曾以實體的存在,走過被壓殺的血腥道途;因此,記憶所堆起的千層骨骸,得以在我們面前重新現身。面對記憶前來叩門,唯有在劇場作為一種文化生產的前提下,檢視左翼革命在「去帝國」的特殊性下,從民眾的、民族的內涵與脈絡,重申以第三世界視野出發的人權價值。

2019/05/21 | 黑潮之聲

跨國的二二八文化生產

近十年,我們觀察到一個新的、而且是跨國的文化現象:有一群海外、尤其在美國的年輕人,以英語為媒介,試圖重新書寫與再現二二八的歷史與記憶,筆者暫且稱這一批新的二二八文化生產為「台美二二八文化生產」。

2018/04/20 | 無左路

凌晨四點的安魂曲:參觀台灣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

2016年台灣行政院宣布,紀念1989年4月7日鄭南榕先生自焚的事件,將每年4月7日定為言論自由日。今年我參訪了「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園區前身為台灣警備總司令部(警總)軍法處,同時也是戒嚴時期其中一個的看守所與軍法法庭所在之處。

2018/04/20 | 無左路

凌晨四點的安魂曲:參訪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

2016年行政院宣布,紀念1989年4月7日鄭南榕先生自焚的事件,將每年4月7日定為言論自由日。今年我參訪了「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園區前身為台灣警備總司令部(警總)軍法處,同時也是戒嚴時期其中一個的看守所與軍法法庭所在之處。

2017/12/13 | 書傳媒

《青島東路三號》:「促轉條例」背後的荒謬年代

1950年的青島東路三號,約是現在的台北喜來登飯店之地,當年是軍法處看守所,許多的台灣精英知識分子,都在這裡等待判決。侯孝賢電影《悲情城市》中,作家鍾理和之弟鍾浩東,即是從這裡走向馬場町的槍決之路,獄友在此傳唱「幌馬車之歌」紀念他。在荒謬年代,愛國本身是值得死的罪愆⋯⋯他們是台灣最後一代理想主義者。

2017/09/26 | 讀者投書

如果手握方向盤的是您,「您會怎麼做?」

通常在一片靜默及我親身追問後,有時這群對台灣歷史逐漸陌生的8年級生會發問:「老師,這些跟我們有什麼關係?」我說,因為是這些歷史將您們帶到這邊來。

2017/06/23 | 林澤民

身份認同的語言遊戲:「維根斯坦盒子」裡的台灣人

當一個人說出「我是台灣人」時,我們如何知道他心中是不是「台灣人」?林文清說不出話來,難道他就不是台灣人?而信誓旦旦說自己是台灣人別人不是的人,難道就一定是台灣人?

2017/04/30 | 精選書摘

專訪剪接師廖慶松:我們那一票不快樂的人,成長在一個極度匱乏的年代裡

台灣很可惜,電影菁英都去從事電影藝術工作,我們的教育,包括那些電影科系,就是看侯導、楊德昌的電影,他們要模仿,要去做這件事情。我覺得這只讓整個思考都太同質了,應該鼓勵異質性的東西。 

2017/02/28 | 精選書摘

沉默之聲提供了二二八最終見證:《悲情城市》與《天馬茶房》

在侯孝賢的現代經典《悲情城市》以及林正盛的《天馬茶房》中再探二二八事件,他們使用兩種非常不同的表述。從外緣到中心、從寂靜到言說、從歷史折射到歷史反思,侯孝賢和林正盛為悲痛的歷史記憶提供了兩個種強烈的影像。

2017/02/25 | 精選書摘

《悲情城市》的真實映畫:藝術家陳庭詩的二二八見證

陳庭詩以一個聾啞者的身份走過二二八那個年代,即使聽不見,也無法透過語言表達,裝聾作啞,是在那劇烈動盪的一年中,唯一一件他不曾做過的事。

2016/05/23 | 映畫手民

《悲情城市》:雨港基隆的真實與虛幻

這則政治寓言的尾聲,攝影師林文清與吳寬美自拍了一張全家福,鏡頭停格一瞬,靜止的團圓照,預告了無從選擇的淒楚命運。

2015/10/15 | Zou Chi

被槍決前唱著《幌馬車之歌》的白色恐怖受難者鍾浩東 是他的故事啟發了侯孝賢…

1950年的10月14日,不滿國民政府在二二八事件的作為與腐敗的前基隆校長鍾浩東在馬場町遭到處決。他的故事啟發了侯孝賢,拍攝成《悲情城市》與《好男好女》…

2015/09/25 | Kenzo

釜山影展20周年系列活動 侯孝賢、楊德昌入選「亞洲十大導演」

在亞洲十大電影中,台灣導演候孝賢以《悲情城市》一片名列第5,更獲得亞洲十大導演第2名的殊榮;此外,台灣導演楊德昌也以《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一片入選十大電影第7名,同時與中國導演賈樟柯、日本導演溝口健二並列十大導演第8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