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02 | 言士
六四的「憂鬱」難於傳承,成為兩代之間的隔閡
新一代應認清情緒的連結力量,即使無法走入維園的憂鬱氛圍,也無需要否定它,因為它是建構香港人主體的重要歷史;支聯會必需認清傳承的目標,不要妄想可以憑一成不變的悼念儀式,將那份集體回憶完整地傳承下去。
2017/06/04 | 林兆彬
六四對年輕人沒有意義?
作為民主運動的中流砥柱,學生會有必要梳理清楚不悼念六四的原因。否則,他們不是距離中國愈走愈遠,而是距離理想愈走愈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