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7/17 | 蕪菁雜誌
寄「恨」上流:韓國瑜是吸食群眾負面情緒而長大的社會寄生蟲
韓國瑜並不會真心去改善弱勢韓粉的生活。因為讓他們保持在一個悲慘邊緣的狀態,才能最大程度地激發他們的恨意,韓流才得以繼續茁壯。
2018/10/21 | 蕭雲
我係為左睇明黑格爾先去睇《非同凡響》
珈朗還手錶給「OK 姐姐」的一幕,作者滿腦都是黑格爾,看畢電影就跑去重讀了史蒂芬平克和納思邦的書,其結論是「道德是理性和情感的契合。終須要訴諸感情,喚起共鳴。」
2018/06/02 | 言士
六四的「憂鬱」難於傳承,成為兩代之間的隔閡
新一代應認清情緒的連結力量,即使無法走入維園的憂鬱氛圍,也無需要否定它,因為它是建構香港人主體的重要歷史;支聯會必需認清傳承的目標,不要妄想可以憑一成不變的悼念儀式,將那份集體回憶完整地傳承下去。
2018/05/30 | 言士
六四的「憂鬱」難於傳承,成為兩代之間的隔閡
新一代應認清情緒的連結力量,即使無法走入維園的憂鬱氛圍,也無需要否定它,因為它是建構香港人主體的重要歷史;支聯會必需認清傳承的目標,不要妄想可以憑一成不變的悼念儀式,將那份集體回憶完整地傳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