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07/21 | 陳娉婷
菲傭寫詩自述:愛情於我們,是稍縱即逝的奢侈品
菲傭Ceci平日愛寫詩自娛,作品《姐姐瑞拉》被收錄入詩文集《願望井的迴響》。Ceci想藉詩作表達女傭渴求愛情,但礙於低微的身分而不能愛得長久的無力感:「我們的愛情是短暫的、注定沒有結果的,剛投入情人懷抱時,已準備要轉身離去。」
2017/07/20 | 陳娉婷
菲傭寫詩自述:愛情於我們,是稍縱即逝的奢侈品
菲傭Ceci平日愛寫詩自娛,作品《姐姐瑞拉》被收錄入詩文集《願望井的迴響》。Ceci想藉詩作表達女傭渴求愛情,但礙於低微的身分而不能愛得長久的無力感:「我們的愛情是短暫的、注定沒有結果的,剛投入情人懷抱時,已準備要轉身離去。」
2017/03/20 | 陳娉婷
女性殘障者:從不敢去愛,到無障礙的戀愛和性,我走過崎嶇路
Rabi在26歲那年遇上車禍,自此半身癱瘓,對身體失去信心的她拒絕愛情,不相信有人會喜歡殘障人士,直至學懂欣賞自己的美,她才愛得勇敢和自由。
2015/01/17 | 精選轉載
「親愛的,今天想從後面來。」
這個時代已經不是以前的時代了,很多有的沒的亂七八糟拿來束縛情感的詭異價值觀早該被打破,你以為身體和情慾自主權被綁架的只有女人嗎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