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01 | 精選書摘
《孩子,我聽你說》:爸媽離婚了,但我卻一直被情緒勒索
坦白說,法院不是個解決親情紛爭最好的地方,因為法官很難在三到五次的庭期,總計時間不過一個小時上下,就可以瞭解你爸媽十二年來的恩怨情仇。
2018/05/19 | 精選書摘
運用「STOP制止型」應付他罰型、自罰型、無罰型情緒勒索
萬一,我們的周遭充斥了各式各樣情緒勒索者,那麼,我們也要練習運用「STOP 制止型」的方式來互動。
2018/04/16 | 書傳媒
辨識十二種親情控制手段,破除阻礙成長的「內在批評者」
父母的控制是一個強而有力且無所不在的過程,和洗腦很類似。控制型家庭洗腦的結果將導致:孩子把父母的批評和成見內化,變成存在於自己內心的苛刻父母,亦即有礙我們成長和療傷的「內在批評者」。
2018/03/18 | 湯米
【插畫】情緒勒索我?來互相傷害啊
有時當我們站上「受害者」的位置,會更增強怨怒感,甚至開始覺得對方「欠」自己一個合理的對待。責怪對方通常是一件「能讓自己舒服一點」的事,一旦將責任歸咎對方,有時候反而會讓我們陷入一個新的勒索迴圈。
2018/03/16 | 書傳媒
我的父母是控制狂:十種走出「家庭情緒勒索」的因應之道
在控制型家庭長大的成人,普遍會在追求獨立與修復自我的階段,萌生幾種顧慮並背負沉重的罪惡感。如果你不知道該不該重揭家庭傷疤、如何釐清自己的感受,美國家族治療師哈紐斯博士在《如果我的父母是控制狂》書中,列出十種顧慮與因應之道。
2018/03/13 | 湯米
【插畫】科技始終來自於沒人性
假伯斯又推出新產品,厭倦了不停碎碎念浪費口水的父母有福了。
2018/02/26 | Daphne Chung
S3E7|周慕姿:情緒處理上最痛苦的不是問題沒有解決,而是覺得沒有選擇
當父母因為擔心小孩的安全而規定門禁,伴侶因為找不到人而奪命連環摳,到底我們的不安全感從何而來?發作時要如何停止焦慮,擺脫心裡的不安?我們可以改變別人跟自己的相處模式嗎?
2018/02/02 | 精選轉載
「旅行青蛙」如何映照出「焦慮型依戀者」的心魔?
我很慶幸這款遊戲刻意設計成「你無法控制蛙蛙要做任何事」,妳無法決定牠的旅行方向、不能跟牠說話、也無法控制牠的行為。因為我發現如果我能跟牠說話,我可能會開始對牠情緒勒索......
2018/01/22 | 珮姬
歧視,是我的投射還是他的認同?
談歧視這件事,應該討論的是歧視的背後,有個投射作用在運作,而那些說人歧視的人,往往也是內化歧視價值觀的人。價值觀上沒有分先將人分高低的人,就不會做出歧視的行為,但談到這一點,又要先解釋投射是什麼⋯⋯
2018/01/18 | 精選轉載
情緒勒索、羞辱人格的故事之多,讓我對這個國家絕望
如果你總是用零和模式對待人,用情緒勒索或者羞辱人格,來逼迫對方毫無商量毫無討價還價的完全服從你,其實你在逼迫對方採取暴力。你們之間沒有尊重、沒有理解、沒有溝通、沒有信任、沒有讓步、沒有寬容、沒有諒解、甚至沒有感情。
面對直接或迂迴的情緒勒索,我們如何有選擇?
直接命令的勒索,威脅簡單明確,主要情緒是怒氣,發作以權威者居多。更詭辯的勒索,來自受害者姿態的勒索,訴諸無能而引出對方必須HOLD住你的罪惡感情緒,讓自己逃避責任。
2017/12/27 | 精選書摘
《母愛創傷》:就像數千顆蒲公英種子,在妳心裡植入母女關係的錯誤信念
所謂信念,就是我們本質上信以為真的事實:地球是圓的,天空是藍的,我身為女兒的工作就是放下個人喜好,全心讓母親快樂——但真該如此嗎?
2017/12/27 | 精選書摘
《母愛創傷》:這些成年女性內心都有個嚇壞了的小孩
唯有完全揮別母愛迷思,才能停止這個無法克制為母親辯解的情緒循環,而且這些辯詞背後的邏輯只有一種:「無論我媽做了什麼,反正都是我的錯。」
2017/12/22 | 麥志綱
以情緒之名,殘害自己(或是別人)
如果可以或許我們要清楚地同理自己為什麼會如此感受,別人為什麼會如此感受,這段整理的過程才能避免我們總是以情緒來折磨自己。
2017/12/13 | 精選書摘
27種我們在原生家庭受的傷:讓人難以逃脫的「情緒勒索」
在華人文化的生活裡,我們往往被教育:不要跟別人辯駁,要忍讓,要犧牲⋯⋯而這些特質更助長情緒勒索的發生。
2017/12/04 | 精選書摘
「將來只能指望你了!」——那些成為父母情緒配偶的孩子
這樣的模式並不會隨著年齡增長而消失,相反地會被強化,變成在家裡聽父母的話,出了社會之後,便把思考和判斷的責任轉移到另一個權威者身上,比如老闆、主管,習慣等候指令才開始動作,害怕多做多錯。無法說出自己真正的想法,對於衝突有很深的恐懼。使得自己終其一生都活著很委屈、彆扭。
2017/09/30 | 精選書摘
「情緒勒索」會對心理健康造成傷害,甚至連你的身體也不放過
「情緒勒索」常讓人陷入有苦說不出的景況。情緒勒索的受制者會轉而以身體和心理的不舒服,來取代直接說出感受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