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8/16 | 陳婉容

一個只有「服從命令」的制服團體,變成藍絲非常合理

他們眼中的道德就只有一項:「服從命令」,沒有人要求或鼓勵你去想「為甚麼」,只要是比你高階的人命令你去做,你都必須服從。這種環境下,好人很難一直做好人。

2020/09/10 | 精選書摘

《失控的群體思維》:人們希望看見納粹劊子手「異於常人」,但事實並非如此

米爾格倫記得,有個男性受試者以徐緩而堅定的步調,帶著「悲傷沮喪的神情」,完成整個實驗。另一個人則是在加重電擊處罰時,突然放聲笑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