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識型態

意識形態(英語:ideology,意為「理念或想像的學說」;也譯作意識型態;周德偉譯作意理;中文早期曾經譯作意德沃羅基,屬音譯;林毓生主張音譯意譯合一,譯為意締牢結)有兩種具有本質性區別的涵義:若將意識形態視其為一種無價值偏見的概念,意識形態可視為是想像、期望、價值及假設的總合;若考慮政治的層面,則意識形態是「所有政治運動、利益集團、黨派乃至計畫草案各自固有的願景的」總和。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10/07 | 精選書摘

《南方的社會,學(下)》導論:從「價值中立」的舒適圈,毅然進入「行動作為倫理」的狂風暴雨

與出歐美記同等重要的,是南方經濟。這是「行動作為倫理」最寬廣也最永續的層面,即經濟作為一種倫理行動的抉擇,或說道德經濟作為一種南方經濟。

2020/02/07 | 方格子vocus

《屍速列車》是否在暗示韓國過去的階級鬥爭?

想跟大家分享一種假設:《屍速列車》是否在暗示韓國過去的階級鬥爭呢?

2020/02/02 | 方格子vocus

我們能因為公益團體的立場「政治不正確」,要求政府不給予補助嗎?

台灣宗教背景的社福機構很多,對很多這類組織來說,推動社會服務是傳教的一種形式,本來就很難全部切割,只能在操作上要求他們遵守法規,不可能完全要求他們,服務過程中100%沒有宗教的教義攙雜在裡面。

2020/01/30 | 方格子vocus

《以撒・柏林》讀後感:「一元論」的價值體系,正是極權主義的思想根源

踏入二十世紀後,隨著科技進步與主權國家現代化,新的一種人類獻祭方式出現,真正讓柏林念茲在茲的不是洛克式自由憲政理論,也不僅僅是彌爾擔憂的民主多數暴力,還有思想的力量,尤其是那些把人當陶土,把政治社群當藝術品來形塑,甚至想把真實世界壓入理論模型的高妙政治理論。

2020/01/20 | 精選書摘

余杰《用常識治國》推薦序:當今世界變遷的源頭,川普與自由派知識分子的分歧

.為了有助於讀者理解本書,筆者將從本書中提及的以下問題加以延伸討論:從商人擔任總統的優點與不足,進而論及何以美國學術界的大多數人反對川普,以及為何學院派與普通民眾對於川普的看法差別會如此之大。

2019/11/26 | 精選書摘

《30秒專注力法則》:當周遭誘惑太多, 三招創造「障眼效果」阻斷視覺情報

在桌上設置隔板,能有效阻絕他人的存在感,隔離不必要的視覺情報,更容易進入自我世界,提升整體的作業效率。事實上,近年來這種做法廣受各領域的補習班採用,甚至遍及全國。

2019/10/27 | 精選書摘

冷戰時代的美國文學中譯:今日世界出版社之文學翻譯與文化政治

美蘇雙方的對抗不僅限於軍事方面,凡有利於敵消我長的策略都在考慮之列,其中重要的一環便是思想與文化的競爭,因此美方特別著力於把自身形塑為知識的前導,民主的先鋒,自由世界的領袖。為了達到這個目標,遂有文化外交之議以及具體的執行措施。

2019/06/15 | 精選轉載

柯文哲被國台辦讚賞「很尷尬」,這就是葉公好龍啊

柯文哲對中國的態度看起來不好不壞,但是如果他想選總統的話,這個看似中立的立場是有問題的。而柯文哲被國台辦讚賞的事件之所以尷尬,至少有四個不同的層次。

2019/02/14 | 精選書摘

《民主國家如何死亡》:共和黨政客學會了在兩極化社會,把對手當成敵人

許多茶黨共和黨人認知他們的美國正在消失,有助我們了解「拿回我們的國家」或「讓美國再度偉大」這類口號的魅力。這些訴求的危險在於把民主黨打成非真正美國人,是對相互容忍的正面攻擊。

2019/02/13 | 精選書摘

《民主國家如何死亡》:共和黨政客學會了在兩極化社會,把對手當敵人很有用

許多茶黨共和黨人認知他們的美國正在消失,有助我們了解「拿回我們的國家」或「讓美國再度偉大」這類口號的魅力。這些訴求的危險在於把民主黨打成非真正美國人,是對相互容忍的正面攻擊。

2018/02/15 | 歷史學柑仔店(kám-á-tiàm)

「孝順」是戀父情結下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從汪紱這個案例中,我們看到孝作為統治意識型態與人根於血緣親情而生的張力。經典文本《孝經》中的孝相當功利,盡孝就是服從長上,報效朝廷,孝因而成為統治者的工具。

2018/01/05 | 精選轉載

太陽花之後的台灣比較像美國獨立革命,還是法國大革命?

法國大革命背後的盧梭思想,正是漢密爾頓說的「既不符合人性,也不符合你們國家的組成」。不要小看洛克和盧梭的差別,這差別決定了美國和世界的未來。

2017/03/14 | 周雪君

中國擬限制外國童書銷售量,出版界形容是「操控意識型態的災難」

中國擬收緊外國童書在中國出版的數量,以防西方意識型態影響中國兒童,有出版商形容這是一場大災難。

2016/11/02 | 精選轉載

【插畫】跟你的下一代說你的母語

在台島上除了華語族,為什麼上一代不跟下一代講自己的母語?為什麼上一代在「抱怨」下一代已經不會說自己的母語時,常常忽略了自己也早已不再跟下一代使用母語的實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