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09/14 | 精選書摘
如果人的欲望有終止的一天,那我們的生命將會非常短暫
我們往往以為「快樂」是某個標準,到達那個標準「我就會快樂」,比如買到一步奧迪跑車、帶領公司到達一定的業績就能帶來「快樂」,但問題在於,當我們成就那個標準之後,快樂卻沒有想像的那麼多、維持那麼久。
2017/09/08 | 精選書摘
無能維持關係的一代:「實現自我」似乎成為唯一的人生目的
我們父母那一輩的人有職業,同時也有生活,界線很清楚:下班就是下班了。然而我們這一代的人把一切都攪和在一起,工作才是「實現自我」的使命。
2017/09/08 | 王陽翎
不是爛片:《愛情昏迷中》雖幽默好笑,背後卻盡是殘酷歷史
8月和9月,先後有兩齣在香港上映的印度、巴基斯坦好戲, 相比猛片《我和我的冠軍女兒》(Dangal),我們或容易忽略了《愛情昏迷中》(The Big Sick)這種溫情小品。
2017/09/01 | 翰林小書僮
從上癮到愛情:我們迷戀的是什麼?
距離林徽因去世已經十年了。更愛「林徽因」的梁思成為何再娶,而沒有娶到林的金岳霖,為何在她去世後依然痴情呢? 
2017/08/28 | julia
七夕特輯:「愛/恨」的誕生,大腦的情感秘密
身處戀情時滿心歡喜,隨著愛情的逝去,有時伴隨而來的還有濃濃的恨意。今天我們要帶你瞧瞧,在這些強烈情感的背後,大腦的秘密。
2017/08/27 | 珮姬
該不該開擇偶條件?又該怎麼開?
那些你擇偶「想要」的條件,也許正是你所「沒有」的。他的存在是不是提醒你,你在這些方面的「不足」呢?
2017/08/19 | TIME
關於愛,亞當和夏娃可以教我們什麼?
我花了近幾年的時間,追蹤歷史上第一對夫婦的足跡,從伊拉克的伊甸園、西斯汀教堂,到美西的好萊塢,試圖找出史上第一對情侶可以怎麼教導今天的我們兩性關係。
2017/08/15 | 精選轉載
搭飛機獲得免費升等,我該丟下我的伴侶在經濟艙嗎?
「搭飛機升等,我該丟下我的伴侶在經濟艙嗎?」當你面對這種情況你會怎麼做?我想聽聽你的看法。
房思琪如何失去她的樂園(上)
林奕含以早慧的文字才華,如詩的意象,描述房思琪心中似為樂園實為荒原的蒼涼。書中寫到她的孤獨,「她的孤獨不是一個人的孤獨,是根本沒有人的孤獨。」整部小說的蒼涼就壓縮在這一句裡。
2017/08/01 | Hyatt Pan
很多婚姻不是因為愛情:你的伴侶是你最喜歡的人嗎?
熱戀時,「愛情」帶來的感覺會讓我們不顧一切地給予承諾,彷彿這段關係、這些感受是永恆不消逝的。然而,如果像《星際過客》中太空船那樣,什麼物質享受都有了,也沒有他人會干涉你們,但沒有其他人可以選擇,請問,在這樣的情況下你會用什麼標準來選擇伴侶?
2017/07/08 | 王陽翎
這位心靈作家令不少夫妻愛情破裂 隨談情趣娃娃、伴侶機器人的未來
那位德國作家的故事,即使理解它是數十年前的古怪特例,也有助我們反思愛情的價值、相處之道到底是基於甚麼。諷刺的是,隨著社交網路及各類科技影響全球生活,塑造心理生態,我們或即將面對另一種看待愛情關係的「特例」。
2017/06/30 | 王偉雄
莫泊桑的短篇小說,令我再次感到自己對愛情的疑惑
我從來都覺得「愛情」是個很難弄清楚的概念,但沒有研究過所謂「愛情哲學」,不太清楚這方面的哲學理論,亦懷疑這些理論是否能幫助我們了解愛情。莫泊桑的《愛情》,令我再一次感到自己對愛情的疑惑。
2017/06/05 | 洛楓
由《戀人絮語》拍成電影說起:當愛情難懂的時候
《戀人絮語》難讀,因為巴特洞悉「愛情」本質就是難懂的、無法明瞭的,Love is difficult,所以《戀人絮語》也不得不difficult!
《王牌冤家》作為愛情的某種隱喻:抹得掉記憶,抹不去的百分百女孩
原來我們的愛情在真正解開心結之前,永遠只是在原地打轉。想要取得真正的幸福與愛的關鍵,永遠在我們自己的心中。這種薛西佛斯存在主義式的反諷,無止盡的受傷、絕望後的再次期待,也許可能是人生中最有美感,也最悲傷的事。
2017/05/19 | 精選書摘
《愛.慕》:老後的相伴,無以解脫的絕望
老病之苦,絕對少不了,所以我們都需要有不同的照顧者、專業者、幫補者,來陪同我們走完最後一程。這過程當然無法事事盡如己意,卻能體會:寬容,是放過自己,也放過他人,最寬心溫厚的態度。
2017/05/11 | 厭世哲學家
《詩經》的「同志情歌」:愛真的需要勇氣,來面對流言蜚語
從《詩經》的時代,到如今少說已經兩千多年了,但我們每個人都還是活在櫃子之中,感受著「人言可畏」的恐怖。希望有一天,每個人都可以走出櫃子,跟自己所愛的人在一起。
2017/05/07 | KKBOX
專訪鄧惠文:有人期待你是救世主,但是我沒辦法
鄧惠文認為,心理治療是一種觸碰心靈的途徑,但並不是唯一的途徑,其他如音樂、舞蹈、藝術等模式,都能讓人覺得被撫慰,因此她很鼓勵所有追求心靈自我的人接觸這些藝術的形式。